陷阱

这些曾经被囚的人因着救恩大大欢喜,当他们开始拾级而上时,好像对每一层都十分感激,这也使我们更加感激那些真理。不久,在这批原来的囚犯中,一股要与敌人争战的猛烈决心也隐然兴起,他们穿上所赐给他们的军装,并央求我们允许他们回去攻击那些曾经长久囚禁、虐待他们的敌人。我们考虑之后,还是决定要他们全部留在山上打仗。主的声音再次说:

“你们第二次运用了智慧,假如你们在敌人的地盘上与他们争战,你们绝对无法得胜,你们必须留在我的圣山上。”

我愣住了,我们只不过稍微思想并讨论,就作了一个如此重要的决定。于是我下定决心,此后将尽我所能,不再未经祷告就作任何的决定。接着智慧一个箭步走过来,牢牢地抓紧住我的双肩,紧紧注视我的双眼说:

你一定要如此行!”

智慧边说边拉我向前,好像正在救我脱离什么危险似的。我回头一看,才知道,尽管是站在“加拉太书2:20”的宽敞台地上,我却已在不知不觉中移到了最边缘,差一点就从山上掉下去。我再次注视智慧的眼睛,祂非常认真地说:

“当你自以为站稳时要当心,免得你跌倒。在此生中,你可能从任何一层中跌落下去。”

我沉思了好一会儿,在我们初得胜利的活力,以及弟兄的合一中,我已经变得不够儆醒。在敌人猛攻之下跌落的人,应该比因不留神而跌落者要伟大得多吧。

蛇群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继续歼灭秃鹰,并挪开骑在基督徒身上的邪灵。我们发现,真理发出的各种不同的箭,可以对不同的邪灵产生更大的冲击。我们知道这会是一场漫长的战争,但现在我们不会再有人伤亡,而且我们也已越过“忍耐”那一层了。尽管如此,当这些基督徒身上的邪灵被击落后,只有很少人会到山这边来了,因为许多人已穿上邪灵的本质,所以即使邪灵没有了,却仍存留在它们的迷惑中。当邪灵的黑暗消散时,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基督徒脚下的地移动了,然后我才看到,原来他们的脚被蛇群困住了。当我继续盯着蛇群看时,才知道它们都是同一类的,身上写着它们的名字:“羞耻”。

我们把“真理”的箭朝蛇群射去,但起不了什么作用。于是我们尝试“盼望”的箭,可是亦无效果。从“加拉太书2:20”往上爬很容易,因为我们大家都互相帮助。既然如今似乎无力对抗仇敌,我们决定干脆尽可能地往上爬,直到找着可以打败蛇群的东西。

我们很快便攀越过许多真理的阶层,在其中多数的阶层里,我们一眼看去没有任何足以对抗蛇群的武器,也就不多花功夫细察了。“信”、“望”、“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而我却没有注意到已将智慧远远留在后头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我才明白我们犯了多严重的错误。虽然智慧至终在山顶赶上了我们,但将祂抛在后头的代价,却使我们失去了一个对抗仇敌军团的更快速、更容易的策略。

在没有任何提醒之下,我们往上到了有座大花园的一层。那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地方!在园子的入口处写着:“天父无条件的爱”。这入口是如此的荣美,如此的令人心动,使我们无法抗拒地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见一棵树,我知道那就是生命树,它长在园子的中间,仍由具有可畏能力与权柄的天使看守着,当我看着天使时,他们也回顾我。他们看起来蛮友善的,并且好像在等待我们的来到。我回头一看,原来现在园子里有一大群武土,这使我大受鼓舞。既然天使的态度很友善,所以我们决定越过他们到树下面。有位天使喊道:“凡上到这一层,认识天父之爱的人,都可以吃。”

我不晓得原来我竟然这么饿!我尝了那果子,它比我所吃过的东西更美味,但却也有些熟悉的感觉,那果子不但令我想到阳光、雨水、美丽的田原、海上的落日,而且更令我想起一切我所爱的人。每咬一口,我就更爱每件事、每一个人。然后我就想到我的敌人,我也爱他们。很快地,这感觉就比我所经历的任何事还要强,甚至强过起初抵达“加拉太书2:20”那层所感受到的平安。然后我听到主的声音说:

“从现在起,这就是你每日的粮食,永不会被收回,你想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随时想吃就可以吃。我的爱是没有穷尽的。”

我抬头看树,想知道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却看到树上满是纯白的鹰,他们有着我所见过最美丽、最锐利的眼睛。他们注视着我,好像在等待指示。有位天使说:“他们会听你的命令,这些鹰可以吞吃蛇群。”我说:“去!吃掉那捆绑我们弟兄的羞耻。”他们便展翅,有一股大风来使他们腾空而上,满天白鹰使天空布满了极为耀眼的荣光,即使我们在这么高的地方,我都可以听见敌军阵营看到这些鹰之时所发出的惊恐声。

王出现了

然后主耶稣自己显现在我们当中,祂不疾不徐地亲自问候每一位,恭喜我们登上峰顶,然后说:

“我现在必须与你们分享在我升天后与你们弟兄所分享的—-我国度的信息。如今仇敌最强有力的军队已被打得四处逃窜,但仍未被毁灭。现在是高举我国度福音前进的时候了。这些鹰已被释放,也会和我们同去。我们要拿在每一层之中的箭,但我就是你们的宝剑,也是你们的元帅。现今就是主的宝剑出鞘的时候了。”

然后我转身看到整个主的大军都站在园子里,有男有女,也有小孩,来自各个种族与国家,人人都带着旗帜。旗帜迎风飘扬,整齐划一。我知道在全地上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也知道仇敌在全地的军队与堡垒虽更多,但绝对无法在主的军队面前站立得住。我低声缓缓地说:“这必然是主的日子。”然后整支大军用令人畏惧、如雷轰般的响声回答:

“万军之耶和华的日子已经到了。”

结语

数月之后,某日我正沉思此异梦时,突然警觉到,教会中的某些事件与状况,似乎和我看见地狱大军行进时的状况十分类似。接着我联想到林肯总统,他之所以能成为“解放黑奴者”,并挽救联邦政府,全是因为他愿意去打一场内战。他不但去打,而且是抱着绝不妥协的决心,直到全然得胜为止。而当他打这场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争时,还必须宽宏大量,不利用宣传来“丑化、污蔑”敌人。他若那样做,一定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激发北方背水一战的决心,而更快赢得胜利,但是那也会使战后的全国大团结更加困难。由于他真正是为了挽救联邦而战,所以他绝不把南方人当成敌人,那捆绑人的恶者才是他的敌人。

一场属灵的大内战已经逼近教会,许多人会尽其所能地避免这场战争,这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很崇高的。然而,妥协永远无法维持一个持久的和平,只会使冲突到最后变得更艰难,而冲突是必然来临的。

主正在预备一群领袖,愿意为了释放人得自由而打一场属灵的内战。首要的争议点必是奴役对自由,第二项争议点对某些人来说,将会是首要的问题,那就是金钱。如同美国内战一样,有时似乎整个国家就要毁灭了,而教会要面临的也会如此,有时好像教会已走到穷途末路了,然而,正如美国这国家,她不但存活了下来,而且还日渐茁壮,成为世界最强的国家。教会也将有一样的过程,教会不会被摧毁,但那使人在灵里受捆绑的机构与教条,将会被毁灭

即使经过了这场战争,教会也不会在一夕之间就得着全然的公正,仍将有女权的奋斗以及要使教会从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与剥削中释放出来的奋斗,这些都是必须面对的课题。然而,在将临的属灵内战中,“信望爱”以及其所立足的神的国度,将会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面貌呈现在人前,这将会吸引万人归向神的国度。神的治理将会大大被彰显,远超过任何人的政府。

让我们不要忘记,在主“千年如一日”。我们以为要花千年才能完成的事,祂可以用一天就在我们中间完成了。使教会得释放、被高举的工作,将会比人所预计的时间还要更快地达成。无论如何,我们不是在谈论从人眼光所看见的可能性。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