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ccept one another, then, just as Christ accepted you, in order to bring praise to God.” — Romans 15:7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九月
« 8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4

第十四章 当预言与历史相遇时

当我们身处在很大压力之下,若有主清楚的话语,就能使我们坚韧、站稳或有勇气作困难的决定。假如我们有清楚的先知使命的呼召,像使徒保罗与巴拿巴在安提阿(使徒行传)得到的一样,我们就更能持定我们的方向,面对未来的困难与反对。

当然,也有滥用与误解预言事工的情形。如果不好好地处理,就造成问题。有时我得到了启示,主要成就某些件事,我于是去执行了,但结果意外失败。然后,我就看见有其他人出现,作成了那些事情。后来,我终于渐渐了解,我所得到的话语和异象,有许多是让其他人去完成的。

接着我又走到另一个极端。我以为我得到的每句话,都是给别人去完成的。结果,我就错过主要藉着我做的一些事情。这中间的差别在那里?我们怎样分辨时间的因素?这是需要成长的。得到成熟唯一的方式,就是藉着经验。而经验常来自于犯错。

很不幸地,很少人在经历失败后还继续前进。虽然主的门徒看来是最容易犯错的人,主仍然把天国的钥匙给他们(参见马太福音16:13-23)。同样地,那些犯错最多的人,也常常是神使用带来最大属灵上进展的人。还有一种方法可分辨先知恩赐的细节,以帮助我们避免许多的错误。那个方法就是:我们需要追求智慧言语的恩赐,并且要热切像我们积极追求其他较大的恩赐

正如所罗门所说:“房屋因智慧建造,又因聪明立稳。其中因知识充满各样美好宝贵的财物。”(箴言24:3-4)

从这里我们了解,知识能充满房子,唯智慧建造房子。先知的恩赐与事工,不是只用来聚集群众。事实上,用它来成为群众或我们事奉的中心,是很可怕的错误。我们只能把群众招聚到主耶稣那里,我们也只能把事工建立在我们与主的关系上。恩赐是用来吸引人与主更接近,不是我们。

将各人建造成为主的圣殿是我们永不改变的目标,这需要智慧言语的恩赐。所有圣灵的恩赐都是超自然的。先知的恩赐也是如此。智慧言语的恩赐,高过有知识或有聪明。这种恩赐是超过人能力的智慧。

超自然的智慧的言语,也许不像知识的言语那么耀眼。对于了解教会计划与目标的人而言,智慧的言语更有价值。假如人们不能被建成主的圣殿,那么招聚众人到底有什么好处呢?目前许多的会众,就是一大堆又一大堆的活石,他们需要被联络起来。这就是智慧言语的恩赐的特别工作了。

一个预言的故事

★我们只能把群众招聚到主耶稣那里,我们也只能把事工建立在我们与主的关系上。恩赐是用来吸引人与主更接近,不是我们。

底下是关于我怎样按着对我所说的预言,进入我现在的事奉的故事。我分享这个故事的目的,不单是说明先知事工实质上的好处,也指出我曾经犯的错误,作为前车之鉴。

在1981年,当我跟我的太太茱莉,加入密西西比州杰克森市的一间小教会时,主给我一个教学中心与“先知殿堂”的异象。因为过去我自己执行所领受的异象都会失败,所以我以为教学中心的异象是给这个小教会的。可是当我跟教会的领袖分享的时候,他们愣住了,不懂我在说什么。

在这同时,主继续启示我这异象的其他方面。祂开始教导我关于未来的使徒权柄。然而,祂警告我说,除非先知与教师学习一起敬拜祂,像安提阿教会一样,使徒权柄就不会完全。很快地,这成为我心里的动力。但是我越跟那个小教会分享,就制造出更多的问题。最后我才明白过来,那个异象不是给他们的,而是给我的。

接着,我又犯了另一个错误。我买了地,开始进行整地及计划教学中心。有一天,我正在工地上工作与祷告。我告诉主,我是多么爱这块土地,并且多么希望看见这个教学中心成立……在一种强烈的方式下,我立刻感觉到祂的同在。祂开始对我说话。祂说,这个地是美的,但不是祂选来作教学中心的!

我大吃一惊。然后,主开始对我说关于到“北卡的山上”,并重返全时间的事奉岗位。当初祂给我教学与先知殿堂的异象的时候,我竟然没有问祂地点与时间,就自行开动!我缺乏智慧所付的代价,是相当高又痛苦的。

我看着那块我辛勤工作的土地,我的兴奋立刻烟消云散。虽然那时我的事业很成功,但我也很快地失去兴趣。因为经营那个事业的目的,是为了支助教学中心。而这时的生意作得很大又很复杂,要停下来似乎是不可能的。

主告诉我,祂要赐给我出版社的事工,将比我那时经营的航空学校要大得多。祂说要把事工放在祭坛上,祂会妥善照顾。结果祂作了。在我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这个事工在祭坛上,已经如火一样兴旺起来。

及时从神来的话

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我仍然对进入这个全时间事工有点迟疑。当我第一次当牧师的时候,我做得非常失败。我绝不想再想尝试了。那时我仍然有很好的事业机会,在工余之暇,我也可以作很多的事奉。所以,我继续经营着事业。

之后,在同一周里,两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找到我,给了我同样的先知的话。这话是说,假如那时我再不回到事工的话,祂就会把给我的使命交给其他的人。这两个人彼此不认识。所以,我知道他们的话是从主来的。我立刻决定停下我所有事业的努力,开始全时间的事奉,又搬到北卡去。

1987年的九月,我写了《生命树与善恶树的分辨》这本书,并且开始被邀请到各教会演讲。我接受其中几个,在美国各地的教会演讲。

我已多年没有看基督教杂志,也没看基督教电台,在基督的身体内发生的事情我一知所无。藉着拜访不同的教会,我开始看到一些使我惊奇又大失所望的现象。我也诧异自己在这些旅行中,我是如此缺乏恩膏。我知道,我并没有解决各地人们混淆与迷失的问题。

回来以后,我开始研究,寻找主在我生命中的方向,并且为基督身体的情况祷告。很快地,我就魂游象外。在两天半中,神启示了一些事件,比我过去思考过的事情更重要得多。

我在这个经历里看到的事情,后来写成《收割的异象》(A Vision of the Harvest)。虽然这异象并没有给我下一步我该做什么的答案,但他的确给了我一个决心,就是要把自己委身于神末日事工的一部份。我不知道教会要怎么做,才能从当时的地步达到异象中的情况,但是这异象给了我很大的信心,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

北卡罗来纳州

我知道神召我到北卡的山上,所以我开始在那里看地找地方。我有一个朋友叫哈利·毕泽(Harry Bizzell),让我们暂用他在夏洛特Charlotte的休闲中心,直到我们在山上找到地方为止。在我们搬到夏洛特之前,主启示我,我会在那儿住一段时间,因为祂将在城市与乡村都祝福我们(参见申命记28:3)。

神的确在那个城市里祝福我们。虽然我们离开了密西西比美丽的房子与土地,搬到一个只有900平方英尺的小屋,我们比以往更喜乐。

我收到的服事邀请,很快地超过我所能负担的。我也开始接触一些神的仆人,他们都有类似的将临到的大收割异象。雅各·罗宾森(James Robison, T.D.)与霍德利(Dudley Hall)是早期遇到的。罗宾森告诉我必须去见一个人叫做杰克·迪尔(Jack Deere)。正当罗宾森提到迪尔的时候,圣灵在我的另外一个耳朵说,我的确需要见迪尔。他将是末世教会的一个伟大的教师。

几个星期后,我在明尼苏达州遇到麦可·毕克(Mike Bickle)。后来,他到北卡来拜访,也带着迪尔与威廉·琼司(Bob Jones)来。我已经为迪尔祷告,并且感觉我已认识他,但是琼司对我来说,却是个惊奇!在我们握手之前,他已经开始讲述关于我与我家庭的事情。这些事情除非是神启示,否则他是不可知道的。

那天琼司跟我分享的,比我过去在先知恩赐上所见过的,更仔细更深刻。起先,我以为所有的启示是他当场得到的,可是根据毕克后来的解说,琼司得到关于我的异梦已有多年。这是我那时曾经历过最大的先知恩赐。但这跟将要来的预言事件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琼司对我说的话,不但鼓励我,也使我在属灵争战的理解上有无价的帮助。就拿他那天所分享其中的一个远见来说,那是关于敌人阻碍我的事工的策略,它就足以像过去我所获得的那样帮助我持守方向。琼司用事件发生的准确知识,来建立了那远见的可信度。他告诉我,敌人使用的计谋和过去的如出一辙。

后来琼司也告诉我,撒旦将来会如何布署的一些细节,结果都发生了。因此,这次当敌人攻击的时候,我正在等待着!有生以来第一次经验这么有趣的事情:我采取主动攻势,而不是被敌人偷袭!

几个星期之后,琼司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知道,我要到山上去,我说知道。后来琼司告诉我他的梦,他看见我要去的地方,并且开始描述那地方的细节,他说,边界有棵老橡树与白岩石。他看到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大岩山,在另一个顶点,有一个标识。在地的正中央,有一个红顶的建筑物。他也说它离田纳西州边界40英里,也离我们曾住的夏洛特市有一百英里。琼司说,我将遇到一个人叫做瑞奇·史加斯(Ricky Skaggs)。那人对这些山也有负担,他会有份于我们的事工。

我曾听过瑞奇这个名字,他应该是某乡村歌星。但因为我很少听收音机或看电视,所以,我不能确定。我也以为琼司提到的那个人,可能是另外一个瑞奇。而琼司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并没有任何近一步的细节。不久以后,我遇到瑞奇这位乡村歌手,我们很快的成为好朋友。瑞奇跟我分享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对那些山地人的负担。

摩拉维亚瀑布

汤姆·海斯(Tom Hess)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在耶路撒冷有一个祷告的事工。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对我说,他在美国各地得到20多块土地,正打算送人。他觉得应该把他在北卡的那块地给我们。我问他具体在哪里?他说是在一个叫摩拉维亚瀑布(Moravian Falls)的一个地方。我从未听过那个地方,所以,哈利·毕泽就跟我就打开地图,看看它在哪里。

哈利和我计算摩拉维亚瀑布到田纳西州的距离,差不多有40英里。我们也算了到夏洛特市的距离,恰好是100英里。后来开车我们去看,根据车上码表显示也是近100英哩。很肯定那里有白石头与一些橡树作土地的边界;又有一个大岩山,在这块土地上。座落在另一个山峰有一个无线电塔台,塔台有闪烁的标识。在土地的中央,是一座老建筑物,上面是生銹的红色锡屋顶。

当海斯听到摩拉维亚瀑布,以如此不得了的方式应验了琼司对我们所说的话,他确定他已经找对了人,可以把地送给我们。但是此事还要得到他们董事会三位董事的批准才行,但这应该不是问题。后来,当我为那块土地祷告的时候,我从主得到一个直接的指示,就是不接受任何附带条件。不久我再见到琼司。他说有一个“愤怒的灵”被敌人释放了,为要阻挠我们在那块土地上的计划。

几天之后,海斯打电话来,告诉我董事会已经批准给我们那块土地,但“有下列的条件…”。事实上,这些条件对我们是有利的。可是它们的确是附带的条件。我告诉海斯,我们不能接受这个提议。他后来告诉我,董事会的人听到我回绝了他们的条件之后,都怒气冲天得使他吓了一大跳。

虽然可能得不到这块特别的土地,但我们知道摩拉维亚瀑布是我们被召的事奉工场。茱莉和我决定出一个价钱,买维尔奇斯波乐(wilkes boro)附近的一个小房子。房地产经纪人说,我们提出的条件,跟屋主想要的完全一样。这个经纪人答应,她会在那天晚上打电话给我们签合约。

当经纪人打电话,把我们的条件告知屋主的时候,有一种“不可理喻的愤怒”临到屋主。他勃然大怒甚至使地产公司决定不再代理这个房子。对我来说,那听起来正像是“愤怒的灵”!然而我受到激励,因为,我从未见过一个真正有属灵价值的事情,是不经过争战完成的,很显然这个争战已经开始了!

当时我们的行政主管史蒂夫·汤姆笙(Steve Thompson)着手研究摩拉维亚瀑布历史渊源。我认为最早的摩拉维亚人,可以见证从第一世纪以来神至美至善的作为。勤珍朵夫(Countzinzendorf)这位摩拉维亚领袖,他可以成为欧洲一个最有势力的人,可是他以牧职为更高的呼召。所以,他是德国第一个被按立为牧师的贵族。

勤珍朵夫与一小群朋友立了一个约,要差派宣教士去到尚未听见福音的地方。他成为“真正的现代宣教之父”[威廉·凯瑞(William Carey)虽被称为“现代宣教之父”,但是他也说摩拉维亚人是他的灵感]。摩拉维亚人成为一些在教会史上,为福音的缘故,最伟大的牺牲与奉献的楷模。有些人甚至卖身为奴,以致于他们能到西印度,传福音给那里的奴隶。

摩拉维亚人以他们常年不停的祷告会,来支援他们的宣教士。勤珍朵夫与其他的摩拉维亚人,写下一些伟大的诗歌。这些诗歌成为查理斯·卫斯理的灵感。他跟他的弟弟约翰·卫斯理,都学习跟随摩拉维亚人与主密切同行。

追求异象

★我们不能从经历形成习惯,免得我们相信方法与公式,而不是主自己。

摩拉维亚运动的各方面,都是我们晨星出版社与事工异象的一个基要部份(译者注:作者是晨星出版社负责人)。摩拉维亚人已经成为我们事工的灵感,超过其他任何团体对我们的影响。当我们研究摩拉维亚瀑布时,我们十分兴奋地发现,这块地是勤珍朵夫在1750年买的。那是一块十万英亩的土地,他买来当作在美洲传福音的基地。那块土地被称为“Wachovia土地”,意思就是“多结果的土地”。当买这块土地的时候,摩拉维亚教会的斯潘真伯格(Spangenberg)主教,把所有权状的持有人定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也预言,这土地的溪流将永远不会干涸。事实的确如此。

我们现在已经在摩拉维亚瀑布区,购买了几百亩地。有些土地得来容易,但有一些经过厉害的属灵争战才得到。我们觉得有一块46英亩的土地,最为重要。琼司曾得到一个梦,他看见一个满了“由闪电形成的火柱”的山,两条溪流和一个山洞。主告诉他,那山洞就是“亚杜兰洞”,在那里神的勇士将要聚集——我们能够预见这些事情的属灵重要性。并且,琼司坚持说,在他看见的那块土地上,有那么一个洞。

几个月之后,当我开车带琼司去看我们想买的这块46英亩的土地的时候,他说那是他在梦里看到的同样一块土地。当他指出那个山洞应该在的位置时,我告诉他,我不认为那里有洞。但那一天稍晚,我们找到一个山洞,的确在琼司所指的方位。

结果这个山洞是个老铁矿坑,我们发现,每当暴风雨接近的时候,山上的铁矿会诱发闪电。因我记得在琼司的梦里,他看见由闪电形成的火柱,所以我全心预期将听见山上面有两条溪。真的,当这块土地被测量的时候,他们发现有两条溪流发源于这座山。

我知道,这是我们要得到的一块很重要土地。但是土地持有者似乎并没什么兴趣卖给我们。他几次告诉我们,他会打电话告诉我们价钱,但很快地他连电话都不回了。

有一天晚上,当我们停留在摩拉维亚瀑布参加事奉团队退修会时,清早琼司被主叫醒,要他到我们的地界标的那里,用我们给他的杖打击标的。当琼司打击边界标的的时候,有一个巨大的鬼魔显现出来。琼司知道它是来阻挡我们计划的,于是继续击打那标的,直到那鬼魔消失。

紧接着的那个星期,那拥有这46英亩土地的持有者打电话来,他愿意照我们所出的价钱卖给我们。在两个星期里面,所有不顺利的土地交易,都开始露出曙光。

我已经见识过许多先知事件,譬如琼司打击边界标的物,绕建筑物行走。但是,把这些行动当作公式,那就不是先知事工,而是占卜。琼司是顺服主的特殊指示,而采取特别行动。实际上,是一位天使叫醒了他,指示他那样作。

琼司打击地界,鬼魔就显现,我们因此见识到,敌人如何阻挡我们在那里的工作。这一直都是很有帮助的。可是,我们不能从经历形成习惯,免得我们相信方法与公式,而不是主自己。那是敌人的一个陷阱,让我们掉入巫术当中。

结语

我们的事奉已经得到先知启示极大帮助,如我们的摩拉维亚瀑布计划。不过我们的服事中,也有许多有果效的事工并没有得到先知性的引导。而这些事情也是神呼召我们去做的一部份。有一种错误的想法,就是以为神只祝福那些有先知戏剧性引导的事情,而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我们不应该忘记,历史上一些极有果效的事工,也是在没有任何先知性引导中进行的。

通常,戏剧性先知启示的由来,是因为事工困难,而并非它的重要性。我们知道,我们的事工的计划与摩拉维亚瀑布有关,我们最后的计划也要在那里发动。或许因为建立一个先知社区是我们事工的一个主要目标,所以我们需要奠定一个先知性的根基。

然而,我们不能过度依赖先知性引导,否则可能会错过了主自己。我们的呼召是跟随主,不是跟随先知事奉;先知事奉只是祂引导我们的方法之一。假如在某特定的情况,先知的引导是祂选择的方式,而我们不听从先知,就会错过祂的旨意;可是若我们变得过度地依赖先知,祂也许会开始使用其他的方式来对我们说话,以纠正我们的偏差。

我花了25年多的时间来接受不同程度的先知启示,对预言的解释与应用才有点粗略认识。至今,我仍觉自己才刚开始学习这些事情。我希望过去的经历,能够帮助别人更稳速地成长,免得重蹈覆辙。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