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rouble and distress have come upon me, but your commands give me delight.” — Psalm 119:143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牧师的自我警醒 – 3

司布真
(本文选自经典出版社《注意!牧者们》)

第三,让牧师小心,他的个人品格当与他事奉的所有方面相一致。

我们都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讲道讲得如此之好,生活却如此糟糕的人,当他上了讲坛,大家都说他不应该再从那里下来;他下了讲坛时,他们都宣告他不应该再上到那里去。

愿主救我们,不让我们效法这样的两面派。愿我们永远不要在祭坛上作神的祭司,在会幕的门外作彼列的儿子;相反,愿我们可以像纳西安(Nazianzen)论巴西流(Basil)所说的那样,“在教训上如雷鸣,在行事为人上如闪电。”我们不会相信那些两面人,人也不会相信那些言行不一的人。

按常言说,行动比说话更响亮,所以糟糕的行为在效果上就是淹没了说话最雄辩的事奉的声音。毕竟,我们要用自己的手来做最真正的建造;我们的品格一定要比我们的发言更能劝服人。在这里,我不仅要警告你们关于行出来的罪,还要警告你们提防不去行的罪。太多的传道人离开了讲坛就忘记了去事奉神,他们的生活是负面地不相一致。

亲爱的弟兄们,成为像上了发条的牧师,不是因为里面常有恩典的内住而充满活力,而是被暂时的影响所驱动;只是当前落在事奉压力之下的牧师,但走下讲坛的梯子就不再是牧师,我们想起这点都要深恶痛绝。真正的牧师总是牧师。太多的传道人就像我们买给自己孩子的沙画玩具;你把盒子朝下,那小小的跳动就转来转去,直到所有的沙都流下来为止,然后它就挂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同样,只有他们在做必要的事奉时,他们才坚持真理,但在这之后,没有钱,就不念诵主祷文;没有薪水,就不布道。

做一个言行不一的牧师,这是一件可憎恶的事。圣经上说我们的主就像摩西,因为祂“说话行事,都有才能。”神的仆人应当在这方面效法他的主,他应当在教训的言语上,并在他行事的榜样上都有才能,如果可能,要在后者最有才能。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我们所看到的唯一教会历史书是《使徒行传》。

圣灵没有记录下他们的布道。它们是很好的布道,比我们所能讲的要好得多,但是圣灵还是只关心记载他们的“行”。我们没有看到使徒的决心书;当我们教会开会时,我们记录下我们的要点和决议,但圣灵只是记录下“行”。我们的行为当要如此,以致值得被记录下来,因为它们确实要被记录下来。我们必须仿佛活在神更直接常在的察看之下,好像活在显现一切的那大日一样。

牧师的圣洁同时就是他最大的必需和最美的装饰,仅仅在道德上优秀是不够的,一定还要有更高的美德;一定要有言行一致的品格。但这必须要被那神圣、使人归圣的油膏抹,否则我们就会有所缺乏,不能使我们在神和人面前成为至为芬芳。

已故的约翰•史陶顿(John Stoughton)在他题为《传道人的尊贵与责任》一文中语重心长地强调牧师的圣洁:“如果乌撒只是因为摸了神的约柜就必须死,而他这样做是因为要帮助快要掉下来的约柜留在原位;如果伯示麦的人因为朝里面看就要死;如果靠近圣山的牲畜都受到警告;那么那些被容许与神亲密交谈的人,像天使一样‘在祂面前侍立’、‘不断瞻仰祂的面’、‘在肩上抬约柜’、‘在外邦人面前宣扬祂的名’的人,一句话,就是作祂使者的人,他们的为人又当如何呢?‘

耶和华啊,祢的殿永称为圣,是合宜的;’设想器皿一定要圣洁,衣服一定要圣洁,所有的物件都一定要圣洁,唯有那连衣服上都要写着‘归耶和华为圣’的人可以不圣洁,这岂不是何等荒谬的事吗?在撒迦利亚书中,连马的铃铛上都刻着圣洁的文字,而圣徒的铃铛,亚伦的铃铛岂可不圣洁呢?

不,他们必须是‘点着的明灯’,否则他们的影响就会散发出某些恶毒的品质;他们必须是‘倒嚼和分蹄’的,否则他们就是不洁净;他们必须‘按着正义分解真道’,在生活中为人正直,这样就把生命和知识联系在一起了。如果圣洁没有了,使者就是让那差派他们的国家和差派他们的王蒙羞了;并且,这没有以美好生活来唤醒的死的教义,好比已死的亚玛撒躺在路上,拦阻主的百姓,使他们不能在他们的属灵争战中欢然前行。”

传道人的生命应当成为一块磁石,把人吸引到基督这里来,当他们的生命使人不愿来的时候,这确实令人悲伤。牧师身上的成圣是呼吁罪人悔改的嘹亮号角,当与圣洁的喜乐连在一起时,这种成圣就非常奇妙地对人有吸引力。耶利米•泰勒(Jeremy Taylor)用他丰富的文字对我们说,“西律的鸽子若不是抹上了基列的乳香,就永远不能把那么多不认识它们的鸽子吸引到它们的鸽巢里;戴狄慕斯说,‘要使你的鸽子气味芬芳,它们就会吸引一整群的鸽子’;

同样,如果你的生命是极佳的,如果你的美德就像极贵重的膏油,你很快就会吸引你的部下‘跟从你宝贵的香气’快跑;但你一定要是卓越的,不是按着人的常规,而是合神心意的人;如果你像神,人就会努力效法你;但当你只是站在德行的门口,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不让罪进去,那么除了恐惧驱使进入的人以外,你将不能吸引人进入基督的羊圈。

行最荣耀神之事’,这是你一定要行在其中的道路:因为仅仅是行所有人所要求的,这是卑躬屈膝,而不是出于儿子般的感情;当你所行的不像神的儿女,你就更谈不上作别人的父了:因为一只昏暗的灯笼,尽管一面有微弱的亮光,但连一人都几乎不能照亮,更说不上指引众人的路,或者用它火焰的亮光吸引许多人跟从了。”

另外一位同样让人羡慕的圣公会神学家说得很好、很有力量,“指引博士到基督那里去的那颗星,引导以色列进入迦南的火柱,不仅仅发光,而且还行在他们前面(太2:9;出13:21)。如果手还是以扫的手,雅各的声音也没有什么用。按着律法,有任何污点的人都不可献供物给耶和华(利21:17-20);主藉此教导我们,祂的牧师当要有何种美德。

祭司的袍子上当有铃铛和石榴:前者是代表纯正的教训,后者是代表多结果子的生活(出28:33,34)。主要在那些靠近祂的所有人当中显为圣(赛52:11);因为祭司的罪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撒上2:17);他们罪恶的生活确实使他们的教训蒙羞;如圣奥古斯丁所言:“他们用教训建造,用生活拆毁。”我要用《耶柔米捏坡提安典书》(Hierom ad Nepotianum)中纯正的一段话作为结束。

他说,“不要让你的行为令你的教训蒙羞,免得那些在教会里听你讲的人心里默默回答你说,‘你自己为什么不行你教导别人的东西?吃饱了肚子的人去劝说别人禁食,这样的教师是没有说服力了。’强盗可能会指责他人贪心,但基督的牧师应该舌头、内心和手一致。”

汤玛士•普雷菲尔(Thomas Playfere)在他的《说得好,行得好》中也讲得非常有趣。“在士每拿这个城市有一个荒诞的演员,用指头朝着地说,‘哦,天啊!’那地方的首长伯雷莫一看见,就再也忍不住了,很生气地从人群中走出来,说道,‘这个傻瓜用手失礼,用手指说假的拉丁文。’那些教导得好、行得糟糕的人正是这样的人;不管他们的舌头是怎样说天上,他们的手指却是指着地上;这样的人不仅用舌头讲假的拉丁文,还用手讲虚假的神学;这样的人不按着他们所传讲的生活。但如果他们不改正他们的行为,坐在天上的那一位就要嗤笑他们,并要嘘声把他们赶到台下。”

就算在小事情上,牧师也要小心他的生活应当与他的事奉相一致。他应当特别小心不食言。这应当特别引起注意,甚至要到极端的程度;我们再小心也不能过分,真理不仅要在我们里面,还要从我们身上发出光。伦敦一位很有名的神学博士(我毫不怀疑他现在是在天上,他是一位非常优秀和敬虔的人),他在一个星期天通知人说,他打算探访他所有的会众,并且说道,为了能够完成在一年里访问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一次,他要按着顺序访问所有的固定会友。

我非常熟悉的一个人,那时候是一个穷人,知道牧师要来家里看他,就非常高兴,在他认为该轮到他的一两个星期之前,他的妻子就十分仔细地清扫壁炉,把家里打扫得极其整齐,那人早早下班回家,每天晚上都盼望在家里遇上这位博士。这持续了相当一段的时间。这位博士要么是忘记了他承诺的,要么是因这样做太疲倦了,或者因为其它原因,从来没有去这位穷人的家,结果,这个人对所有的传道人都失去了信任,他说,“他们在乎有钱人,但不在乎我们这些穷人。”

许多年这个人都没有固定在任何一个敬拜的地方,直到最后他偶然来到爱赛特会堂,一直留作我的听众有好几年,直到神把他带走。要使他相信牧师当中会有任何人,可能是一个诚实的人,能不分厚薄爱有钱人和穷人,这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避免造成这样的伤害,就要对我们的言语特别小心。

我们一定要记住,人是非常仔细地看着我们的。在同胞的眼前,人几乎不会贸然作奸犯科,然而我们是活在、行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我们被成千上万如鹰一般的眼晴看着;让我们如此行事为人,以致假如天上、地上和地狱里都挤满了察看我们的观众,我们都不需要在乎。如果我们能在我们的生活里彰显圣灵的果子,我们公开的位置就大有好处;弟兄们,你们要小心,不要丢掉了这个优势。

我亲爱的弟兄们,当我们对你们说,要为你们的生活谨慎时,我们甚至是说,就算对你们品格最小的部分也要小心。要避免小小的欠债,不守时,说人闲话,给人取绰号,小小的次要的争吵,以及所有那些使香膏粘上了苍蝇的小小的罪。那些降低了许多人名声的自我放纵,我们必不可容忍。那些招人怀疑的不拘礼节,我们必须以清洁的心加以避免。那些使得一些人变得讨厌的粗鲁,使另一些人变得让人蔑视的浮夸,我们一定要将之除去。我们不可因着小小的事情冒极大的风险。我们必须在乎的是按这个原则行事,“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

但这不是说,我们应当被我们生活在其中的社会的各样风气或潮流所约束。作为总体原则,我恨恶社会的潮流,蔑视常规,如果我认为冒犯一条礼节规定会有最大的好处,我这样做了就会感到心满意足。不,我们是人,不是奴隶;我们不可放弃我们作为人的自由,而去做那些喜欢温文尔雅,或者以高雅炫耀的人的奴仆。然而弟兄们,任何与罪为邻的粗鲁,我们都必须像对待毒蛇一样加以回避。上流社会的规矩对我们来说是荒谬的,但基督的榜样不是;祂从来没有为人粗鲁、低贱、无礼或不雅。

即使在你们的娱乐中,也当记住你们是牧师。当你们离开阅兵式,你们依然是基督军队中的军官,因而要让这来决定你们自己的表现。如果更小的事情都一定要小心,那么你们对道德、诚实和正直这些大事更应该何等注意呢!在这里,牧师一定不可跌倒。他的私人生活一定要与他的事奉保持良好一致,否则夕阳很快就会落在他身上,他越早退休就越好,因为继续留在他的职分中,这只会使神的事业蒙羞,并且败坏他自己。弟兄们,演讲的时限已经到了,我们必须要停下来。


[1] 编注:这个比喻跟罗马天主教选举教皇的方式有关,指的是这些年轻人要进入事奉所依靠的血统关系等。
[2] 指的是主餐。
[3] 指没有人愿意做的工作。
[4] 指的是如果该撒怀疑他妻子做了什么坏事(比如奸淫),他就会处死她。
[5] 司布真在此是引用王上22:31的经文。

转自改革宗经典出版社,链接地址:http://www.china-truth.com/jingdianzhuzuo/zhuyi/2.htm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