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For Christ also suffered once for sins, the righteous for the unrighteous, to bring you to God. He was put to death in the body but made alive in the Spirit.” — 1 Peter 3:1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禁食祷告隐藏的大能 – 10

麦海士 –  Mahesh Chavda

李美慧, 刘如菁 翻译

第 10 章

如何释放使徒性的恩膏?

我喜爱读使徒行传, 因为那是第一次记载神将祂圣善的灵浇灌在血气之人身上,并让使徒在地上开始事工。世界尚未从神第一次的行动中恢复过来,
而现在神要再一次以更大的荣耀和恩膏浇灌我们, 我相信你我都是为这「特别的时刻」而生。我们都是神在全球各国创造历史行动的前锋, 但我们得在这事成就之前做好准备。

神的荣耀在我们里面, 如同珍贵的金、银矿与花岗岩或其他岩石, 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含有金或银矿的岩石必须被完全破碎, 降服于神圣洁之火的
融冶锻炼; 如此, 属神的珍贵成分才能在荣耀中释放出来, 耀眼辉煌。

什么能使神同在的「热度」,在我们生命中不断地增加, 好烧尽我们生命中的渣滓, 留下纯金? 有什么方法可以破碎我们心中的硬石, 好让「住在
我们里面的神」,可以自由地从我们生命中流到四周贫乏的世界? 这是个什么样的「恩膏熔炉」,能够将成堆粗糙的黄金矿石转化成贵重的金锭、珍贵的使徒热忱及事工? 我们可以在使徒行传中看到使徒的恩膏及能力彰显:「在安提阿的教会中, 有几位先知和教师, 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 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 并扫罗。

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他们既被圣灵差遣, 就下到西流基, 从那里坐船往塞浦路斯去。」(使徒行传十三章 1-4 节)

在第一世纪,差派使徒事工的「恩膏熔炉」又是什么? 很清楚地, 那是在教会集体的禁食与热切祷告中, 使徒被差派出去。在这样的氛围势中, 圣灵清楚地告诉教会特定的方向。安提阿教会的领袖顺服圣灵的指示, 禁食并为巴拿巴及保罗按手祷告。这对我们当今的教会又意谓着什么呢?

新闻特报: 神 (及祂的恩暘) 都是超自然的几世纪以来, 教会事工前进的速度似乎只有一半, 并且只使用了五分之三的属灵恩赐, 这些属灵恩赐原本是神为装备我们而预备的。随着初代使徒的去世, 使徒和先知的事奉也逐渐消失了: 传福音、牧师及教师的事奉居然跳过使徒和先知事奉的「里程碑」,结果是可预知的。这情况就如同在一部六汽缸的汽车中, 拔掉被认为「不需要」的两三个推进器, 你怎能期待这部车能跑得快呢?

甚至连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中列出的九种属灵恩赐, 也被认为是「不需要的」而随着使徒与先知的去世消失了。神不会犯错, 无论在以弗所书、哥林多前书十二章, 以及罗马书十二章, 祂说话都有特定的动机; 很清楚地, 神自己和复兴都是超自然的。因此, 人也许对超自然的事觉得不契合, 然而神及祂的思赐仍是超自然的。

根据历史记载,每次大复兴总是由具有恩膏的领袖所领导, 这些具有强烈震撼性的事工多半随着超自然的神迹、奇事,并大范围的属灵恩赐。今日
我们所见到的这些大复兴, 没有一个是例外; 在当今这个全球性的大丰收中, 我们迫切地需要使徒的大能、权柄及领导能力。

因此神正在呼召末世的教会进入五重的、完全的事奉。如果神的荣耀要递满全世界, 我们就得发动「所有的汽缸」;我们不能再满足于跛足而行的速度, 不能再忽视教会中使徒的职分以及先知的异象。

我们需要神所赐的每项属灵恩赐, 使教会强壮、健康、充满动力并圣洁: 要成就这事, 惟一的方法是教会要经由持续的禁食祷告,来点燃神的火焰。持续的禁食祷告会产生荣耀的熔炉或环境, 如此超级的热度才能炼净我们的生命,最后将使徒性的恩膏释放至教会, 遍及全世界。

在这复兴中,神迹奇事将立即摧毁几十年来, 甚至是几世纪来仇敌的捆绑,使得几十万人在一夜之间接受基督成为生命的主。这样的事只有藉着圣
灵的大能才能成就, 我们为父神所赐的恩膏献上感谢: 但祂正在呼召我们透过禁食祷告, 更深地进到祂里面。那么祂就能将耶稣在旷野禁食四十天之后, 所领受的圣灵的能力, 同样地赐给我们,委任给我们。

神的大能与「巫师之树」

记得有一次我在扎伊尔的卡拿加市 (Kananga) 举行大规模布道会,卡拿加市是个被当地巫师所掌控的地区。这个布道会是圣灵的大能第一次在那地区彰显, 尽管那些掌控此地多年的巫医强烈反抗, 一切都还进行得相当顺利。从一开始巫医们就公开宣称要诅咒我们, 令大多数人对这些撒但的奴仆感到惊惧; 当地人告诉我:「这些巫医有本事可以向某人说:『你七天之内必定会死。』而那人就真的在第七天死亡。」

我们的聚会引起了这些巫医的愤恨, 因此他们召集整个地区的巫师开会, 商议如何阻止我们传讲基督。这些跨越好几代的巫师都众集在一棵高耸的
树下, 因为他们相信恶魔的能力来自此棵巫师之树; 当巫医对在几英里外的布道会下咒语时,他们就在这棵树下进行邪恶的仪式, 甚至食用人肉。

布道会的最后一晚, 男女巫师们又聚集在那棵「神奇」的「巫师之树」下进行邪魔的崇拜与仪式。这些人完全在撒但势力的掌握下,他们诅咒基督徒、吃人肉,并商量如何阻止布道会 (因为他们尝试过的方法没有一样奏效)。

那晚在我传讲信息的最后一部分,神命令我破除那地区的巫术捆绑, 将百姓从巫术的权势下释放出来。当巫师在「魔法」的树下忿恨地诅咒我们时,
我在千万群众而前宣布:「撒但, 我奉主的名捆绑你、掌管巫术的灵、破除这地区巫师的咒诅!」

根据巫医聚集之处的目击者描述, 就在那时, 有火焰划过天空, 从布道会场跨越十二、十三公里, 降落在那棵「巫师之树」;那棵树立刻着了火,延
伸十公尺的树枝,从顶至底烧毁殆尽! 树干并没有像雷击一般被劈开,却整整烧了三天, 仅剩下约有一个人的高度。至今它仍像一根烧过的火柴棒耸
立在那里, 似乎在默默地见证着耶稣之名的大能!

我们也从一些巫师本身得知这神迹的细节! 他们说当火降下燃烧「巫师之树」时有些巫医突然看不见、有些被烧伤、有些巫医因见到神如此的大能而悔改。他们来找我们,告诉我们这些情节,并问我们如何得救! 当我亲自到「巫师之树」的现场, 站在烧黑的树千前, 我想起列王纪上十八章中,以利亚当面质问巴力的先知。我的灵在我里面激动地跳着, 我如同以利沙得到恩膏的外袍般地大声呼喊:「耶和华,以利亚的神在哪里呢?」(列王纪下二章 14 节)

以利沙是饥渴的。当以利亚被接升天之时, 以利沙渴慕见到神能力的彰显传递至他的世代。这种能力的传递记载在列王纪下二章,并预表了马太福
音二十八章 18 至 22 节有关恩膏的传递,耶稣说:「耶稣进前来, 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 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译:给他们施洗, 归于父、子、圣灵的名)。凡我所吩咐你们的, 都教训他们遵守, 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
末了。』」 (马太福音二十八章 18-22 节)

好几世纪来教会一直站在山上, 注视着天上, 期待耶稣能从天上去做那己经透过圣灵授予我们在地上该做的事。神的重要行动已托付给这世代的
我们, 就看我们是否步下软弱的属灵山丘, 拾起恩膏的外袍,拿着耶稣给我们的能力,并遵行祂的使命。

已经呼召我们避行禁食、祷告

祂己经呼召我们禁食、祷告, 并遵行这呼召。藉着禁食祷告, 祂能将使徒的恩膏释放到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教会,并我们在世上的事奉中。有了这恩膏, 我们的服事就不至于冷淡、无趣,也不会带着惧怕、怀疑或不信, 而会带着从圣灵而来的两刃利器,先知性、使徒性恩膏。很多时候神引导我用一个简短、命令式的祷告, 去处理所面临的对抗, 就是透过此种祷告, 神摧毁撒但在扎伊尔那个城镇的盘踞! 我要说的重点是:神的灵如今正催赶教会进到旷野。祂要我们学会禁食祷告的功课, 如此, 祂就能够在圣灵的大能里差遣我们, 进到我们的世代里去。

如果祷告装着我们要给神的礼物, 以及对神所求之事的太空舱, 那么,禁食就是宇宙飞船的推进器,将我们的祷告从地上推向天上。禁食提供了灵
里的动力,使我们可以挣脱肉体的「重力」,快速地向神的目的跃进! 当许多人奉主的名进行集体祷告时, 再加上集体禁食, 我们的祷告就会成为世上罕见的超自然能力。撒但惧怕对这种集体禁食祷告的组合,更甚于其他类型的祷告,每次只要神的子民愿意放下他们的分歧, 以及个人的利害关系, 同心合意地以禁食祷告寻求神,撒但的黑暗国度将会发生可怕的事, 然而在我们人类之中将会充满美好的神迹奇事!

我很讶异, 因为很少有基督徒知道耶稣曾训练祂的门徒禁食。祂教导他们:「你们禁食的时候, 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 脸上带着愁容; 因为他们
把脸弄得难看, 故意叫人看出他们是禁食。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禁食的时候, 要梳头洗脸,不叫人看出你禁食来, 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见; 你父在暗中察看, 必然报答你。」 (马太福音六章 16-18 节)

耶稣强调正确的禁食动机,祂说:「你们禁食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注意到耶稣并不是说:「假如你决定要……」或是「假如你被圣灵引导进行一
天的禁食……」祂对禁食的期待与结论, 与祂对祷告的态度时一样。祂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不是「假如」你们祷告;并且祂说:「你们禁食的时候……」,不是「假如」你们禁食。为什么呢? 因为耶稣要祂的跟随者祷告,也要他们禁食。

丰沛的雨水即将来临

禁食可以让你从自然的领域转向超自然的领域。只有在超自然的领域中, 你才能够得到超自然的启示、委任以及从圣灵来的能力。我看到教会正
处于二十一世纪边缘, 类似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上祷告求雨的状况; 之前他会对邪恶的亚哈王发出预言说, 雨水即将来临, 三年的干旱就要终止。起初, 天空中一点云都没有, 但他仍持续祷告。

在教会长期的属灵干旱之后, 我们已经预言雨水即将来临, 如同以利亚,我们位于高处,将脸伏在两膝之中。那是最好的地方! 让我们再看一次以利亚的故事:

「以利亚对亚哈说:『你现在可以上去吃喝, 因为有多雨的响声了。』亚哈就上去吃喝。以利亚上了迦密山顶, 屈身在地, 将脸伏在两膝之中; 对仆人说:『你上去, 向海观看。』仆人就上去观看,说:『没有什么。』他说:『你再去观看。』如此七次。第七次仆人说:『我看见有一小片云从海里上来, 不过如人手那样大。』以利亚说:『你上去告诉亚哈, 当套车下去, 免得被雨阻挡。』霎时间, 天因风云黑暗,降下大雨。亚哈就坐车往耶斯列去了。」(列王纪上十八章 41-45 节)

我们现在正处于长期干旱的尽头, 教会就要听见丰沛的雨声! 我们己经见到神荣耀的雨点己降落在一些地方,例如: 阿根廷、巴西、加拿大的多伦
多市、佛罗里达州的潘萨科拉市; 这雨势如同河川的上游, 流量虽小, 却是蓄势待发。

证据确凿。当数百万人愿意将脸伏在两膝之中, 迫切代求并禁食,神的仆人己经从多伦多、潘萨克拉市、休斯敦、巴尔地摩、布宜诺斯艾利斯、伦敦、澳洲, 甚至更多地方向我们回报,「有一小片云从海里上来, 不过如人手那样大。虽然我们起初看不到什么, 在 1990 年代我们瞥见如人手那样的小片云, 在远处初露片角。我们当为此兴奋, 因为我们如此干渴! 然而我们如今要向这世代大胆地发预言:「将自己预备好, 领受浇灌吧,它会使你上腾, 并改变地上的每个地形与外貌! 神的河流正在高涨。准备观看, 全地将遍满神的荣耀!」

近年来, 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做了许多事; 如今我们要把我们的手从神的行动中挪开, 这是神的荣耀复兴、是祂的收割。在祂的同在中, 容不下肉
体工作的夸耀; 在祂「不在」时, 也不容许肉体工作的控制与操纵。天空中已经布满乌云并起风了,滂沱大雨就要到来, 这乃是神的奇妙大能临到的
世代。

我们必须透澈地祷告

我们已经见到神荣耀的彰显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和第一世纪五旬节的圣灵浇灌及 1940 年代「近期的恩雨」相比, 这波新的荣耀将更加壮观;
它将比 1960 年代中期耶稣运动中横扫美洲的恩膏浪潮更雄伟, 比 1970 年代灵恩的浇灌更硕大。你、我都要在这新一波神荣耀的浪潮中,担任服务员; 但是, 我们首先要为此透澈祷告, 如此, 你就会整个人浸透在神的恩膏中, 神的恩膏要将你带到你未曾去过的地方,做未曾做过的事。

藉着一起禁食祷告,我们可以除去挡在我通往基督的呼召途中的每个障碍和高山。得胜只能在属灵的领域中找着,这就是为什么撒但要大费周章地
把我们从祷告的模式中转移到属自然界的肉体方式。

我深信神如今要教会采用禁食祷吿的方式, 因为祂知道若是我们要得着完全的使徒性外袍、事奉及恩膏并行神迹奇事,禁食祷告是必要的。神正在
问我们:「你们要成为看见异象,我的异象的子民, 并为此付上禁食祷告的代价吗?」让我把这句话说得更具体些:

你愿意为释放被掳者而付上代价吗?

复兴及全世界性的收割不可能会出现, 除非我们亲自遵行禁食祷告来参与神的旨意。人心中的土壤必须预备好接受耶稣救赎的种子, 这可以经由
屈膝在万有之父前, 而事先完成的, 这是因爱而做的工; 当我们花工夫跪下祷告时,神就释放大能, 使人得自由。

此外,复兴及灵魂的大丰收绝不会以我们所认为的方式, 或「我们从前经常做」的方式出现。神只会根据祂自己的话所启示的样式行动,保罗对多
疑的哥林多信徒说:「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 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怼,只在乎神的大能。」 (哥林多前书二章 4-5 节)

当我们禁食祷告时, 神会赐下属天的恩惠, 包括政府官员、村庄的领导人以及每个我们一路上可能遇见的「守门人」,甚至包含了天气。

那是神的大能!

我记得有一次, 波妮和我租了一架单引擎的飞机,飞进非洲内部扎伊尔一个称为吉刻威特 (Kiktwit) 的城镇 (这城镇就是:1995——1996 年间爆
发致命的伊波拉病毒出血症地点之一)。第一个晚上, 我们向四万人传讲福音, 这些人大部分未曾听过福音的大能; 当神的大能降临时, 一个十岁的跛脚男孩立即能够行走!接着, 我以圣灵的大能说:「在某人腹中有一颗巨大的肿瘤, 现在这颗肿瘤消失了!」班敦度 (Bandundu) 省(吉刻威特位于此省内) 的司法部长那晚正在人群之中, 他己经被诊断出肠子里有颗巨大的肿瘤; 他走上台来, 在群众前告诉我说:「我只听到『呼!』一声,它就消失了!

我愿用我的一生服事耶稣!」那是神的大能,也是神要使用像我们这样平凡的人,去对抗仇敌,并把失丧的人领到耶稣面前的方式。神要将神迹奇事赐给我们, 成为我们传扬福音的助力, 并荣耀祂的名。当我们回应祂的命令「去!」的时候,神迹奇事必定会随着我们; 但我们必须像耶稣一样,真诚地委身于接触并祝福我们身边生活艰苦的人。神所赐的神迹奇事并非「灵恩的把戏」,我们不可轻率或开玩笑般地使用它。神迹奇事是神的大能和爱的象征, 是令人敬畏的, 我们应当谦卑恭敬地监督管理。

吩咐乌云离开

我记得在非洲中部丛林中一个数千人的聚会, 地点非常偏僻,没有任何建筑物或棚子可让人遮蔽太阳, 或抵挡其他恶劣的天气状态。那完全是一个
露天的活动,在数千人群中,有数百位孩童及婴儿。正当我准备开始讲道之时, 一团预示暴风雨的乌云集结在我们的上空。这团乌云集结紧密,看来
似乎是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所带来的; 在那时刻, 倾盆大雨会酿成一场大灾难,人们无处可躲, 而闪电还可能带来死亡。我一直在为这个情况默默地祷告, 一位当地的领袖突然向群众宣布说:「现在, 从美国来的这位神的仆人麦海士, 要为我们祷告, 并吩咐乌云离开!」然后他便转向我!

我战战兢兢地走到前面心想:「主啊,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走到这地步, 但惟有祢可以应允这个祈求。靠着耶稣的名, 求祢应允我的祈求。然后在群
众之前, 我求神驱散乌云。几分钟内, 云层四分五裂散开, 我得以继续传讲福音而群众没有一个人淋到一滴雨! 这个神迹奇事向非洲人见证了神的大能, 并且许多人信了耶稣, 因为神公开地彰显了祂的大能和大力。

神的行动越大, 撒但的反抗就越激烈。如果我们顺服并付上禁食祷告的代价,神总是有办法把撒但的邪恶意图转变成美意。庄稼收割季节即将来
临之时, 一切将转变成神迹奇事, 不仅使未得救的人信服, 也荣耀神。

我们在卜吉玛伊城 (Mbuji-Mayi) 布道, 虽然这个城是扎伊尔卡塞河 (Kasai) 的巫术中心, 但有数千人在布道会中重生。巫师及巫医们十分生气,因为没有人会再付钱请他们下咒语了; 会被他们下咒语的人都得救了, 他们的咒语失效了。耶稣基督的福音使巫师无业可收!

因此,巫师们派遣巫师长到我们的聚会中来, 为要亲自对我下咒。当我为排队的人祷告时,他假装是个病人混进数百人当中, 排在第三排末端, 等候祷告。当地的牧师早就认出他, 但因害怕他诅咒的能力, 而不敢指出他的身份。

这位巫师身材高挑,颈项上戴着人骨项链。当我靠近他时,他就开始低声隆隆作响, 然后发出不是人的器官所发出的声响, 听起来像十四、五种不
同的动物组合的声音。听到这种嗥叫声, 并看到他的眼睛翻转, 令我毛骨悚然; 我非常清楚知道我要处理的是什么,于是我对自己说:「这个人需要很多的协助。」

我并没有出色的祷告辞,只简单地说:「主耶稣,祝福他。」巫医躺在地上, 不得动弹当我说这话时, 好像数千伏特的电力击重了这位巫师长, 将他腾空抛掷约三公尺之远, 落在一堆烂泥上。每次当他试着站起来时,他发现自己连一公分都动不了, 所以他就更大声地吼叫。那情景好像天使坐在他身上一般, 使他黏在地上,无法动弹。我说:「好吧,主,祢知道祢所做的,祝福他。」

过些日子, 我得知这个人向当地的牧师作见证, 他说他当时无法从地上起来,直到他承认耶稣基督是主。当他看着我时,他说:「我知道有不同的灵,
但在这个人身上的灵, 大过任何种类的灵。」这位「前巫师」看见了圣灵超自然的工作。

在这大丰收的时代, 神将以新的、特殊的、非正统的方式行动 (毕竟,祂是神,祂能做任何祂要做的事)。我们在哥斯达黎加举行布道会时,我们的服事经由无线电, 现场广播至周围的几个国家。第三天, 一位从广播收听到我们布道信息的女士来到我们布道会的现场, 分享她的见证。她告诉我们
下面这个有关神医治大能的故事:

「三天前, 我收听这个人 (她指着我) 的广播布道。我的喉咙里长了一颗如葡萄柚一般大的肿瘤, 当我听到他传讲神的话语时,肿瘤就开始颤动; 这
颗肿瘤在他讲道时一直不断地抖动,越抖越强烈! 突然间,肿瘤就在我的喉咙破裂, 然后从我的口流出来。」

之后, 这位女士去见她的医师, 他们在三十六小时内分别拍了十八张 X 光片, 却找不出那颗恶性肿瘤的蛛丝马迹。在神介入之前,那颗肿瘤的的确
确在她的喉咙里! 这对我来说, 真是意味深长, 因为我并没有为这位女士按手祷告; 但圣灵藉由医治她,尊荣了神的话。

神也经常在我们「不知不觉」中, 透过我们来成就奇妙的事,为要向我们证明: 成事的是神, 不是你、我。在这复兴中,没有任何人可以窃取神的荣耀, 没有任何人能宣称他能做只有神能做的事。

「感觉」无关紧要

我仍在德州牧会的时候, 有个家庭为了祷告服事,千里迢迢地从新墨西哥州开车到我们教会来。这个家庭有五个幼小的孩童, 其中两个仍是婴孩; 他们的需求是紧急的, 因为他们的母亲几乎已被癌症击垮。当我按手为这位女士祷告时, 我觉得一点恩膏都没有; 那时,对她是否能得医治,我没有信
心, 但我说:「主啊,看看这些小孩, 怜悯这个家庭吧!」第二天, 这位母亲在邻近城市的一家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的结果显示, 她的身体根本没有任
何癌细胞的踪迹! 所有的恶性肿瘤全部消失了!

在这个案中, 我所能做的只是藉由向神呼求怜悯, 如同新约中瞎子巴底买一般, 来触动神的心。神的呼召与我们的感觉或环境无关, 神命令祂的士
兵在凡事上「无论得时不得时, 总要专心。」(参考提摩太后书四章 2 节,英王钦定本) 摆在我们前面的是巨大的丰收, 我们需要学习在祂静止时如何去服事, 而不是用我们自己有限的努力或个人的方法及资源。

另一个复兴的特色是, 神要使用年轻人及孩童来参与收割。我相信祂要以我们看为不可思议、奇特的方式来使用他们,我在休斯敦牧会时,有一次,
我为上前来领受圣灵充满的七十位儿童祷告: 恩膏临到他们, 在圣灵的大能之下, 他们倒在地上,说方言、哭泣。

在这群孩童中, 有一位五岁的墨西哥小男孩, 开始激动地用方言向神呼喊, 并泪流满面。他接通了神大能的电源,像这样的情况持续了约有二十分
钟, 直到坐在听众席后面爆出响亮的哭泣声: 一位墨西哥男子走到前面来, 站在小男孩旁边, 他竟然是这小男孩的父亲。当这个父亲将生命交给主并被圣灵充满时, 我知道小男孩从头到尾都在为他父亲祷告。

年轻的战士正兴起!

在大丰收时候, 我们将真实地看到古代的预言要发生了:「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参考约珥书二章 28 节; 使徒行传二章 17 节) 我深信神要使
用一支年轻战士的军队, 承担大丰收中更多的责任, 并以更快的速度进行收割。在南美洲、英国、加拿大、美国等国家己经有「隆隆」的响声, 一支巨大的儿童及青少年军队已经从睡眠中苏醒过来了。我们现在也许还看不到他们, 不过他们就要脱颖而出了; 我们这些年长的要准备接受他们、鼓励他们, 并在神的事上有智慧地引导他们; 最重要的是, 不要阻挠或禁止他们回应神的呼召!

这复兴及大收割是没有界线、没有范围、更没有偏好的。若要说有的话, 神会用特别的方式触摸那些贫乏的人、被抛弃的人、被遗忘的人,以及卑
微的人。我们必须以主的心为心, 否则我们将会跟不上主的行动, 甚至为了不顺服而后悔。

在非洲扎伊尔的服事中, 每天晚上我都处于神超自然地造访二十万群众之中。每个晚上, 我们对前来接受祷告的人数, 感到不知所措; 所以我们决
定指定一天, 单单为重病或即将死去的人按手祷告。

我原本只预期大约有一千人等候祷告服事, 但我到达会场时,看到二万五千人在那儿引颈等待! 由于我己经答应要为「每个人」按手祷告,所以我
深深地吸口气, 便开始祷告。有些人是被手推车带到会场的, 也有许多人因为好几天没有清洗身上的排泄物, 而发出令人作恶的恶臭。

「我乐意与你同在!」

在那热带的气候中,病人身上排泄物的臭味就更加严重; 等候祷告的群众中有麻风病患者,也有人全身长满霉菌: 数百位将死的末期艾滋病患者,
也上前来接受祷告。无论什么样严重的疾病折磨着他们的身体, 我只有一个从救主而来的命令, 这也是祂给你的命令。我把他们抱在手中,告诉他们耶稣爱他们, 我为他们的医治及得救的信心祷告。当我如此行时,我真实地感受到圣灵的喜悦。祂告诉我:「我乐意与你同在。」令我欣喜的是,祂医治了许多绝望的人!

是人们在耶稣基督的教会中看见神大能的时刻了, 这是前所未见的。我们已经接到至高无上的命令,促使我们的城市及我们的国家从撒但的轭中得自由。这一切都要看我们是否愿意被圣灵引导, 是否愿意付出代价得着神的大能。

大规模争战的要求绝对不同于小规模的争战。同理,全球性的复兴与丰收的需求也不同于地方性或局部性福音外展的需求。神这次呼召的是「大炮」,是全面性教会总动员的「人手」;祂要看到祂的全数「军官团队」站到前线, 祂预备将神迹奇事的大能赐给我们, 使我们攻破仇敌的坚固营垒、移除我们通向城市及国家的种种拦阻。但神的子民首先得禁食祷告, 然后祂会在荣耀中将使徒性的恩膏赐给我们,并带来我们前所未见的全球性大丰收。

你准备好了吗?你更深地渴慕祂吗? 正是领取禁食祷告所隐藏之大能的时候了。

,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