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ut when the set time had fully come, God sent his Son, born of a woman, born under the law, to redeem those under the law, that we might receive adoption to sonship.” — Galatians 4:4-5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二月
« 11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破除邪惡勢力》 第一部 第三章 找对战场

雷克·喬納 荣耀国度

第三章 找对战场

每—个人的所是都是由一些错综复杂的要素所形成。这些要素包括基本的天赋和才能、知识与经历,以及他们的恐惧和人际关系中的伤害等等;这些恐惧和伤害会影响他们的思考模式和对人事物的观感。为奠定本研读的基础,我们在此将这些构成一个人所是的要素,统称为「灵魂」(soul)。

团体同样有其灵魂。它综合了上述所有的特性,进而形成且建立起该团体的思考模式、观点与行为。不论教会、工商团体、运动团体或俱乐部,若想打进他们的圈子,便须洞察这个团体的灵魂所在。同样的道理,这可沿用至国家甚至文化族群,如宗教、种族皆是如此。另外,也有所谓「人类的灵魂」,指的是人类普遍的构成要素。

就像人会随着年岁成长或经历不同事物而有所改变,社会上的团体如教会、团队、社团等也随时在变。也许因为增添或失去了某些成员,而有极大的转变。甚至像大型团体如军队或大企业,都会因领导人物的异动而产生巨大的变化。也有可能因为某种经历(如战争)使整个团体有所变动,或是由于某项因素便影响了一间公司的经济。

要服事一个人,很重要的是能洞察他的灵魂。同样地,洞察一个团体的精神所在,对于服事该团体也非常重要。当然,教会在现今世代的服事,更需要明辨这庞大又分歧的「人类灵魂」。一个团体愈庞大,它的灵魂特性确实会愈加模糊,这往往使得人们容易对它作出过于笼统的推断。即便如此,这种对「灵魂」的洞察力,对于那些蒙召在世上拯救灵魂的人而言,却是不可或缺的。我们也应当将使「万国」作主的门徒视为一项大使命,而非局限于个体而已。因此,我们必须能够洞察所蒙召服事之国家的灵魂。

基本的坚固营垒

在这末后的日子里,人类灵魂面临的争战愈来愈激烈。这个争战正发生在每个人、教会、城市及国家中。凡是不认识这场冲突的人,都会在争战中落败。在我们进一步探讨恶者在人类身上拥有的主要营垒之前,首先要觉察并了解牠用来使人类深陷捆绑,以完成牠计划的根本力量一就是恐惧

魔鬼利用恐惧掌控世界,一如神用信心释放人们来服事祂。信心会带领我们进入神的领域,即祂的国度。我们在那里会找到自由,得以成为起初受造的样式。在每个灵魂身上所进行的这场信心与恐惧之战,会决定我们生命的成败,以及能否发挥受造时倶有的潜能。

我们人生的道路是操之于信心或恐惧,显然要由我们自己决定,然后为此决定挺身而战。信心不仅是指抵抗恐惧,不过,这确实是信心的一个基本要素,我们务必要训练自己能够披坚执锐,勇敢迎战,并且坚持胜过每个企图控制我们生命的恐惧。我们要以信心朝着个人生命的目标往上攀登,来取代生命中的恐惧。

我们决定选择依信心或恐惧而行,虽会决定人生的道路,但是它们的控制力却有程度之分。换句话说,我们容让多少恐惧左右自己的生命,魔鬼对我们就有相同程度的控制权。因此罗马书十四章23节告诉我们:「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如果有恐惧掌控着我们,牠就成了我们的主。一个顺服神的生命需要凭信心而活。如同希伯来书十章38〜39节所说:「只是义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灵魂得救的人。」

在信心里成长,并且抵挡那些控制我们的恐惧,应是我们人生的基本目标。这是一个过程,它需要的是更新个人的心思意念,或是改变我们对自己和周遭事物的想法。要让恐惧还是对神的信心来掌控我们的行为与信念,完全操之在我们手中。

以一挡百

我们应当注意,我们对神永远都只有「单一」的信心,但却有「无数」的恐惧在寻找可乘之机,试图驾驭我们。使人得自由的信心之路具有一种单纯的特质;相反地,恐惧就复杂多了。

在所有企图控制我们的恐惧中,最基本的一种就是对人的恐惧。单是这一类的恐惧就有许多形式,例如:对于被拒绝的恐惧、失败的恐惧、尴尬或丢脸的恐惧等。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对神的信心愈长成,就享有愈多的平安、安息和满足。

我们遭遇的失败、拒绝,甚至羞辱,其实多半是因为我们先对这些事心存惧怕,并受这惧怕所控制才造成的。恐惧会叫我们做出一些拥有信心时不会做的事情。曾有人说:「恐惧是一种对于不希望得到之事物的信心。」照这样说来,恐惧其实会导致我们所害怕的结果。

即使是野兽都能辨认恐惧,并对恐惧有所反应。研究报告指出,几乎每种肉食性动物都能察觉猎物的恐惧,这会让牠发现该猎物的弱点。你或许看过非常怕狗的人,似乎就连最温驯的狗都会想要攻击他。这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因为动物一旦察觉恐惧,自然会激发牠捕捉猎物的欲望。

这个堕落的世界(包括人类在内)是靠一种法则来维持整个大自然的运作,我们称这样的法则为「优胜劣败」。这个「优胜劣败」的法则决定了动物间哪一种最强势,能控制其他生物,然后依此类推,直到最低等、最弱小的生物。将一些动物(如马、狗、羊、鹅)或一群人放在一起,立刻会上演一场激烈的竞争与冲突,最后才尘埃落定,建立他(牠)们之间「优胜劣败」的次序。我们打压在我们底下那些有野心向上的,以确保自己既有的位置,或是努力超越在我们上面的,往上晋升,结果这种争斗便持续不断地上演。而这也是造成人类有所冲突且冲突持续不断的原因。

这种想要在团体里奠定个人地位的意图,源于两种因素:一是人类受造,原来的目的就是要治理全地;第二则是这个目的遭到扭曲,于是人们为了私人利益,滥用治理的权力,忽略了服事那受治理的。不论如何,人类有一种本能,当他察觉某人心中的恐惧,必然会采取行动,开始支配对方。我们的仇敌便是用这个方法在属灵上辖制我们。恐惧会唤起邪恶势力朝弱者蜂拥而至,进而辖制他;而信心则能击退这些恶者。

因此,每个基督徒都要走在足以抵挡仇敌辖制的信心中。然后,我们要在自己的主权与信心中成长,为要服事人、释放他们,而不控制他们。

教会的优胜劣败

我相信现代人对体育竞赛如痴如狂的原因之一,是在它建立优胜次序时,会发生激烈的争斗。所有队伍为了夺取盟主的宝座,一次又一次跟其他队伍交战,最后才决定谁是这场争夺战的胜利者。于是,我们想出一套评量选手的方式,如打击率、全垒打数、完封次数、抄截、篮板球,甚至是每场比赛的进场时间长短。我们不断研究,想找出谁是顶尖选手,再决定其他人的位置。我们要了解,竞争其实就是要建立一个优胜劣败的次序。

经商也是如此。利润、市场占有率等都是我们藉以评估绩效的方法。前面提到,我们之所以有这种倾向,乃是因为神要人完成每个人生命的目标,而赋予我们一些良善的属性;而今,这些良善的属性已经腐败了。多年来,透过和职员们打篮球、高尔夫球,或从他运动的经验,我发现场上最好胜的人往往就是得分最多的人。然而,我们一定要领悟到这种好胜的本性必须蒙救赎,然后对焦于正确的目标;否则最后只会变成是在建造另一座巴别塔,而不是传扬天国的福音,建造神的国。

我有幸结识当代几位伟大的属灵领袖。我相信,史上一些最伟大的基督教领袖正活在现今这个世代;。话虽如此,当这些极具影响力的领袖们共聚一堂时,观察他们的互动方式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尽管是以极巧妙的方式进行,但仍可看出一场权势尊卑的战争正蓄势待发。

那些靠着高超的宣传才能建立个人事工的人,立刻开始想奠定自己在这群领袖中的地位,并取得掌控权。这些人如果无法占有支配的地位,会变得坐立难安,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了,他们会拚命找机会扭转局势,以握有支配权。

反观那些具有真实属灵权柄的人,对那些拚命争取地位的人反倒处之泰然。他们会花时间认识其他人,与他们交谈、关心他们近况,根本不会争着让自己成为当中最显耀的人。在这种强烈对比下,真实属灵权柄的高贵和尊严确是令人赞叹。圣经有几处经文谈到这个基要议题,其中一处就是哥林多后书十章8〜12节:

「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厉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

人们为了奠定个人地位、争取属世的成功而在现今的社会彼此竞争,这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但是,如果把这种心态带入属灵的生命,就成了我们的绊脚石,我们也无法在真实的属灵权柄中成长。一个人若总是拿自己跟别人比较,就能看出这个人其实一点也不认识神的国度。凡真正领悟神国度的人,不论看见谁在国度里高升,甚至他个人的事工因此而减少,他依然感到欢欣——这正是施洗约翰所立的榜样。

事工与事工之间的竞争,不是在拓展神的国度,而是在扩张他们个人的疆界。不论教会、宗派或各种复兴运动之间,一旦互相竞争,就不是在建造神的国度;非但如此,他们还掉入了魔鬼的陷阱,想要凭借个人堕落的天性来建造国度,而非倚靠神的灵。

经常有一些来自这种具有明显竞争之灵的教会、事工或宗派的基督徒问我,他们该不该继续留在原处?我的立场自始至终从未改变。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究竟想参与哪一个国度的建造?你若没有领受非常清楚而明确的呼召投入这份工作,像一名宣教士所领受的呼召,就不要把生命浪费在建造错误的国度上。我们若想按神的呼召成为自由的斗士,就要加入正确的军队,倚靠正确的灵来征战。

我们竞争的天性能助人,也能害人。竞争心在某些方面能用来激励人彼此爱人和行善。里奇·史卡各(Ricky Skaggs)和威灵顿·布恩(Wellington Boone)·是我的好友。有一次,他们两人参加纳什维则巾(Nashiville)的一场会议。突然间,里奇觉得自己应该要为在场的几位浸信会牧长们洗脚。结果,威灵顿立刻说:「我不能让里奇比我谦卑!」威灵顿随即弯下身来,和里奇抢着帮大家洗脚。

对我而言,这是一种新的竞争形式,我也对这件事所产生的效应非常好奇。这件事似乎影响深远,因为事隔多年之后,我依然不断听到有人谈论它。据说当天在场的每个人都自知有罪,而且相互间建立了友爱的关系,这些牧长开始彼此尊重,看别人比自己强,而且这份关系仍持续到现在。

试想,如果众教会开始花更多时间谈论神在其他教会的伟大作为,而少谈论人的作为,将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我们鼓励同一区域的各教会开始比赛,看看谁能为造就其他教会有最多的贡献,会有什么结果?如果每个人是以所扶持的人是否成功来衡量自己的成就,结果又是如何呢?让我来告诉你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会开始彼此相爱,产生美好的合一,当世人看见基督徒彼此相爱的伟大神迹,便愿意相信福音。

不论你喜欢与否,天国里是有阶级之分;也不管你怎么想,此刻在地上正有一场竞赛,要预备我们在永恒里的地位。乍听之下,这和我现在所谈论的内容似乎有点冲突,其实不然,因为竞争有分善恶。此处我所谈的内容都在经文里有根有据。恶性竞争以及主耶稣所斥责门徒的,正是一种彼此争论不休、却不出去服事的竞争。

显然,主耶稣早已把一切安排就緖,我们甚至无法从地上得知自己的地位。所以使徒保罗在他生命接近尾声时,语重心长地说他不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乃是朝着神在耶稣基督里,从上面来的呼召直奔(参考腓立比书三章12〜14节)。

正如大祭司亚伦必须将代表十二支派的石头挂在胸前,我们若要活出神从上头来的呼召,就不能只想到自己这小族群,乃是要把神的百姓随时放在心上。因此,我要邀请各教会和复兴运动投入这场友谊赛。我知道我们要等到大审判之日,才知道最后的分数,但是,我们「晨星团契教会(The MorningStarFellowship Church)希望能以「对其他复兴运动有最多贡献,帮助其他教会在其呼召上成功、得胜,在天国著称。在此,我也向各位挑战,希望你们能打败我们。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