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托维尔(N.J.STOVELL)是美国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过去是一位无神论,曾耗费许多时间与精力跟其他科学家研究原子的秘密,在其工作过程中,他常遭一些无法求得解答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桉获得之后,不但有助于科学,也改变他个人的人生观。

以下是他亲自经历的一次实例:

我曾是一位无神论者,认为神是人们自己想像的幻影,我实在无法相信有一位爱护我, 能力出我若干倍的真神。有一天我在一家医院做大实验,我们想知道从生到死亡中人脑所发生的变化,为此目的,我们选择一位罹患脑癌的妇人,在心灵及精神上她 十分正常,并且大家都知道她充满爱及愉快,但健康却十分坏,我们知道她将要死,她自己也知道,人家告诉我们这位妇人是相信耶稣作她救主的。在她死的前一时 刻我们放了一具有高度感应性的记录器在她病房裡,此仪器可以显示她死前的一霎那脑子所发生的变化。另外,在她的卧床上又安置了一个很大的麦克风,以使我们 可以听到她所讲的话,并知道她在死前是否还能讲话。

于是我们进入隔壁的房间开始作实验,我们五位科学家中,我是最温和而心肠硬的,我 们焦急地站着等待仪器上变化的出现,但是指示器上仍无动静。我们可以作左右正负五百度的移动,不久前我们曾使用同一仪器测出一无线电台广播节目的输出电力 为五万瓦,这时正在对全世界作新闻广播,其指针是正九度。

那位将死的妇人的最后时刻终于来到了,忽然我们听到她的祈祷及讚美神,她恳求神宽 恕所有在她生前冤枉她的人,然后以充满的信心对神说:「主阿!你是你僕人唯一可信靠的力量。」她感谢上帝在她生前给与力量支持她,并确信她是属于耶稣的。 她向神应允,不管她如何遭受痛苦,对神的爱决不有所改变或减少,回想耶稣的血赦免了她的罪,她的说话显示了无法形容的幸福,最后她表现无限喜悦并理解即将 与救世主见面。

 

我们在仪器旁边深受感动,而忘记了我们真正想要做的试验,彼此互相对视不以流泪为羞,这一切我所听到的话深深地抓住了我的心,迫使我有生以来从没 有过的哭泣。当那妇人还在继续祈祷时,突然我们听到仪器上有滴答的 声响,看到指针指到正五百度,并且还欲冲过界限,其放射能量必将超过我们仪器上的刻度,只是由于指针的限制使其无法升高。

我们思想泉涌,此刻由于利用科学测验,使我得到一惊人的发现 :一位与神交通的垂死妇人,其脑波放射能量,大过那家对全世界广播的无线电台输出能量五十倍以上(这裡还有得过诺贝尔奖的医学博士卡欧尔所讲的一句话:『祈祷是产生能量最强的一种形式。』可以提醒我们)。


为了继续我们的观测,我们再度联合从事一新的实验,此回我们选择一位几乎近于疯狂 的人,当我们把仪器放妥以后,我们要求护士用某种方法激怒病人,那人随即辱骂,他骂犹不足,还说出亵渎神的话,仪器上又再度发出滴答声,我们的眼睛马上注 视指示器,而震惊于发现刻度表上是负五百度,其负数还欲超过指针的限定。

我们试验目的达到了,从仪器的测定我们可以确知违反神戒律在人脑中 所起的感应,而成功地以科学证实了神的力量是正的,魔鬼的力量是负的,很快使我们更瞭解到一个依照戒律生活与神交通的人,会发出神的力量;但违反神戒律的会发出魔鬼的力量,那是负的力量。就在那一瞬间,我无神论的人生观开始消失,一种思想控制住我,如果没有神的话,是 谁在接受给他的祈祷呢?在那种情况下,发现我自己是何等愚蠢无知。由于我需要对自己诚实,我不能把这一个真理的发现保持着不公开出来,为此我也成为一个愉 快的基督信徒,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现在我知道艺术家们在耶 稣头上周围所绘的光圈,并不是他们的虚构,而是一种真实的神性。 

耶稣所放出的光辉。今天依旧存在,同样的力量将在获得他赦免罪恶者 生命中显露出来;因为耶稣说过:「圣灵将要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且要为我做见证。」(使徒行传一章 8节)

我们是多麽需要神的力量来对抗罪恶。
过去我是一个无神论者,
多麽感谢神进入我心中,一个不值得神爱护的人!” (转自网络)

 

最后我们想提醒大家,不管这个实验是否科学真实,我们对神的信心都不能仅仅建立在眼睛所看到的或者耳朵所听到的事物上。不管科学目前有没有能力测出更多神的奥秘和智慧,我们的信心都可以超越一切。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 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 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

希伯來書 第11章 : 第6節

一些科学解读及科普知识:

以下是德国精神病学家 H.Berger 的发现:

人身上都有磁场,但人思考的时候,磁场会发生改变,形成一种生物电流通过磁场,而形成的东西,我就把它定位为“脑电波”。

人体也同样广泛地存在着生物电现象,因为人体的各个组织器官都是由细胞组成的。对脑来说,脑细胞就是脑内一个“微小的发电站”。

我们的脑无时无刻不在产生脑电波。早在1857年,英国的一位青年生理科学工作者卡通(R.Caton)在兔脑和猴脑上记录到了脑电活动,并发表了“脑灰质电现象的研究”论文,但当时并没有引起重视。十五年后,贝克(A.Beck)再一次发表脑电波的论文,才掀起研究脑电现象的热潮,直至1924年德国的精神病学家贝格尔(H.Berger)才真正地记录到了人脑的脑电波,从此诞生了人的脑电图
这是一些自发的有节律的神经电活动,其频率变动范围在每秒1-30次之间,可划分为四个波段,即δ(1-3Hz)、θ(4-7Hz)、α(8-13Hz)、β(14-30Hz)。 (这几种波的频率边界,在学界还没有完全统一的标准。亦有学者认为δ波小于4Hz,θ波4~7Hz,α波8~12Hz,β波13~35Hz,并认为有大于35Hz的脑电波,并命名为γ波。长期处于该状态下的人会有生命危险)
δ波,频率为每秒1-3次,当人在婴儿期或智力发育不成熟、成年人在极度疲劳和昏睡状态下,可出现这种波段。
θ波,频率为每秒4-7次,成年人在意愿受到挫折和抑郁时以及精神病患者这种波极为显著。但此波为少年(10-17岁)的脑电图中的主要成分。
α波,频率为每秒8-13次,平均数为10次左右,它是正常人脑电波的基本节律,如果没有外加的刺激,其频率是相当恒定的。人在清醒、安静并闭眼时该节律最为明显,睁开眼睛或接受其它刺激时,α波即刻消失。
β波,频率为每秒14-30次,当精神紧张和情绪激动或亢奋时出现此波,当人从睡梦中惊醒时,原来的慢波节律可立即被该节律所替代。
在人心情愉悦或静思冥想时,一直兴奋的β波、δ波或θ波此刻弱了下来,α波相对来说得到了强化,因为这种波形最接近右脑的脑电生物节律,于是人的灵感状态就出现了。

Source: http://baike.baidu.com/view/88629.htm
扩展阅读《神经心理学》尹文刚 科学出版社 2007年

更多关于祷告的科学研究请查看:

Scientific Research of Prayer: Can the Power of Prayer Be Proven?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