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 Church Divided Over Leaders] I appeal to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name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that all of you agree with one another in what you say and that there be no divisions among you, but that you be perfectly united in mind and thought.” — 1 Corinthians 1:10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五月
« 4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牧师的自我警醒 – 2

司布真
(本文选自经典出版社《注意!牧者们》) 

真信仰这第一件事情解决了,对牧师来说接下来重要的是,他的敬虔要有活力。

他不应该满足于与一般的基督徒等同,他必须是一个成熟、资深的信徒;因为基督的工人确实可以被称为“他精选中的精选,他选择中的选择,从教会中挑选出来的教会。

如果他蒙召进入一个普通的位置,去做普通的工作,也许普遍恩典就可以满足他了,尽管这会是一种怠惰的满足;但是蒙拣选去做非同寻常的工作,蒙召进入一个非比寻常般危险的位置,他就应当焦虑,要得到那更大的力量,因为唯有此力量才能充分应付他所处的位置。

他生命力的敬虔脉搏一定要跳动得很有力、很有规律;他信心的眼睛一定要明亮;他决心的脚一定要坚定;他做工的手一定要快捷;他整个里面的人一定要有最大程度的心智健全。

据说埃及人从他们最有学问的哲学家中挑选祭司,然后他们如此看重他们的祭司,以致他们从祭司中选出君王。我们要求神的工人是所有基督徒大军中的精英;他们是这样的人,如果国家需要,就不能找到任何比他们更好的人选,可以高升到王座之上。

我们思想最软弱、最胆怯、最属肉体、最没有平衡的人,他们并不是上讲坛的合适人选。有一些工作,我们是决不会分配给残废,或者有缺陷的人去做的。一个人大脑太脆弱,可能就不适合爬上很高的建筑物,在高处工作可能会使他落入极大的危险;我们要用一切手段把他留在地面上,为他找一份有用而又不如此要求意志坚定的工作;有一些弟兄有类似的灵里缺乏,他们不能被呼召来做引人注目和被高举的事奉,因为他们的头脑太脆弱了。

如果他们被容许取得一点成功,他们就会沉醉在虚荣当中,这是在牧师中太常见的一宗罪,是所有事情当中最不合他们体统的,是最肯定会导致他们跌倒的。作为一国,如果我们被呼召来捍卫我们的家园,我们是不会派我们的男孩女孩带着刀枪去抗敌的,教会也不应当派每一个说话流利的新手,或者没有经验的热心分子去捍卫信仰。年轻人一定要借着敬畏耶和华学到智慧,否则他不可加入牧者行列;神的恩典一定要使他的灵成熟,否则他最好还是继续等待,直等到有从上头来的能力赐下给他为止。

牧师必须不懈保持最高的道德品质。许多没有资格参与教会职分的人,要当一名普通的会员是绰绰有余的。我对落入大罪中的基督徒是持严厉态度的;我很高兴他们可能真正归正,我是夹杂着希望和谨慎接纳他们进教会;但我质疑,非常严肃地质疑一个犯了严重罪行的人,是否应当非常轻易地被重新推上讲坛。

正如约翰·安格尔·雅各(John Angell James)所说的那样,“当一位传义道的人站在罪人的道路当中,他就永远不可以在大会中再次开口,直到他的悔改在程度上像他的罪一样是如此引人注目为止。”让那些被亚扪人剃了胡须的人留在耶利哥,等到胡须长起再回来;这个例子常常被用来威慑那些没有胡须的男孩子,很明显是不应该这样用在他们身上的,但对任何蒙羞和丧失品格的男人,不管他们年纪有多大,这个比喻倒是很恰当的。

唉!名声的胡须一旦被剃掉就很难再长回来了。在大多数情形中,公开的不道德,不管悔改有多深入,仍是一个致命的记号,表明做牧师的美德从来没有在这人的品格中存在过。该撒的妻子一定不能引人非议。同样在牧师过去的经历中,一定不可以有任何丑陋的传言,质疑他是否合适,否则他成为有用之人的指望就会很微小了。

这样跌倒的人,应当作为悔罪的人被接纳进入教会,假如神把他们放在事奉中,他们还可以被接纳进入事奉;我的怀疑不是关于这点,而是怀疑神从未把他们放在事奉里;我相信,对于那些曾经一次受过试验,而且证明他们的恩典太少,不能经受牧师生涯关键考验的人,我们应当非常缓慢地帮助他们回到讲坛上来。

有一些工作我们只会挑选强壮的人来做;当神呼召我们做牧师的工作时,我们应当努力去得到恩典,使我们可以得力,适合我们的岗位,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新手,被撒但的试探冲走,导致教会受伤害,我们自己被毁坏。我们当站立,披戴神的全副军装,预备好去行不期待别人可以做得到的勇气壮举;对我们来说,舍己、忘我、耐心、坚忍、恒久忍耐,这些一定要成为我们日常的美德,但有谁可以做到这些呢?要想在我们的呼召上得蒙神喜悦,我们就需要向神而活、与祂非常亲近。

请记住,作为牧师,你整个生命,特别是你整个作为牧者的生命,是受你的敬虔活力的影响。如果你的热心变得黯淡,你就不会在讲坛上有好的祷告,你就会在家里面祷告得更糟,单独一人在书房里祷告得最糟。当你的灵魂变得瘦弱,你的听众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会发觉你公开的祷告对他们来说没有了味道;也许在你自己觉悟之前,他们要感觉到你的荒凉。

接着你的讲道要暴露出你的退步,你可能和从前一样会说出精心挑选的词句,很有条理的句子;但是感觉得出来,这失去了灵里的力量。你会像其它时候一样摇动你的身体,就像参孙那样,但你将发现你的大力离开你了。在你每天与会众的交通中,他们很快会注意到你的各样美德在全面衰退。

他们锐利的眼睛要比你更早发现这里和那里出现了白发,人心里有病,所有坏东西都包裹在那一个地方,肠胃、肺部、内脏、肌肉和神经都要受影响;同样,人的心在属灵的事情上被削弱,很快他整个生命就要感受到这使人干枯的影响。而且,因为你自己退步,你的每一位听众都多多少少要受影响;他们当中坚强的人要克服这令人沮丧的倾向,但软弱的人要受到严重的伤害。

我们和我们的听众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手表和公共场所大钟的关系一样;如果我们的手表不准,除了我们自己以外,很少人会被它误导;但是如果皇家骑兵队或者格林威治天文台的大钟不准,半个伦敦就无法对时。对于牧师来说也是如此,他是教区的大钟,许多人从他身上对时,如果他不准,他们或多或少都要犯错,在极大程度上他要为他所引起的所有罪负责。我的弟兄,这是我们不敢想象的。想起这,我们连一刻的平安都没有,但我们一定要面对这个问题,好使我们可以对此加以警惕。

你们还应当记住,我们之所以需要非常有活力的敬虔,是因为我们所面对的危险比其他人要大得多。整体而言,没有什么地方比事奉更会受到试探的攻击。尽管一般人认为,我们的岗位是远离试探的一个安全的隐退处,然而我们的危险比普通基督徒遇到的危险更多、更大,确实如此。

我们的位置可能因为是在高处而有利,但这高地是危险的,对许多人来说,事奉是人被推下来摔死的山峰。如果你们问这些试探是什么,要具体说时间就不够了,但其中有更明显的,也有更不明显的;更明显的比方有在饭桌旁自我放纵的试探,在好客的人家中这是人经常受到的试探;肉体的试探,年轻、尚未结婚的男性高高在上,身处一群敬仰他的年轻妇女当中,他不断受到这样的试探;但讲这些就够了,你们自己观察,很快就会发现有上千的网罗,除非你们的眼睛真是瞎了。

有比这些更多的隐蔽的网罗,我们是不那么容易逃脱的;其中最糟糕的是事奉主义的试探,就是这种倾向,作为牧师读圣经,作为牧师祷告,在我们所有的信仰中行事,不是为了我们个人来进行,而是作为牧师身处其中。失去了悔改和相信的个人成份,这就是真损失了。约翰·欧文说,“如果不首先向自己的心讲道,就没有人能够很好地向别人讲道。”

弟兄们,坚持这点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的职分,不是像一些人所断言的那样,帮助我们在敬虔方面有提高,反而因着我们本性的罪恶,变为对我们敬虔最严重的拦阻之一;至少我是有这样的看见。人何等容易与官僚主义抗争,然而它却又何等容易地祸害我们,就像长长的衣服缠绕着跑步人的脚,拦阻他的跑动!亲爱的弟兄,小心这点,以及你呼召中所有其它的试探;如果到目前为止你都这样做了,请继续警醒,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们只是看到了其中一种危险,但危险确实是很多的。灵魂最大的敌人用尽办法要彻底摧毁传道人。巴克斯特说,“你们当为自己谨慎,因为那试探人的要首先击打和最猛烈攻击的是你们。如果你们要带头反对牠,牠会在神容许牠的范围之内对你不遗余力加以攻击。

牠对你们这些要给牠带来最大伤害的人进行最恶意的进攻,正如牠恨基督胜过恨我们当中的任何人,这是因为祂是战场上的元帅,是‘救我们的元帅’,比全世界的人加在一起更多进攻黑暗的国度;同样魔鬼注意在基督手下的领头人,胜过留心普通的士兵,按着他们不同的影响力加以对待。魔鬼知道,如果带领人在众人眼前跌倒,牠就能何等容易地击溃其余的人。

魔鬼使用那种作战方法已经很久了,不是相对来说‘无论大小的人牠都攻击,而是攻击领袖,即‘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的方法。魔鬼借此方式获得的成功如此之大,以至于牠尽可能多地加以运用。

所以弟兄们,要为自己谨慎,因为敌人特别注意你们。你们将要受到牠最不为人留意的曲意奉承、不住的诱惑和猛烈的攻击。虽然你们是有智慧、有学识的人,但还要为自己谨慎,免得牠用巧计胜过你们。

魔鬼比你们更有学问,是更灵巧的辩论家;牠能‘装作光明的天使’来进行欺骗,牠会进到你们里头,在你们还不知道的时候就让你们绊倒;你们不留心,牠就在你们面前表演起杂耍,骗走你们的信心或单纯,而你们还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不但如此,这些不见了,牠还会让你们以为这些是增多了、增加了。

当牠把牠的鱼饵放在你们面前时,你们不会看到鱼钩或钓鱼线,更看不到那狡猾的钓鱼翁牠自己。并且牠的鱼饵是如此迎合你们的脾气和性格,以至牠肯定会在你们里头占上风,让你们自己的动力和倾向背叛你们;每当牠败坏你们的时候,牠都要让你们成为自我败坏的工具。哦,如果牠能够使一位牧师闲懒不忠心,如果牠能够试探一位牧师变得贪婪或者身陷丑闻的话,牠会以为自己是得到一个何等大的胜利!

牠会对教会夸口说,‘这就是你们圣洁的传道人,你们看到他们的严谨是什么,这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牠会对耶稣基督夸口说,‘这就是勇士!我能使祢最大的仆人来侮辱祢;我能使祢家里的管家变得不忠心。’如果牠真的用一种错误的猜疑来讥诮神,对神说牠能叫约伯当面弃掉祂(伯2:5),那么要是牠真的胜过我们,牠会怎样?最后牠将如此大大讥诮你们,因为牠成功地吸引了你们,让你们不忠于你们的伟大托付,玷污你们神圣的职分,大大服事牠,服事你们的仇敌。

哦,不要如此令撒但心满意足;不要令牠如此开心;不要容许牠使用你们,好像非利士人使用参孙那样,首先剥夺了你们的力量,然后挖掉你们的眼睛,这样使你们成为牠夸胜和取笑的对象。”

还有一点。我们必须培养最大程度的敬虔,因为我们的工作必然有这样的要求。基督教牧师的工作做得怎样,这完全是与我们被更新的人性的生命力成正比的。只有我们自己好,我们的工作才会做得好。工人怎么样,做出来的工就怎么样。要面对真理的敌人,捍卫信心的保垒,把神的家管理得好,安慰那伤心的人,造就圣徒,指引那迷惑的人,赢取并养育灵魂,所有这些,以及除此以外千百样的其它工作,都不是弱心先生和踌躇先生可以做得到的,而是为着内心刚强之人保留的,这内心刚强之人是主为自己的缘故而造就的。那么,要从那强者那里求力量,从那智者那里求智慧,事实上,从万有的神那里求一切!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