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rouble and distress have come upon me, but your commands give me delight.” — Psalm 119:143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忠告教会中的领袖

  王明道

人的常情都是喜欢别人夸赞自己,顺从自己;尤其是在一个团体中作领袖的更是如此。一般只为自己的地盘饭碗金钱利益打算的人,明白了这种情形,无论在什么地方作事,就迎合领袖的这种心理,在领袖面前竭力讨好,曲意奉承,说些歌功颂德的话,逢年按节给他们送上一些礼物,领袖喜欢事情怎样作,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去作。领袖无论说什么话,永远是唯唯诺诺。

领袖吩咐什么,总是听命维谨。不问事情合理不合理,也不问良心许可不许可,只要能叫领袖欢喜,便竭力去作。这种人心中全然没有想到什么叫作忠诚,什么叫作责任,什么叫作节操,什么叫作真理,他们所知道的只有个人的地盘,饭碗,家庭,宴乐,金钱,财产,无论什么团体多有这种人在其中作事,那个团体中的事务永远不会弄到好处。

如果这种人在一个团体里居了高位,掌了大权,那个团体的前途更不堪设想了。可是在事实方面,这种人最容易谋得地位,得了以后还最不容易失去,并且这种人还最容易扶摇直上,飞皇腾达,居高位,占要津。这种人所以这样各容易发达,就是害为在各团体里面作领袖的大半都喜欢他们:喜欢受他们的恭维奉承;喜欢他们会歌功颂德,并肩谄笑;喜欢他们总是不忤人意,听命维谨;喜欢他们伶俐周到,易于驱使。因为喜欢他们的缘故,便任用他们,信靠他们,把事权交给他们,他们便趁着机会假济私,作威作福,争权夺利,大发财源。

一个团体有了这种情形,还希望一切事务能进步,能有良好的成绩,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事。可叹!可叹!世上各团体里面这种人最多,喜欢任用这种人的领袖更不少,于是各种事业例总不会有良好的结果了!

教会中何尝不是如此呢?有些教会的领袖本来是热心爱主忠诚作工的,可惜因为他们所任用的人不是真实爱主的,乃是上面我们所说那种只为自己的地盘饭碗金钱利益打算的人,所以他们虽然存很好的心愿,费极大的力气,耗许多的金钱,在他们的工场上,但所收的果效却是极其微渺,或是毫无成绩,有的甚至糟得不堪言状。尤其是在中国作工的西国宣教士,因为与中国人相处的时候不长,接触的机会又少,遇见这种为利作工的人在他们面前假装热心,卖弄殷勤,说几句悦耳的放放便使他们高兴的了不得,以为这样的人真是虔诚忠实,便信任他们,重用他们,将事务权柄交给他们。

他们也真会揣度领袖的心,看见领袖喜欢什么,他们便那样说,那样作,日久天长,他们的甘言蜜语充满了领袖的耳朵,他们的笑脸媚容遮蔽了领袖的眼睛,及至领袖对他们有了极深的信靠,无论什么人再说什么话,领袖再也听不进去,惟独对这些假冒为善的人真是言听计从,笃信不疑。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便可以作威弄权,舞弊营私,利用传福音的工场作他们发财养生的根据地了。

在这样的教会中若有忠诚事奉主的工人不附和他们,不随从他们,便要受他们的排挤攻击,甚至不能再在这个地方立足。爱主的圣徒看见这种情形不免要灰心退后,甚至洁身远引。不信的人看见教会腐败黑暗到这种地步,非但不肯信主,甚至讥议福音是毫无用处的东西。那班为金钱利益作工的人只要保得住饭碗,得到手薪金,便踌躇满志,全不顾教会的好坏。

教会的领袖呢,这时还在鼓里,听几篇编造的报告,还以为教会真是怎发达,工作真是怎进展,同时他们越加赏识器重这般长于欺骗的工人,夸奖与他们怎们忠心,怎样殷勤,怎样热心事奉主,谁知他们已经多时被这班人玩弄在掌中了呢!

我在许多地方的教会中听见看见的这种事实真不在少数。我前几年在某处作工的时候,认识一位西国的弟兄,他真是虔诚热心为福音劳苦的人。我钦佩他的忠心,我爱慕他的为人,但我为他叹息,因为他任用一个眼中只看见饭碗金钱的人在他的跟前,而且倚靠这个人如同左右手一般。我和他有几天的同处,我看清楚了这种情形。

他任用的那个人在他面前那种奉承谄媚的样子,叫我看着真觉得肉麻。那个人对别人竟至说出「我吃牧师的饭,我就要听牧师的话」,这种卑鄙无耻的话来。我又在某处看见过一位热心爱主的老年西国牧师多年所信任一位中国牧师,也是一个只知道自己的地盘饭碗金钱利益的人。我站在旁观的地位,不多些时候就看出那个人的行为是那样卑鄙,但那位当局的老牧师竟能信任这样的一个人到二三十年之久,这是多么难解的事啊。

教会的领袖有方法防备这种人以免受他们的害么?有,而且方法很简单。这个方法就是不要只听悦耳的话,不要喜欢人的奉承谄媚。如果一个人在你的工场上作工,总是在你面前夸赞你,说你的好处,顺着你的意思说话,从来不反对你的主张,你叫他去作一个不合真理的事他也听命惟谨的去作,他看见你有过失不发一言劝告你,规正你,他完全顺从你的支配和指挥,你无论提议甚至事他总是附和,他好象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意志和见解。这个人多半就是我所说的那种人,你就当留意观察他,特别防备他了。

一个一有这种情形,纵使他不是顶坏的人,他也决不会是一个热心爱主忠心为主作工的人。一个忠诚事奉主的人决不肯听领袖的吩咐去作一件不合真理的事。他可以舍弃几十圆钱的薪金,他不肯出卖自己的良心。一个真诚爱主的人在见解与你不同的时候,一定要发表他的主张,不能心里不同意你的主张嘴里却表示赞成。一个真实爱主的人决不能看见你有过失不加规劝,却天天在你面前夸赞你,说你的好处。你一看见一个人有这些情形,就足可以知道这个人不配在教会里作工,不配担任传道的职分。如果你看见一个人有这种情形还信任他,器重他,引他为心腹,交给他权柄和事工,那就是你自己毁坏自己的事工了。

说起来真可叹!教会中许多的领袖专一喜欢这种人,尤其是西国领袖。他们说这种人热心,殷勤,他们以为这种人听从他们的话便是顺从圣灵。如果一个人不善于奉承他们,不完全随从他们的指挥,对于他们的主张提出什么异议,说什么他们不喜欢听的话,指正他们的过失,他们便以为这个人不忠心,不顺命,甚至说这个人骄傲,性情不好,因此远避他,厌恶他。殊不知这种人才真是诚实可靠的。他们看神的旨意比西国牧师的命令更重。他们认为不合理的事便提出异议,这正足以证明他们不是为饭碗的缘故便顺从人。

他们敢说领袖不喜欢听的话,指正领袖的过失,这正显明他们的忠心勇敢。从他们不奉承人这一点看来,便知道他们有节操,有德行。正是这种人才有资格在教会里作工,才配称为神的仆人,才可以托以事工责任。说起来真希奇,越是这种有德行有节操有勇敢有忠心的工人不容易在教会中作工,越不容易得教会领袖的信任器重。教会的前途怎么能有希望有光明啊!

教会的领袖们可以醒悟了罢。今后你们不愿意你们的工作进步多荣耀神帮助人也就罢了,如若你们愿意多为主作些实在的工作,多为主引领些人造就些人,你们就必须彻底改变你们的目光和你们用人的标准。最要紧的先除掉你们心中隐藏的骄傲,和喜欢别人奉承的心,常常虚怀若谷,广纳善言,远避谄媚才佞的恶人,亲近忠诚梗直的圣徒,廉卑容纳别人的意见,欢欢喜喜的接受别人的规劝忠告,再照着上文我们所说的标准任用人才,你们将来的工作一定要与从前有很大分别。你们肯接纳我这一段忠言么?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