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Husbands, love your wives, just as Christ loved the church and gave himself up for her to make her holy, cleansing her by the washing with water through the word,” — Ephesians 5:25-2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六月
« 5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破除邪惡勢力》第十六章 成为好管家

雷克·喬納 荣耀国度

第十六章 成为好管家

我们如果在拆毁恶者的坚固营垒后,仍旧容许敌人回来重设营垒,当初又何必大费周折?事实上,我们的下场会更悲惨,因为主曾警诫我们,敌人被逐出后,会在外面徘徊一段时间,但是牠总是设法要回到原来盘踞的「住所」。牠一旦逮着机会,就会带着七个比牠厉害的邪灵一起重返住所。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在所拆毁的每个邪恶营垒处,另造真理的堡垒,如此一来,敌人就无机可乘。

基督徒经济学是一门「好管家」的养成课,要使我们学习顺服主所订定的简易圣经步骤。我们将在这个议题上多花一些时间,可能多过你所预期会在一本关于坚固营垒的书中所花的时间,因为这是基督徒必须面对且得胜的主要议题,尤其是在这末后的世代。由于作管家这个议题的重要性,因此它在圣经中也占了不少的篇幅。

主在才干的比喻中清楚指出(参考马太福音廿五章14〜30节),我们务必以最有效益的方式,善用主所交给我们的各样资源。路加福音十六章9〜13节记载主的另一训诫:

「我又告诉你们,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参玛门。」

此处说我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意指我们不能将事奉神的动机与赚钱的动机结合为一。历史充分证明,贪爱钱财很快就能败坏一个事工。但是,我们千万不要遗漏了主在这段经文中的第一段话,即我们要「借着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祂不是叫我们与玛门结交,乃是利用玛门来结交朋友。

兽的轭

我们前面探讨了经济是兽印的缘由,也进一步解释,真正的罪不在于接受那个印记,而是敬拜兽的缘故;那个印记只是证明我们的所做所为罢了。有些人认为债务也是兽的印记;我个人虽不十分赞同,却能了解债务如何使我们开始敬拜兽。

我们已经指出,债务很可能是基督徒今天无法自由响应神对其生命呼召的主因。我们必须自问:「我们现在是受财务状况所控制,抑或是我们全权掌管自己的财务状况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重要的指标,它能指出我们的生命是以这个世代为根基,或是建造在聆听与顺服主的话语之上。

不论你现在的景况有多糟,切记,信心能移山倒海,包括堆积如山的债务。新约圣经中,常见的「信心」(faith)—词,也可译为「忠心」(faithfulness);这两者其实大致相同。我们的景况会改变,但必须是在顺服主与祂的话语下才会有所改变。另外,我们不可忘记信心与忍耐是相辅相成的,如同有些高山是像滴水穿石、慢慢铲平的!

即便如此,主会为那些顺服的人提供出路。不论我们过去多么悖逆或荒唐,也不论我们的景况有多窘困,只要我们悔改,主必要搭救我们。我们的神真是全能的神,只要祂一伸手,在祂没有难成的事。当祂的百姓遭到成群的敌人突击,祂乐于为祂的百姓施展那最伟大的神迹。

我们若凭信心(或作忠心)呼求这位信实的主,如有必要,祂甚至会使海变为干地,让我们得以逃脱。但是,真实的信心出自真实的悔改,承认我们过去的一切过犯。记住,所谓悔改,不是我们觉得愧疚而已,乃是离开我们的恶行。主不希望救赎了我们之后,却因为我们没有改变生活方式,而再次落入捆绑。因此,真实的悔改才能证明真实的信心,进而使主回应我们。

通往财务自由之路

针对如何摆脱债务、远离债务,并且享受财务独立,圣经上有一套清楚的程序。在我们进一步探讨此程序之前,必须先提出另一个相关的重要议题。由于教会的战斗力不断受到撒但的强力破坏,以致在许多方面已是遍体鳞伤。教会必须在这些方面重新获得能力,以面对即将发生之事,因此现在在这些方面务必得到医治。

记得前面提及获得财务自由的方法吗?

悔改+顺服=自由。

因此,这一段要探讨的是悔改,这是多数人必须先处理的问题,而后才能明白个人所要顺服的事情。

因着主所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祂在遭受创伤的事上,获得医治的能力。我们也是如此。在神容许敌人攻击我们的事上,一旦我们得了医治,便能在那些方面获得医治的权柄。例如,一个曾遭受虐待的人能够体会受虐者的感受,因此他们对受虐者所表达的怜悯,能够释放主医治的大能。

怜悯乃是属灵权柄。当主看见百姓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祂立即成了他们的牧人。怜悯能释放神的大能,我们生命所遭遇的每个创伤,为的是要使我们能更敏锐地体恤那些有同样遭遇的人,以致神能透过我们释放神医治的大能。

世上每个人几乎都受制于世俗财务的轭,抑或曾在财务上遇过各种形式的偷窃或欺骗而造成的创伤。如今,主要使用祂的教会来破除仇敌对众人在财务上的控制,并且释放他们得自由。神曾容许仇敌在这方面伤害教会,为要叫我们能体恤他人,进而帮助他们获得自由。

然而,我们在医治他人之前,自己须先得到医治。在旧约时代,凡是长癣或长疖的都不能成为祭司(参考利未记廿一章20节)。疮痂会掩盖尚未痊愈的伤口,身上有疮痂的人会非常敏感,那个伤口根本碰触不得。同样地,我们生命中未得医治的伤口,会使他人在这些方面与我们保持距离。这使得我们无法为那些需要我们服事的人代祷,因此,属灵的可能会使我们在某些最重要的事奉上丧失资格。

伤口愈合后或许会留下伤疤,这样的疤痕可能仍会有些,但却不致让别人无法靠近我们。伤疤的敏感,有别于疮痂;残留的伤疤正是要帮助我们敏锐察觉别人尚未愈合的伤口。

脱困之道

首先,要摆脱我们目前的财务捆绑之道是给予,而非获取。你若因这句话而感到畏缩,显然你仍有伤口要得到医治。我们的对手具有千年的智慧来统治黑暗国度,长期以来,牠非常巧妙地用其最具威力的武器,屡次攻击人们的要害。牠从经文中挑选一些字眼,如圣洁、降服、奉献等,驱使人们(包括基督徒)对这些事感到厌恶排斥。但是,得胜者终将恢复这些真理。

教会确实曾经饱受蹂躏、掠夺。蹂躏(亦即强暴)乃是一个人所遭遇最大的侵犯。对一名女子而言,强暴是最难以复原的创痛。长久以来,各种不实言论、操纵手段,以及那些具有控制之灵的人不断在蹂躏教会。如果主能够阻止这些事情,为什么祂不采取行动呢?一个慈爱的父亲岂会容许他的女儿遭人强暴,而不采取饪何预防措施?不要忘了,我们的天父因着更高的目的,曾让祂的爱子被钉十字架。祂最终的旨意乃是要祂的爱子透过祂的教会,永远除去地上一切的掠夺与蹂躏。

我们必须明白,我们遭遇的所有患难都是主所允许的。祂确实爱我们,甚至超过我们爱自己的子女。祂所允许的一切景况,无非是要我们得益处,同时要一切受造物受益。我们不能再对遭受的伤害忿忿不已,乃要明白这些伤害是要使我们得到权柄,胜过那位攻击我们的恶者,并且成为医治其他受害者的器皿。因此,使徒保罗说:

「现在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歌罗西书一章24节)

这节经文不是暗指基督的工作没有完成。此处经文的「缺欠」(lacking),也可译为「遗留」(left behind)。

言外之意乃是祂容许我们为着相同的缘故经历患难,因为那些患难是为了向世界释放救赎的权柄。所以,当保罗为其权柄辩护时,指出了他所承受的苦难。信徒所忍受的每个患难,都带有救赎的目的。

虽然主容许祂的新妇遭受蹂躏,祂却要开始施行神迹。祂将要让这个饱受蹂躏掠夺、甚至不时形如妓女的教会,再次变为纯净、贞洁的处女。在她遭受最残酷的事情上,她要完全得着医治,并获得能力来医治他人。

同时,主也将兴起一个末日事工,使祂的新妇不再被蹂躏。投入此末日事工的人将为国度的缘故,成为属灵的宦官。一名受阉的宦官,连结婚的念头都不许有。他的工作是为国王预备新妇,看见国王如愿以偿,他也就心满意足了。这就是即将来临之事工的本质。这些仆人、使女们并不会利用事工窃取教会资源,以满足个人野心;相反地,出于对新妇的爱,他们将全然委身以服事这位新郎。

在万物结局之前,将出现一批全心跟随主的人。但是,我们也预知教会因过去的凌虐,而得花一段很长的时间才愿意相信这些人或是再相信任何人。许多信徒对于财务遭受掠夺所采取的响应是拒绝再有任何的付出。尽管我们相当能够理解,但是他们若不摆脱这种态度,多半还是会持续留在财务的捆绑中。奉献乃是基督教信仰的基本原则,同时,奉献也是我们摆脱偶像根本权势的主要方法之一。因此,为了那些曾饱受创伤的人,我们要以不妥协的方式谈这个问题。

而今我们都能从个人的属灵伤害得着自由,不再回顾旧伤,更不需让那些伤害毁了我们一生。要从这些伤口脱困的方法,就是借着十字架所彰显饶恕的救恩。

通往自由的大道

在异梦与异象中,大道通常象征神更高的「道路」(highway),那正是我们寻求通往国度的道路。我们不能一方面以这邪恶世代的标准、期望、欲望与方法生活,另一方面又想活在神的国度。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们不能拥有房屋、车子或电视、音响等;而是只有主所允许的,我们才能拥有。同时,这也意味着「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哥林多前书九章23节〉,我们在面对任何重要决定时,第一优先考虑的应是主的旨意。而今,我们必须开始遵行主话语的指示。

让贫穷之灵进入我们生命的其中一扇门,就是不义的论断,那是一种批评的灵。

我曾在造访某一州时,见识到全美最邪恶的贫穷之灵。这相当值得注意,因为这个州以其壮丽的景致和大自然丰富的资源而闻名,各方才艺卓绝之士也都集结在此地居住,然而,几乎人人身上都有着贫穷之灵。另一个显着的特征是,我所遇见的人似乎都无法克制地讥讽、批评那些富裕优越且成功的人。

每当我和此地的小教会牧师谈话(这一州的教会几乎都很小),谈话的内容总是会转向批评那些「大教会」和「大事工」,这些人显然认为那些大型机构是造成种种问题的元凶。更可悲的是,这些小教会的牧师当中,有许多人所蒙召施行的权柄,其实远比他们所批评的大型教会或事工还大得多。当我为他们祷告时,主向我显明,他们对别人的批评与论断正是造成他们贫穷的主因。

许多牧师因着批评其他教会或事工收取奉献或募款的方式,而束缚了他们自己及其会友。因为他们先论断别人,以致他们连按照圣经教导来收奉献都会感到内疚。他们乃是因自己不义的论断,套上了重轭。

我见过许多人具备优越的属灵恩赐,却缺乏属灵的果子。他们生命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即批评的灵。他们总会批评论断那些渐具影响力的事奉者,结果,反倒使自己无法再获取更多能力。我们所发出的批评会导致个人的贫穷。

「生死在舌头的权下,喜爱它的,必吃它所结的果子。」(箴言十八章21节)

如所罗门所观察的:「但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愈照愈明,直到日午。恶人的道好像幽暗,自己不知因什么跌倒。」(箴言四章18〜19节)

我们若行在公义之中,便要行在愈照愈明的光中。那些在黑暗中跌倒的人,多半不明白造成黑暗的原因,否则他们就不会陷在其中。一个爱挑剔批评的人非常骄傲自大,所以除了自己以外,对全世界的人都吹毛求疵。结果,他便看不见自己的罪恶。这就是主所说的,他因为忙于找弟兄眼中的刺,结果竟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

我们都因恩典蒙救赎,也需要各种恩典,才能走过这段人生。若要多得恩典,就须学习先恩待他人,因为我们种什么,就会收什么。我们若期望得蒙怜恤,便要开始撒下怜恤的种子。有谁不想多得怜恤?主曾严峻地警诫我们:「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断;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你同告你的对头还在路上,就赶紧与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给审判官,审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监里了。我实在告诉你,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马太福音五章21〜26节)

这个告诫清楚指出,我们若犯了毁谤中伤弟兄的罪,必须先与弟兄和好,然后才能向主献礼物。主把这两件事情相提并论,是因为我们经常认为献上祭物和礼物可以弥补这类的罪,事实却不然。

先前已提及,我们必须作个慷慨大方的人,先学习给予,然后才能得着。不过,我们如果容许贫穷之灵透过自己的批评与不义的论断,进入我们生命,那么即使我们是世上最慷慨的人,仍旧会活在捆绑之中。除非我们还清最后一文钱、或与所毁谤的弟兄和好,否则我们将会继续让自己困在以论断筑起的监牢里。

在此立桩为界

有鉴于此,我鼓励你这时停下来做个祷告。求主光照你,向你显明这个批评之灵辖制的途径,以及你曾对他人做的各种不义论断,使你如今生命受到束缚。你不仅要为这些事情悔改,并要愿意谦卑自己,当面向那些被你伤害的人认错。记住,神赐恩给谦卑的人,我们都需要祂的恩典才能完成生命的计划。这是你在祂恩典中成长、同时开始从你生命中驱走那贫穷之灵的大好机会。倘若论断是造成你贫穷的原因,你将会为这谦卑悔改所带来的转变而大呼惊奇。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