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有的人打死也不道歉,有的人假装道歉, 还有的人虽然道歉了,依然我行我素,不同的价值观导演出不同的道歉姿势。

真诚地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到底有多难?

这一周可以说是“道歉周”,互联网巨头Facebook小马扎因用户隐私泄露向公众道歉了,昨天他还接受国会议员长达五小时的质询;知名移动互联网媒体,

《今日头条》创始人昨天也道歉了,态度被媒体界认为很“诚恳。”

然而,魏则西去世后两年了,百度不但没有道歉,还认为用户是“自愿拿隐私换便利”;20年过去了,疑似性侵北大女生的沈阳教授没有道歉;北大公开了当时的处理文件,

该做的他们似乎都做了,也没有道歉的意思;武汉理工大学自杀学子的“义父”也至今没道歉。

任何一个机构,一个名人,一个普通人,该不该道歉,什么时候道歉,以什么姿势和方式来道歉。不仅是一门学问,也是投射人性光明和黑暗的棱镜,

更是一幅人间万象百态图。不同的价值观,导致了不同的道歉逻辑和姿势。

“打死也不道歉”

有一种不道歉,是“打死也不道歉。”比如一些强势的权力、机构组织或个人,让他们道歉是很难的;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不可替代的。比如百度等垄断大佬们。

很多道歉是在巨大的压力下才做出。比如有的是在消费者和用户的压力下道歉,有的是在权力的压力下道歉;有的是在面临巨大的损失时才道歉。不见棺材不掉泪。

还有的尽管不可一世,但遇到了高出自己一头的大个子,立刻降服,在“一物降一物”的逻辑下才肯道歉。

还有一种“打死也不道歉”,倒不是因为强势,而是因为不敢承认错误,一旦道歉,意味着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声败名裂,罚款和监狱。所以,这些人对外打死也不承认,

内心其实充满恐惧,长期被真相的疚愧折磨着,没有被饶恕的平安。

人不能和人道歉,还可能是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没有看到带给别人的伤害;或因为骄傲,不肯放下自己。或“只看见弟兄眼中的刺,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这些都会成为拦阻人们道歉的原因。

当道歉沦为工具

道歉作为一种公关和舆情处理的手段,处理人和人,人和机构,机构和机构之间矛盾的手段,早已被滥用。

道歉成了缓减所有危机的一个“润滑剂”,当危机出现时,一旦有人开始道歉,似乎意味着有人胜利,然而真实的情况未必如此。

大佬们按照“商业正确”的逻辑,“资本正确”,“伦理正确”,“政治正确”的逻辑道歉,巧妙地保护了机构也保护了自己。

人们可以精心选择措辞,遣词造句,发展到今天,道歉不就是一篇命题作文吗?甚至是一场表演。

道歉道好了,皆大欢喜,道不好了,还会惹上更大的麻烦。

“我道歉了但不是真道歉”

道歉和没道歉一模一样,甚至还在道歉中成功地推脱了责任,巧妙地转移了焦点。撇清了连带关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道歉了,但就是不承认我该承认的关键核心部分,避重就轻,顾左右言他。绕来绕去兜圈子。例如某三色幼儿园。

有一种道歉是,表面是认错,其实是自夸。

我道歉了,在承认责任的同时,居然借着道歉“美化”了自己,无形地抬升了自己。这种“逆袭”的境界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

有一种道歉,态度貌似“很诚恳”,上纲上线,深入骨髓,空前绝后,恨不得挥刀自宫,但就是让人觉得很虚假。

还有一种道歉,是替别人背锅。都是我的错,把别人的责任揽倒自己身上。要砍要杀,向我来吧。

还有一种道歉,也是自己没错但却认错。但是权衡之后的抉择趋于更看重的部分。比如有人道歉并不是看重对错,而是看重彼此的关系,

有人道歉是看重和谐的氛围。还有人道歉是看重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

没有悔改的道歉都是假道歉

对于围观群众来说,如果你相信所有的道歉都是真诚的,那你就会被骗得很惨。

很多受害者与其说渴望一个道歉,不如说渴望的是获得尊严和关注。你道歉了,说明你还在乎我。

有一些人只是要个态度,一个说法。有人为了一个说法战斗了一生。对于很多受害者来说,渴望一个道歉,是公义和愤怒表达,同时也期望看到的不只是态度,而是内在真实的悔改。

只道歉而不真悔改,或悔而不改,只治标而不治本。我真知道我错了吗?我自己眼中的错,和他人眼中的错,上帝眼中的错一样吗?

上帝透过我们的良心对我们说话。我们是否能听见那个声音?有人也许无法听见那个声音,有人听到了故意把那个声音压抑了下去。于是,悔改也有不同的方向和结果。

关键是悔改在谁面前?

悔改在消费者和用户面前,还是悔改在权力面前?

前者真金白银的利益攸关,有机构严肃对待,开始整顿,寻找补救方法,杜绝破口。也有人觉得装个样子还是很容易的,于是糊弄一下走走过场。

而面对后者,有人入戏很深,呼天抢地,恨不得自绝于民。也有人跪拜在权力的石榴裙下,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各类组织机构按照各自领域的逻辑和套路,可以轻松做到“路线正确”的道歉和悔改。选择悔改在自己面前,还是悔改在上帝面前?

前者很容易,后者极稀缺。

悔改在自己面前的反应是,我得罪了人损害了他人的利益,同时损害了我的利益也损坏了我自己的形象。因此,我很后悔,以后避免再这样,为的是寻找各种方法不再让自己陷于不利。还是以自我为中心。

例如,一个丈夫和妻子因丈夫骂脏话而不断吵架,丈夫向妻子道歉,说自己不该说粗口。当然,下次他会避免说粗口,让自己免于再次吵架的矛盾,因为每次吵架身心疲惫。

但他内心的粗暴和骄傲却没有处理,在合适的时机还会爆发出来。所以,他的道歉和悔改,只是让他避免更多的麻烦,还是以自己为中心。

悔改在上帝面前的反应是,我得罪了神,也得罪了人。我承认我是个罪人,我需要上帝赦免的恩典。在福音中的悔改,因我相信耶稣担当了我的罪,

使我从律法的罪咎中得以释放,

赐我力量使我们得以脱离罪,不再得罪上帝和得罪人。这样的悔改是以上帝为中心的。

这样的悔改,生出的道歉是不一样的。

当然,这样的道歉和悔改的前提是,相信一个全知全能至高无上的上帝的存在。我们的每个动作,每个心思意念都无法逃脱祂的审判。相信十字架上的耶稣担当了我所有的罪,

内心才能生出被饶恕的平安。不同的价值观,让人们有不同的道歉姿势,或假意,或真心,唯有上帝鉴察人心。

道歉和悔改的矛盾境地

我们常常生活在矛盾的境地。要求别人道歉,自己从不道歉;渴望别人真实,自己却无法做到真实;要求别人悔改,自己却悔而不改;

对别人的恶会说:人在做,天在看;对自己的恶却掩耳盗铃,继续忽悠。真诚地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到底有多难?

愿上帝怜悯我们,愿我们的心被圣灵光照,看见自己的罪,愿我们生活在福音中,真心真意地悔改,悔改在上帝的面前,在祂的恩典和饶恕中被释放,不再自我矛盾和分裂。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约翰壹书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