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o I say, walk by the Spirit, and you will not gratify the desires of the flesh.” — Galatians 5:1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一月
« 12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新牧人(巴克斯特)- 7

三、运用
   
第一部分 对谦卑的需要
  
  除非我们因从前的过失而在神面前谦卑自己,否则我们就不能得到神的祝福。除非我们在灵里痛悔,否则我们就没有动力来激励自己有所改变。如果我们不谦卑,我们又怎能指望我们所牧养的人谦卑呢?当我们自己的心刚硬不化时,我们能够软化他们的心吗?有的人认为,他们的本分只是传道,而他们所牧养之人的本分是悔改,但在圣经中,象但以理和以斯拉这样的领袖,他们不但为神的百姓认罪,也哀痛地认他们自己的罪。在读到保罗向以弗所长老讲话的内容时,我们不深感他的谦卑吗?

        我肯定你们都相信,为罪忧伤和认罪对于维持与神的相交是必要的。然而,知道作什么还不够,我们的情感和意志也必须担任它们各自的角色;我们必须在神面前承认我们的罪,祂「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9)。这也包括我自己,因我知道我所犯的罪是如此之多,我不能在神面前假装清白。  我们只有时间提及最顽劣的罪。然而,尽管我们在很多方面有失败,我们国家中仍有许多忠心和大有恩赐的牧师,我为他们而感谢神。我祷告,愿主继续兴起更多的弟兄来事奉祂,这是推动福音事工并消除今天教会中大量存在的错谬和混乱的最佳途径。  

         1、我们最顽劣的罪之一是骄傲。

          骄傲甚至影响着我们中间最成熟的人,它影响着我们的言谈、我们的交朋处友,甚至我们的表情,它使我们充满个人野心,对任何拦阻自己实现野心的人大为恼火。骄傲总是对我们的思想和愿望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它还影响着我们的事奉与学习;神要我们所传讲的信息简单明了,以使每个人都能明白,但骄傲却怂恿我们去卖弄措辞和机敏。

        骄傲借着排斥任何看来直接和针对性强的言谈来钝化我们讲道的利刃。骄傲使我们的用意在于让自己在人们心中留下印象,而不是教诲和开导他们。神要我们热诚地传道,呼吁罪人悔改,但骄傲却告诉我们对人们要和颜悦色,以免让人认为我们癫狂。这样,骄傲便赢得了对我们事奉的控制。我们或许传讲了真理,但传讲的方式和果效与其说是效力于神的国度,还不如说是服务于撒但的权势。

          在骄傲影响了我们对讲道的预备之后,它随之又跟着我们走上讲道坛;它影响着我们讲道的风格,阻止我们去说任何别人不喜欢听的话,无论这样的话多么有必要去说。骄傲让我们去取悦听众,使我们寻求自己的荣耀而不是神的荣耀;它的目标是要给人们留下我们拥有口才、知识、幽默、敬虔等等的印象。而后,骄傲又尾随我们走下讲道坛,使我们急于想知道人们怎样评判我们的讲道。如果他们得到了取悦,我们就会欣喜若狂,但如果他们对我们的讲道回应平淡,我们就感到难受;而对是否有人得救这事,我们却很少关心。

  有的牧者很是关心自己的名望,他们十分嫉妒比自己有能力和事奉果效显著的弟兄。如果其他弟兄拥有更大的恩赐,他们就认为这些人是被过分看重了。看来他们认为,神的恩赐是为了让人们钦佩自己。我们忘了基督赋予我们恩赐是为了使整个教会得益处吗?如果我们弟兄因所得的恩赐而荣耀了神,并使神的子民受益,我们难道不应该为此而感谢主吗?然而,我们常常看到的是牧者们诽谤拥有更大恩赐之弟兄的名声。当他们在这些人身上找不到任何可加以批评指责的事时,他们甚至会贬低自己去让人对这些人产生怀疑或向人邪恶地暗示这些人有问题。还有另一些人,他们因害怕失去自己的名望、地位和权威,便拒绝那些更为出色的传道人走上他们的讲道坛。

          这样的情况是如此的普遍,以致很难看到有两个恩赐相当的传道人和谐地在同一教会同工。他们之间的友谊常常因嫉妒和争竞而遭到破坏。一些牧者惟恐失掉自己所处的位置,他们力图自己包揽各种各样的事,而不愿有人作自己的同工。这会给事奉带来不良的声誉,并使神的子民得不到良好的牧养。

  有的牧者认为自己总是正确的,哪怕在细节上也是如此,所以他们时常批评那些不同意自己看法的人。他们虽然反对罗马教皇一贯正确无误的谬论,但看来自己却充满着去作小教皇的野心!他们想要每个人都赞同他们的观点,仿佛自己永远也不会出错。他们的借口是他们只对真理发热心。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一旦他们被证明是错误的,就变得如此的不安,仿佛受到了人格的侮辱?一些错谬变得如此地附属于某些出名的传道人,以至于我们似乎不能在反驳其错谬的同时而不得罪他们。看来他们认为,如果自己在某一点上被证明是错的,那他们的整个声望就付诸东流了,所以他们要坚定捍卫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们天生倾向于爱那些与我们持相同观点和在事业上帮助我们的人。当然,我们没有必要与那些恶意批评我们的人或故意损害我们名声的人为友;然而,我们并没有理由去恨那些正确指出我们错误,特别是有别人在场时这样作的人。骄傲使我们认为那些指出我们错误的人有偏见并好争吵。有的人是如此的虚浮和自负,他们只喜欢听奉承和赞美的话。
  
  这种极为邪恶的罪已变得如此平常,以至于当人们看到它发生在那被认为是敬虔之人的身上时,还认为这很正常,我真是为此而感到万分惊恐。当我们斥责非信徒身上的罪时,我们还会得到他们的感激;但假如我们指出牧者所犯的罪,他们会仿佛受到令人不能容忍的侮辱那样作出反应!不得不承认,在我们的讲道和作品之中,骄傲已变得如此显然,以至每个人都看得到这一点,我真是为此而惭愧万分。

         我们因崇拜自己的名誉而丧失了敬虔的实意。除非我们痛恨和反对骄傲,因骄傲而忧伤痛悔,否则真正的敬虔就不可能存在。然而,如果骄傲的征兆是不敬虔的确凿标志,那么敬虔的牧师的确是屈指可数!当然也有一些这样的人,他们靠着神的恩典,拥有极大的温柔和谦卑,他们是我们的榜样;他们为神所喜悦,为每个人所爱戴,甚至连非信徒也喜欢他们。我希望我们都和他们一样!
  
  愿神向我们显明骄傲有多么邪恶,以使我们真正为之忧伤,真诚地改变自己。骄傲是撒但的主要特征,因此,那些在最大程度上反对牠的人应当在最小程度上效仿牠。信徒内心的谦卑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而是新造之人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品质。骄傲的基督徒是一个充满矛盾的称谓。基督教导我们要「柔和谦卑」。当我们看到祂为门徒洗脚时,我们难道不应为自己的骄傲而感到羞愧吗?我们因太过骄傲而不愿结交贫困和最需要我们帮助之人吗?我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因自己的身体吗?它们将很快在墓穴中朽坏。因自己的谦卑而骄傲吗?那是十分荒唐可笑的。因自己的知识而骄傲吗?怎么可能,你知道的越多,就当越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如果教导他人谦卑是我们的职责,难道我们不应当作到谦卑吗?人们并非看不到那些好炫耀的牧者喜爱显得比别人高明,并显出一付对他人有权威的模样。在讨论时,他们并不喜欢听别人讲,只想让别人听自己说。狂傲的人会最先发现别人的骄傲,而往往看不到自己的骄傲。
  
  让我们对自己以诚相待吧。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多少谦卑,我们还能够吩咐他人谦卑吗?当我们纵容自己身上的骄傲时,我们还能够去指责骄傲吗?我们告诉小偷或淫乱的人,假若他们不弃绝他们的罪就不能得救,那如果我们不谦卑,我们能够得救吗?事实上,骄傲比偷盗或淫乱更邪恶。虽然我们可以貌似圣洁,并且可以让别人认为我们在忠心传道,但我们仍可能象那些犯更加明显之罪的人那样正走在前往地狱的路上。为神而活就是圣洁,为自己而活则是犯罪。

        比起一个骄傲的人来,再没有人为神活得较少而为自己活得较多了。你或许是一名伟大的传道人,但你也有可能是为了满足自我而不是为了荣耀神而传道。请记住我们在事奉中被骄傲所试探的诸多可能性。当许多人蜂拥前来听我们讲道,渴慕我们所说的话,并成为跟随我们的人时,这是多么的让人感到奇妙;当我们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拥有伟大传道人的声望时,这是多么的令我们欣喜。但随之而来的是,我们会变得几乎无法抵抗这样的试探,即把自己看作是教会伟大的领袖。
  
  所以,你要谨守自己,在各样的学习中,不可忘了学习谦卑。我承认我自己也需要不断地谨守。记住,「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更喜欢谦卑的人而不是骄傲的人,这就是骄傲的人想装得谦卑的原因。我们需要格外警惕骄傲,因为没有别的罪象骄傲这样如此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我们的本性之中,也没有别的罪象骄傲这样难以战胜。
  
  2、我们的另一个失败是,没有在主的事工上付出全部的精力和热心。

  我为那些热心的牧师而感谢神,但可悲的是,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我将举例说明需要认这罪的原因﹕

  (a)我们对自己的学习马虎大意。

  很少人会劳神为事奉神而进行充分的学习,甚至有的人把学习视为一件沉闷困难的事。与此相反,我们应当切慕真理。意识到我们的无知和我们责任的伟大,这当促使我们去寻求真理,因为我们的事工要求我们拥有关于许多主题的知识,只为了准备讲道而学习是不够的。不要仅仅只去搜集事实,我们还要学会怎样讲道,使我们的讲道紧紧抓住人心,拨动人们的良知。如果我们要进行有效的论述,我们就不当倚仗一时突发的观点,因此我们必须事先作好准备。若无严格的学习和经验,人不可能变得明智。

  (b)如果我们真是忠诚于我们的事工,就会对之付出更大的精力和热忱。

  当大多数牧者在讲天堂和地狱的时候,他们很少能够说服听众认为他们的确相信天堂和地狱是存在的;牧者的讲道常常是如此的平淡和沉闷,以致不能引起罪人的关注。有的讲道虽然十分激昂热烈,但所讲的常常远离现实,人们会把它当作夸夸其谈来打发;另一方面,聆听因缺少实际运用或诚恳规劝而大打折扣的好教导也同样是一种悲剧。

  不要忘记,人们将要么在欢喜快乐、要么在悲痛愁苦的状态中度永恒。这会使你在讲道中充满热忱和同情。决不可以随便油滑的口气去谈论天堂或地狱;靠讲笑话或有趣的故事,你绝不能够使罪人悔改,因为再没有什么比以轻薄或沉闷的方式讲天堂和地狱更加不合适的了。你怎能以一种冷漠和无生气的方式来传讲神或祂伟大的救恩呢?请记住,非信徒要么被唤醒,要么被定罪,而一个昏昏欲睡的传道人是不大可能成为使他们醒悟之器皿的。

          我并不是在建议你去不断地以最大的嗓门传道,但你必须总是严肃认真,尤其当你所传讲的主题需要时,就当尽你所能去振起你全部的热情和强度。把罪人引向基督的是圣灵,然而,祂一般来说会采用各种不同的途径,这不仅包括我们所讲的内容,也包括我们讲话的方式;对许多人来说,甚至我们的发音和说话的语气都十分重要,但可悲的是,热诚、有力和令人信服的讲道非常少见。  要避免做作,但讲道时要仿佛在针对个人。可悲的是,在大多数的讲道中,这种涉及个人的成分十分缺乏。讲道必须包括心灵间直接的碰击。当你在讲道时,你要这样认为,人们灵魂的福乐有赖于你所讲的每一句话;除非我们的讲道发自内心,并且诚恳迫切,否则人们即便是对最伟大的真理也会无动于衷。一篇结构和措辞安排良好的讲道,若是缺少真理的亮光和活泼的生命力,那它就宛若一具穿戴不错的尸体!

  (c)如果我们真正忠诚于福音,就会对没有牧师的教会表现出更大的关怀。

  为什么不帮助她们去找合适的牧师?在此期间,我们难道不能抽时间去那里讲道吗?在这样的地方,传福音的讲道能够带来很大益处。

  3、另一件昭示着我们缺乏对基督忠心的是我们的世故。

  我只举三个例子﹕

  (a)多数牧者能够心安理得地向权贵或世俗妥协而改变自己,以迎合他们属世的利益。

  例如,在爱德华六世和玛丽及伊丽莎白一世的统治期间,有成千上万的牧者从忠诚于基督新教(译注﹕即基督教)变为忠诚于罗马天主教,后来又回到了新教。只有极少数人为信仰和良心的缘故而准备逃离国土或者面临殉道;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在「随大流」。可悲的是,这种情况看来也发生在我们今天,以致批评我们的人能够指责我们说,支配我们的不是圣经的原则而是属世的利益。

  (b)我们对今生的过度关注。

  一些人看来并不太愿意为使自己更完全地投身到事奉中去而远离属世的缠累,他们似乎对尽那些使他们蒙受经济损失的本分非常勉强。例如,有的人不愿意实施教会管教,因为这可能会导致教会收入减少;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去警告他人贪婪的危险呢?西门由于出钱去买神的恩赐而犯罪(参使徒行传8﹕18-20),为钱而出卖我们的事奉更是多么大的罪恶!

  (c)我们缺少慷慨,没有为基督去使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牧者越是无私,他们就能在事奉神方面做得越多。对贫困的人提供物质上的帮助,这是赢得人们信任并使他们更愿意听从我们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如果你无私,人们就会很少怀疑你的动机,而更愿意相信你是真正关心他们。低估这一点所能带来的益处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而且,这是克服阻碍人们寻求基督的偏见的最好方式之一。当然,你不能给予你所没有的,但我们应该把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基督。人们通常的借口是,我们必须看顾自己的家庭。针对这一点,我的回答是﹕

    这通常只是为满足自己私欲和贪婪所找的借口。

    我们必须竭力照看好自己的儿女,但我们没有必要给他们留下一大笔遗产。我们必须在供养家庭和教会之间取得平衡;那些本着仁爱和舍己的心完全把自己交托给基督的人,他们最知道怎样分配自己的财产。

    一些人因为性的渴望而必须结婚,但我相信另一些人能够更加有效地控制他们的欲望。一个未婚牧师不会有那些已婚之人所拥有的忧虑和缠累,所以他们能够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事奉中去。

    那些想结婚的牧师,若有可能的话,应当选择一个有能力供养自己和孩子的伴侣。如果不能的话,他应该在一个保持基本生活的水平上去供养他们,以便使他个人可以尽可能多地把剩下的时间奉献给福音的事工。

  我并不想使任何人负担过重,我之所以提这些建议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堕落的本性是多么地倾向于要我们去纵容我们自己和我们家庭的安舒和富裕。我们十分容易受骗而认为,奢侈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生活得越朴素,就越能够多事奉主。在世界中,事奉基督的机会十分多,但可悲的是,太多的牧者心中充满着对属世的牵挂。一些需要看顾许多人而且收入不薄的牧者认为,他们所当作的只是讲道;然而,如果他们用自己收入的一部分去供养一名同工,那他们所牧养的人会得到更多的益处。人们或许把我们视为不错的传道人,但要小心,惟恐在基督的眼中我们是不忠心的人。

  4、我们也犯了轻视教会和平与合一的罪。

  多数基督徒自称意识到信徒间爱与和睦的需要,但他们却在这事上缺乏作为。多数人只高举他们自己这一群或一派,仿佛只有如此才要紧。罗马教会滥用「普世」一词,说自己是世上的「普世教会」,但这不是我们漠视所有信徒合一这伟大真理的理由。普世教会中的很多教会十分败坏,我们难以与她们有亲密的团契。然而,尽我们所能地去帮助她们,尽可能地促进我们彼此间的真理合一,这是我们的本分。

  真正在心中担负别的弟兄姊妹疾苦的人十分少见,真正为教会纷争而悲痛的人十分罕有。当一所与自己竞争的教会遭受挫败时,一些人甚至看起来还十分高兴,他们或许认为,整个教会的兴旺与他们这一特别的群体息息相关。此外,很少有人看来明白基督徒派别之间的差别;那些确实明白这种差别的人,常常滥用他们的知识来助长教派之间的纷争。如果有人急于促成基督徒之间的合一,他们往往被人们投以怀疑的目光,这是因为人们常常把要求更多宽容和自由的人看作是否认信仰基本要义的人。

  在我们国家,信徒之间的分门别类至少与任何其它国家一样多。大多数纷争是围绕着教会行政的形式展开的。如果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着对弟兄姊妹的爱,如果每个人都意识到合一的迫切需要,那我们之间的不和就能够得到解决。我们虽不能对每件事都举手赞同,但基于福音的伟大真理,我们并非不能彼此团契。我们谈了许多而且也传讲了许多关于合一的问题,但令人羞愧的是,我们在这方面作得太少。有的人十分反对福音所要求的合一,他们似乎认为教会的和平对她的纯洁是一大威胁。但是,经验告诉我们,合一能够促进敬虔,敬虔也能够促进合一;与此相反,不洁却会滋生和助长纷争,纷争也会导致更加不洁。

  看到那些本应在信心上相互帮助的人彼此纷争和争吵,这是多么大的悲剧啊!弟兄姊妹间的爱是真信心的标志。只限于爱自己圈子里的人,这种爱不是基督徒的爱;持不同意见的基督徒所得到的往往更多是嫉妒和苦毒,而不是弟兄般的爱。真信徒不能被这种态度所辖制,但这种情况是如此的普遍,以致我们要对一些人的真诚提出质疑。引起争端的人或许不多,但他们却能影响众多的人,结果会破坏信徒间的关系,还会使许多非信徒反感真宗教,以致他们仍坚持他们的迷信和不信。

         一些好争论的牧者是十分敬虔和大有恩赐的人,他们并不愿意使罪人更加不信,但他们作事的效果就是这样;好心办坏事的例子并不少见,我实在不想讲这些事,我不愿冒险去冒犯那些我在各方面都尊敬的人。但我必须取悦的是基督,任何人的友谊都不能补偿失丧的灵魂;神是我的主,祂的话是我行事的准则,祂的事工是我蒙召的使命,救灵魂是我追求的目标。在我们回转到早期教会那单纯的信和爱之前,我们绝不可能取得真正的合一。所以,我呼吁我的弟兄姊妹们,在圣经基本真理的基础之上联合起来,在其它事情上则要互相包容。为此我建议﹕

  (a)不要过分强调智慧和敬虔之人意见不统一的问题。
  (b)不要过分强调容易引起纷争的出于我们推测的问题。
  (c)要避免因用词上的误解所引起的争论。
  (d)不要过分强调前几代信徒所未听说过的晦涩不清的教义。
  (e)不要接受原先教会中智慧和敬虔之人所没有主张或加以反对的教义。

  我知道有这样一些人,他们说自己相信圣经和各种信经,然而他们却去随从索西奴主义或别的异端。但我们不能以此作为我们不合一的借口。我盼望有那么一天,教会的领袖们能够象他们今天制造纷争那样热心地去平息纷争,这将是多么的令人欣慰啊!我相信,我所提倡的中庸主义将会受到人们普遍的赞同。

  5、最后,我相信我们过多地忽略了牧者事奉基本的本分,特别是教会管教。

  当本分要求我们努力和舍己时,我们所找的借口是何其的多啊!在许多教会中,几乎不存在什么管教。人们大谈教会管教,却几乎不履行它!许多牧者对自己所牧养的人了解很少,他们从不告诫不顺从的人,也不把顽固不化的人逐出教会。他们认为,不让这些人领受主餐就够了。他们从不叫悖逆的人悔改和当众认罪。弟兄们,我们不要再找借口了。你想让你所牧养的人意识到教会管教的重要性吗?那你就应当履行这管教,从而把它的重要性显明出来。如果我们不管教冒犯者,那就是在任由不虔敬支配教会,这就会把我们带入与神冲突敌对的状态。许多教会是如此的混乱,难怪许多敬虔的信徒会离开她们而到管教更加严格的教会那里去。

  每个基督徒都相信,洗礼和主餐是重要的。那么,难道管教就不重要吗?如果你只让你所牧养的人看一看,而从不让他们领受这些象征他们救赎主之爱的饼和杯,他们会满足吗?他们会满足于只听说过教会行政而从未见过它的运行吗?这方面的欠缺将会降低你作牧师的可信度;同时,如果你不实施教会管教,这就好象是在说你并不相信它。我并不是要你不顾一切地马上履行这一职责,但你计划何时开始?你会等到合适的时候才开始传道或让人领受主餐吗?我知道,有些牧者所面对的困难要比其他人所面对的大,但这绝不能作为我们忽略本分的借口。我们要认真思考以下几点﹕

  (a)如果我们不履行这一本分,我们在我们所牧养的人前就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

  (b)如果我们忽视教会管教,我们就暴露出自己的懒惰,或许甚至是不忠心。我说这话是出于经验;使我这么长时间没有着手处理这事的正是懒惰。教会的管教是困难的,它要求我们的尽忠与努力,也会使不虔敬的人不满。但是,难道过轻松自如的生活或与非信徒为伍比蒙基督的悦纳更重要吗?

  (c)如果我们不去告诫不虔敬的人,他们就会以为我们默许他们的罪。

  (d)如果我们不维持团契的分别为圣和纯洁,人们就会认为教会与世界没有区别。

  (e)如果我们不履行教会管教,我们就是在鼓励教会分裂。如果我们容忍罪恶,虔敬的信徒就会认为他们有责任离开我们。

  (f)如果我们不阻止恶行,我们将使神抵挡我们。基督警告了别迦摩教会,因为他们容忍了异端和淫行。如果我们也容忍教会中的罪,我们也会受到同样的谴责。

  妨碍我们履行符合圣经之教会管教的是什么呢?是这项工作的艰巨和我们可能遭遇的反对吗?你害怕你的事工招损害,你的职分受威胁吗?你认为去告诫每个冒犯者是不可能的吗?对这些问题,我的回答是﹕

  (a)这些理由可以用来反对基督徒履行任何本分。基督警告过我们,如果我们忠实于祂,世界就会恨恶我们。如果你没有准备好为基督受苦,那原先你为何加盟到事奉祂的行列中来呢?避免受逼迫的惟一途径是对基督不忠心。

  (b)无论何时,无论你以怎样的方式去反对罪,你都会受到敌视。但是,你总是能够信靠神会祝福和确保自己教会健康的蒙恩之道。如果你告诫罪人,并把顽固不化的人逐出教会,你或许就是在帮助他人更加警惕和小心,这也可能有助于让那顽固不化的人醒悟过来。最重要的是,当神子民当中的罪没有被宽容并受到追究时,神便得到了荣耀,他们便被从世界那里分别出来。

  (c)其实困难要比我们想象的小,而且比起所带来的益处来,这些困难简直就不算什么。我认为,忽略管教的牧者应当被免职。

  总之,关于我们的罪恶,我想说的就是这些。我们现在必须作的一切就是要认我们的罪,在神面前谦卑自己。我们能够诚实地说我们一直在以主吩咐我们的方式去事奉祂吗?我们现在要硬下自己的心,隐藏起自己的过失吗?瞄向我们的一切批评都可能是神忿怒的征兆。神审判我们国家的一个原因可能是由我们的过错引起的。如果审判始于神的家,那么可以肯定,悔改也必须始于那里。

  当我们号召别人认罪和悔改时,却可以为自己的罪寻找借口吗?借着谦卑的认罪而荣耀神,不是胜过企图为了维护自己的声誉而去隐藏自己的罪孽吗?那岂不是更增加我们的罪债,给我们带来进一步的审判吗?可以肯定,给我们带来羞辱的是罪,而不是认罪;认罪是通向得以挽回的惟一途径。我确信,基督每一个真正的仆人都会对此作出反应,去当着他们所牧养之人的面承认自己的罪,并保证改变自己。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