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For Christ also suffered once for sins, the righteous for the unrighteous, to bring you to God. He was put to death in the body but made alive in the Spirit.” — 1 Peter 3:1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神众子显现》第10章 驻留在现在时刻

瑞尼 – 麦克林

我在前几章一而再、再而三地分享神对人的原始心意,这心意全然展现的地方就在伊甸园。然后,我在前一章解释了现在时刻,我相信你能捕捉所谓启示性教导的一些概念,所以当你再次读以下的经文时,我要你就像不曾读过一般地去读,之后我要你反复思想这些重点。

现在是神的时区,是人在堕落前、受造时原本所处的时区。当人堕落了,人的未来才开始,但这不是神的原始心意。神造人是要人活在现在时刻(the Now),但我所说的现在,并不是你在时间下所明白、所认识的现在或者我们称为的当下,现在时刻是神的气息,是神的氛围,是神的领域,是永恒,你要在灵里来听才能明白。要记在你的灵里,人受造是在只有充满神同在的现在氛围里面,所以亚当对神的认识是建基于现在的知识上面。

神先在园子的外边造了人,之后将人放置在园子里,如同创世记2章7节所记载:“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在希伯来文还有另一种说法是:他就成了会说话的人。希伯来文还有另外的说法是:神向人吹气,神自己注入人的里面;换句话说,当神将祂自己注入人的里面,人就成为会说话的活人。创世记2章8节:“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神造人,然后神将他放在伊甸的园子里,我们不知道伊甸到底有多大,但圣经提到在东方有个园子,而那园子在伊甸的里面。也就是说,是一个地方里面的一个地方,或者说是一个时刻里面的一个时刻。我们不知道准确的位置,但我们却知道那区块,就是在一个地方里的一个地方,像圣殿里有外院、内院,在内院里有圣所、至圣所一般。就像我问你说:你住在哪里?你回答说:美国。但美国这么大,你是在美国的哪一州,哪个城市。圣经很清楚地说到伊甸里有个园子,伊甸的原文意思是:刹那的永恒时刻,也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地方。所以神造人是为了那个永恒的时刻,现在我们知道,那个永恒时刻指的是现在时刻。你从圣经知道在神里面有个伊甸,也就是有个刹那的永恒时刻。那永恒时刻就是一种认知、明白、知道;神就是现在的神,神就是现在,不是将要而是现在、现在!

拥有关于现在的启示,就会敬拜

我们可以有这样的结论,一个人若没有关于现在的启示,他是不会敬拜的,因为神是现在的神。我们敬拜的是祂的所是,就是这时刻神对祂自己现在的启示。祂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再来君王的启示指的是:持续不断现在的祂的启示,所以启示应该是使我们能愈来愈多认识祂才是。因着对神启示一直不断地增进,信心也就一天比一天更增长才对。我们所信的神是每天持续地启示或揭示祂自己的,所以对神你一定会有现在的启示,因祂每时每刻都是现在、都是新鲜的。

所有在圣经中我们读到的代表人物,我们所读到关于他们的一切其实是他们的“现在”时刻。我们在圣经中读到以利亚,经文中我们读不到他的身世背景,圣经一开始记录就是他开始他的“现在时刻”。整本圣经中你可以看见,神都是先看见人的那个现在时刻,而后祂等候人进入祂为那人所命定的时刻。摩西在焚而不毁的荆棘里找到了神为他指定的现在时刻。当神呼召亚伯拉罕,那就是亚伯拉罕的现在时刻。在你每天的生命里总有个窗口的时间,因着某件事、某个人、某个机缘,你可以进入那命定的时刻,那命定时刻一定是个现在时刻。在你身旁现在有很多事情发生,但不见得每件事对你是有任何意义的,因为那些时刻并不是为你而设计,你并未被命定在那些时刻。过去有许多神的仆人使女曾经与你的生命有过交集,但神并未定规你从他们的里面有所提领,因那还不是你兴起的季节,你尚在累积预备的过程中。

一个人在现在时刻,他就在信心而不是在时间里

当神造人,将人放在园子里,而那园子在伊甸的里面,也就是神将人放在他的现在时刻。当人犯罪,人就从那现在时刻出来,成为比他低等的产物的俘虏。他从每件事都是成了、完全了的时刻出来,进入到每件事都要等候发生的领域里。也就是说,人进入时间里,在时间里就有等候,但这不是信心。你若一直都在等候、等候,你是在时间的领域里,而不是在信心的领域里。一个人不是在现在时刻(the Now),他就不在信心而是在时间里。信心是进入现在时刻的一个入口,所以不在信心里,你就不是在现在时刻。

藉这定义,你就可以知道你是在信心里或是在时间里。信心与时间彼此是敌对的,时间像种子一般,它需要长大成熟,但信心则是从人所称的未来开始的。因为信心看见的是未来,所以时间无法明白,时间尚未发展到那个阶段。所以我们在信心里,从起初就宣告末了的事,从末了就宣告起初的事。信心一定是时间完成的那个阶段,信心一定在时间尚未到达以前就已先到达终点了。我们凭信心叫出那些未见之事,然而这些事在时间里彰显出来之先,信心已经在那里看见事情按神的心意彰显了。让我再说一次,信心是从人所称的未来开始的,但问题在于既是未来,未来怎么能在现在就临到呢?信心是在时间停止时开始的。这话若是真实的,现在就有人是走在他们的未来。但对天然人的心思来说,一般人因为活在时间的过程里,所以他们不能明白,也无法明白你现在所做的事,以及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他们不知道你是从未来在运作的,你现在就活出你的未来,也就是在时间到达以前,你现在就已经活在那里了。

信心的作用到底是什么?信心确认了永恒是现在。信心确认了所有永恒的一切不是将要成为,只有在时间里才是将要,因为时候未到、或日子尚未满足,但信心看见了一切就是现在。就是现在你可以走进未来,你是现在运作你的未来。对神来说,你从未来在运作,其实你是在神的现在来运作。你若不是在现在运作,在神的心思里,你已经是在做过去的事了,因为你是根据堕落之后的真实来运作,也就是在时间的律里来运作。记得我们一定要有“现在”的启示才行。

这些原则要很清楚地被明了,否则人会以我们为异端。十字架是通往天上的道路,因为没有人到父那里去不是藉着为我们钉十字架的耶稣。我们藉由十字架回到堕落之前的真实,一切在主耶稣并祂所钉十字架之外的,对你来说都不应该是真实的,那些都只是属血气的彰显而已。没有十字架,一切的操练都只是心思的操练,对我们是无益的。

然给我们回到这章的主题,我们要如何才能驻留在现在时刻呢?我们如何能从现在来运作未来呢?我知道对中国人来说这概念应会比较容易,因为在你们的文字里,在中文的语法里大多都是现在式,所以你们应该比西方人更快领悟这样的概念。可是很多时候,我们接受西方文化,我们变得西化,我们开始吸收他们的思维方式。但我相信,中国人应该很容易得着神所要表达那复杂的概念才是,因为神说话是现在式,而现在式是你们语言的主要概念。

我们一定要明白:“现在”一定要是个启示。很多时候我们敬拜,我们是在时间里来敬拜,我们看不见我们与基督已经是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了,我们现在的地位是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我们敬拜不是试着要把主从上面带下来,我们是此时此刻就认定祂在我们当中。所以,大卫说到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箴言三章6节:“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从敬拜一开始,祂就要被认定,不仅确认祂在我们当中,且要更进一步看见祂在我们里面。在敬拜中,藉着不同程度的提升脱去自我的认知,直到我知道、就是知道祂在我的里面,是我里面的神回应那超越的神。

“现在”其实是次元的(dimensional),也就是你看它的长度,同时是它的宽度,同时是它的深度,也同时是它的高度,这是次元的概念。所以我们虽然在不同的长宽高深里,可是却同时是在同一度的空间里。因为神是这样的大,你根本无法穿透;祂是这样的深,你根本无法测透;祂是这样的高,你根本无法越过;祂是这样的广,你根本无法完全拥抱;这只是表明在神里面那种次元或空间的概念而已。信心也具有同样的空间概念,信心是在时间的空间里,超越时间的另度空间。

我们的未来就是神的现在

将未来与现在放在你的灵里,当神造人,有件很奇特的事是:人并没有定规要知道未来,特别是以时间的概念来知道。他所知道的未来其实就只有神的同在,撒但就是撒但,在人堕落以前牠早就存在了。亚当是活在单单只有神同在的现在时刻,神是他的一切所有,所以其它的事也就相形失色了。当你活在神的同在里,你赞美、你敬拜神,到一个地步,你会发现其它一切事都不再重要、都无关紧要,也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了;在那时候,你被提升到所谓神的现在时刻。神的同在是这样全然的彰显,祂吸引你到一个地步,所有事情都不再有关系了。以赛亚就有这样的时刻,神的荣耀彰显,他不自觉地说出“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当你看见神的荣耀,其它一切事你都不会在意了;你会将一切都给神,因为你看见祂,祂的所是就是你的一切。

当人堕落,人失去了那个时刻,神必须将人逐出。人所知道的未来改变了,他开始要在时间里来看他的未来。我要提出的一个问题是:你是在哪个未来?你是在人的未来,抑或你是在神的未来?你是在堕落之后的未来,或者你是在堕落之前的未来?我要陈述一个想法,若神造亚当且定规他要住在伊甸园,但神却要亚当按地上时间的概念来认识未来,我相信亚当是不可能会选择犯罪的。在堕落以前,人知道的一切就只有神的荣耀、神的同在、神的喜乐、神的祝福。人犯罪后被逐出,另一个时刻开始了,就是撒但可以进到里面来工作的未来开始了,因为撒但拥有时间的合法权益。圣经上说撒但会倾全力拦阻神的工作,因为牠知道牠的时间不多了。我深信,在基督徒的成长过程里,现在时刻(the Now)的思维方式是需要被教导且不断预演的:从现在来运作我们的未来,在现在就活在未来,因为我们的未来就是神的现在。

你要有神现在口中所说出话

神迹只是个事件,但超自然的生活形态却应是一生之久。你若只活在需要一个接一个的神迹里,其实你并不是活在现在。耶稣三年半的事奉里,你在四福音书很少读到神迹这词,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凡有病的,耶稣就医治他们。对耶稣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了,但对得医治的人来说却是个神迹。也就是说,对耶稣这是生活形态,对得医治的人这只是个事件,代表神的怜悯藉耶稣临到他们;换句话说,藉耶稣使他们可以行在恩典、活在恩典里。

为什么我说对耶稣而言超自然是生活形态呢?关键就在于耶稣说话的方式。今日我们有幸可以读到,我们就能从中学习。当耶稣说:“起来行走”、“伸出手来”,这个“起来”或“伸出”的动作,就是进入这人的未来,称为信心的门槛。他们若没有起来、或按主说的去行,就没能运作信心,他们只能待在过去。耶稣所说的话都是父神现在口中所出的话。祂不是说:你将要得医治,你将得以看见,你将起来行走;祂说的话是“现在时刻”的话(the Now Word)。

神没说话,你就不能动,所以当撒但试探耶稣时,撒但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耶稣的回答是“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耶稣不会为了要证明、或让人印象深刻而行出神迹,祂没听见神口里说出石头变成食物的话,祂就不会将石头变成食物。这是自古的原则,除非神说了,否则你是不能做的,不论你认为有多大的恩膏、过去多么蒙神所重用。所以彼得说:“主!如果是你,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彼得要有主现在的话,换句话说,没有神口里现在说出的话,你是不允许可以打破自然律的。自然律能被暂停、或打破的关键,是你要有神现在口中所出的话。在圣经里,你读不到耶稣说的话里有时间的间隔,祂说的话一定是:“起来,行走。”“我肯,你洁净了吧!”从祂说的那时刻起,时间暂停了,永恒开始启动,这些需要医治的人依祂的话走进去,他们就得着了。当神的话一说出,你不走进去,你就继续留在时间里。

说出神现在口所出的话

耶稣成为人的样式来教导我们进入现在的关键在于:祂说出神现在口所出的话。祂命令,现在就需回应。现在的话要求现在的回应;你若不是现在就回应而是之后再来回应,你将看不见任何事发生,因为神口中所出的那句“现在的话”已不在那里支撑。耶稣行走在水面上,彼得则不然,因为彼得是走在耶稣口里所出的话上。为什么耶稣可以走在水面上,祂不需要任何的话,因为祂就是那“道”;彼得不是道,所以他需要有话从耶稣口中说出来撑住物质。我要说耶稣也操练“现在”,因为若不是现在就是迟延,然后就没有任何的事可以成就;若不是现在的,你也无法去做。

我总喜欢用马大与耶稣的对话来作例子,因为这是记载在圣经里最完美的例子。耶稣在拉撒路死了四天之后来到,拉撒路的身体应已开始腐朽了。然后,耶稣向马大说了一段不可思议的话。

耶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

马大说她相信,但她相信的是在未来,她将时间加进了耶稣所说现在的话里面。换句话说,耶稣说的是“我是”(I am)而不是我将,但马大却等着事情将要这样发生。她没有看见耶稣就是复活;耶稣就是那自有永有的神自己的彰显;祂就是神。耶稣成为人,祂展示了神是现在的神。耶稣对耳聋舌结的说“开了吧。”对瘫子说:“起来行走!”祂从未说过,我将为你祷告,你将会……;耶稣也让我们看见,祂不曾为病人祷告,祂直接命令。所以我们也必须操练“现在”,“现在时刻”必须被认出且认定,任何时候神现在口所出的话被认出也被认定了,超自然的事就一定会出现。

现在不论你在哪里,我要你大声地跟我一起宣告:“我们认定祢是全能的神,充满大能的神。祢是我的神,我的主,奉耶稣的名,从今天起我认定祢是现在的神,是自有永有的神。祢将在我生命中展示祢自己。是的,主!在我一生中,我就认定祢。不论我的环境如何,我的感受如何。我认定祢是高坐在宝座上的神,祢的宝座永不动摇。我高举祢的名,我赞美祢,我尊崇祢。阿们!”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