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我们更上一层,我们的剑也更增长,但我几乎把剑遗留在后面,因为在较高的阶层上好像不需要它,最后我还是决定拿在手上,因为觉得这把剑赐给了我,必有其目的。后来,由于我所站的岩层太窄,又变得太滑了,所以当我向敌人射击时,只得把剑插在地上,再把剑系紧在身上。然后主的话语临到我说:

“你已运用你能继续向上爬的智慧。许多人跌落乃是因为没有正确地用剑当锚稳定自己。”

好像没有任何其他人听到这声音,但许多人看到我这么做,也跟着去做。

我感到奇怪:为什么主不早点告诉我?后来我知道,其实祂以前已经用某种方式对我说过了。当我深深思考此事时,我开始明白自己一生的训练都是为了这个时刻,我知道主一直预备我到一个程度,使我能一生都听从、顺服主的话。我也知道为了某种缘故、当我还在这场战争中时,我目前所有的智慧与聪明绝不会加添一点或被取走。我深深为过去生命中曾经历过的每个试验感恩,并为当时不晓得感谢而觉得遗憾。

不久,我们就几乎箭无虚发地命中邪灵。敌军中涌起一股如火、似硫磺的愤怒,我知道陷在敌军中的基督徒,也正感到那股怒火的冲力。有些敌军被激怒,气得彼此射击。本来这种情形会令我们十分振奋,但是最大的受害者,却是陷在敌军阵营中被蒙骗的基督徒。我知道对世人来说,这好像是基督教出现了一种令人无法理解的自我毁灭现象。

有些未把剑当锚的人,虽然击落许多秃鹰,本身却也很容易被击落而掉落岩层底下。有些是落在较低层,有些却一直掉到山脚下并被秃鹰叼走。我只要稍微有空,不是努力把剑插得更深,就是把自己系得更牢固。每次我这么做,智慧便来站在我身边,因此我就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新武器

真理的箭不太能刺透秃鹰,但能使它们痛得退回去。每次秃鹰撤退得够远时,我们之中就有人继续向上爬。当我们抵达一层叫“加拉太书2:20”的岩层时,我们就超越秃鹰所能飞的高度了。在这里,天空又美丽又明亮,令人无法逼视。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安。

其实,以前我的战斗精神多半出自于对仇敌的惧怕、仇恨与厌恶,其程度并不亚于为了国度、真理及爱那些囚犯的缘故。但在这里,我终于追上了以往只有远远瞻望的“信”、“望”、“爱”。在这层,我几乎被他们的荣光所击倒。尽管如此,我却觉得可以更亲近他们了。当我追上他们时,他们就转向我,并开始修理、擦亮我的装备。很快地,我的军装就完全改观,光辉地反射出来自“信”、“望”、“爱”的荣光。当他们触摸我的剑时,我的剑就开始发出一阵阵明亮的闪电。然后“爱”的天使说:“凡到这层的人,就被赋予未来世代的能力。”然后他转身向我,十分冷静、严肃地说:“但我仍然必须教你如何使用。”

“加拉太书2:20”这一层非常宽,似乎不再有跌落的危险,这一层的地面上也有难以计数的箭,其上写着“盼望”。我们朝秃鹰射下去几支,这些箭轻易地杀死了秃鹰。大约有—半人继续射击,而其他人则开始带着这些箭,下去给那些留在较低层的人。

秃鹰继续一波又一波地朝较低阶层袭击,但数目愈来愈少,我们可以从“加拉太书2:20”这一层射中任何敌军,除了那些仍在射程之外的司令官。我们决定在毁灭所有秃鹰之前,不再使用真理的箭,因为秃鹰制造的沮丧之云,削弱了真理的效用。这虽然花了我们很长的时间,但我们却不疲倦。终于,盘旋山区天空的秃鹰好像全被除灭了。

“信”、“望”、“爱”和我们的武器一样,爬得愈高就愈增长,现在他们已经大到在战场以外的人都看得到了,他们的荣光甚至散发到仍处在秃鹰密云之下的俘虏营中。他们现在能够如此被看见,令我大受激励,也许现在不管是被仇敌利用的基督徒,或是被囚的,都将了解:其实我们不是敌人,乃是他们被仇敌利用了。

但情况却非如此,至少目前还不是。因为那些在敌军阵营中看到“信”、“望”、“爱”荣光的人,竟把“信”、“望”、“爱”叫作“光明的天使”,是被派来欺骗那些软弱或缺乏分辨能力的人。我这才明白,这些人所受的蒙骗与捆绑,远超过我的理解。

然而,任何不是属于这双方阵营的人也就是非基督徒,他们看到“信”、“望”、“爱”的荣光,开始进前来希望看得更清楚。凡靠近来看的人也开始了解这场战争的真相,这使我们大受鼓舞。

在我们每个人里面因得胜而有的兴奋愈来愈增长,我觉得能处身于这支大军中参与这场战争,必是历世历代以来最伟大的冒险经验。当我们把攻击这座山的秃鹰几乎完全毁灭了以后,就开始把遮盖在囚犯身上的秃鹰挪开,当乌云渐消,阳光开始照到他们时,他们就好像从沉沉的睡梦中清醒过来似的,立刻对自己的状况十分厌恶,特别是对还覆在身上的秽物,于是他们开始洁净自己。当他们看到“信”、“望”、“爱”时,也看到我们所站的山,就开始奔向山这边来。

邪恶的大军将控告和毁谤的箭射向他们的背后,但他们并没有停下来,虽然在尚未抵达山下前,就有很多人身中十几支箭,但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当他们一开始登山,伤口就开始得医治,当沮丧的云散去后,一切似乎变得愈来愈容易了。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