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at good is it for someone to gain the whole world, yet forfeit their soul?” — Mark 8:3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六月
« 5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14

第十四章 属灵争战的十二个功课


许多自然界发生的重大事件,都反应出重要的属灵原则,波斯湾战争就是这种事件。在那个战争中,用来部署保障胜利的策略,也对等于在属灵争战中我们得胜的原则。

第一个原则 我们必须清楚定下我们的目标。

很有可能,在波斯湾战争中,对盟军胜利贡献最大的因素,就是领导者决心持守方针,不妥协他们的目标。没有消楚定义的目标,是不可能维持这种决心的。这些目标像堡垒一样坚固地站立着,抵挡住战前、战中与战后的政治操纵与压力。除非教会清楚了解我们此刻的目标,否则我们不可能完成被赋予的使命。

盟军开战时,已获得联合国的命令。当然,教会不是从联合国得命令,但我们需要从主那里得到命令后才开始。教会目前由许多“民族”,或者“宗派”,或者运动所组成。假如组成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国家,需要齐齐放下他们所有的分歧与相冲突的利益,来面对从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而来的威胁,那么教会要撇下她里面多少宗派与运动的分歧,才能合一地面对我们的敌人?

第二个原则 合一越大,胜利就越大。

美国的领导阶层采取一些行动,而获得联合国议案的全数通过,然后凝聚非常不同的国家一起打仗。他们所做的,给教会提供了一个深刻的例子,使她知道到底需要什么,才能胜过我们敌人的诡计。主告诉我们说,阴间的门不能胜过教会(参见马太福音16:18)。请注意:主在这里并没说“众教会”,而是说“教会”(单数的名词)。

阴间的关口是敌人进出我们生活、我们教会、我们城市与我们国家的出入口。教会有权柄来关闭那些关口。他们不能胜过教会(单数的名词),但是他们却可以继续胜过分裂的教会。假如叙利亚、埃及人、沙特阿拉伯人、美国人、法国人、英国人与其他的人,能够联合起来,在同一个号令下,抵挡侯赛因,那么肯定地,浸信会,卫理公会、路得会、五旬节派、灵恩派、天主教徒等,应该能够联合起来争战,抵挡撒旦。

盟军的合作无论如何,都不能要求叙利亚人变成美国人或英国人,或者放弃他们的主权。同样,教会也不能归属于某一个人为组织或权威之下。历史对这种教会的错误,有很清楚的见证。这些错误把教会归属在某种领导下,而不是主耶稣。但是,假如要胜利的话,有一些共同的目的,可以让我们联合起来。教会里许多不同的群体,很害怕失去他们的自治权,以致于他们宁愿向敌人让步,免得让其他的主内弟兄得到太多控制权!为了逃避过多的权威控制,我们常选择无政府主义。

假如教会要在我们的时代获胜,我们也必须学习为了解决某个特定的问题,跟他人合作,定下特定的目标,一直到那些目标都完全达成为止。现在就是放下牧师与领袖们的恐惧之时刻,不要让聚会含糊,以致于一事无成。冒着触怒其他世界领袖与势力的危险,美国采取动议、使用权威与领导,以达成这个工作。美国这样的主动与决心,不仅没有带来可怕的分裂,也产生了最不可能的合作。结果达成一个令人震惊、一面倒的胜利。现在是时候了,让所有蒙召的领袖,采取主动一起合作,来完成他们的城市与国家所需要的事工。

第三个原则 当争战的时间来到时,我们不得迟疑。

当我们接受使命时,我们不能胆怯。假如争战的时刻到了,而我们不打,那么“思考的瘫痪”就很快地掌控我们。我们因自己的迟疑,没有行动就被打败。

正如有些人使用“反战”的运动,使我们国家战斗的决心脱轨;同样地,有一种很微妙的属灵反战运动,让敌人用来瓦解教会在属灵战斗的决心。理想主义是人文主义的根源;它是善恶树“好”的一面。但是它的果子却是跟善恶树“恶”的一面,同样地致命。这种属灵的反战运动,是根植于这种理想主义,也混和着对敌人的害怕。对我们来说,惧怕敌人是不合圣经的,因为我们唯一要怕的是主。主似乎特别提到这个问题,祂很明确地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 10:19)

反战运动的鼓动口号,变成“不为石油流血”,石油是能源或能力。对我们来说,用油来膏抹是合圣经的行为,因为这油代表能源,或圣灵的能力。但最有趣的是,反战运动的口号却是“不为油流血”,这跟实际的生活是完全相反的。同样在自然界与灵界当中,假如我们不愿为那最有战略性的区域打仗,那么世界的主要能源,很快就会落入到一些残酷又没理性的暴君控制中。到那时候我们为石油要付的代价,将会是我们的自由。回教这个字的意思是“降服”,整个世界的范围是他们宗教的基础之一。假如在我们能打仗时,我们不打仗,那么后果就是降服于他们。

在灵界里面是同样的道理:没有流血牺牲,就没有恩膏的油。借着主耶稣的宝血,圣灵的恩膏赐了下来。借着每天背起我们的十字架来跟随祂,我们能够行在圣灵的恩膏中。当我们挪走十字架与宝血的时候,我们就失去了恩膏。正如世界上最被争夺的地区,就是拥有最大的储油区的,在灵界里也有同样的道理。目前在基督的肢体中,最有争议的地点,通常就在那里找到最大的恩膏。假如我们不为那些区域打仗,我们将会失去那些恩膏。

第四个原则 我们选择领袖要谨慎,之后,要让他们领导。

你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军队,配上最好的武器,但是假如他们没有好好地被带领,你很可能就会被打败。历史上许多大战失败的原因,只是因为军事领袖是由政治考虑产生的。波斯湾战争中,没有犯这个错误。这就是它获得那么大成功的原因之一。

布什总统是一个三军统帅,他不是一个军事战略家,但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他的功劳,就是订定全盘的目标,也让所有的联军都同意。然后他就不干扰,让将领去做他们的事。侯赛因在这方面失败了。

你可能在某一方面是伟大的领袖,然而在另一方面,却是很差劲的领导。话说回来,领袖很难了解这一点。对牧师,或事工领袖来说,很难叫他们不牵扯在每个节目、对外关系,或事工太多的细节。这个现象常是这些节目或事工中,最要跨越的栏槛之一。这也是我们许多领袖失败的理由。

第五个原则 必须优先设立空袭。

这里说到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必须借着代祷在天上先打仗,然后,我们才部署“地面攻击”,不能做到这一步的话,就会产生许多不必要的伤亡。从伤亡的角度看,盟军胜伊拉克的低成本,跟空战的耐心与成功有直接的关系。

空战开始的目标,就是敌人的通讯系统,雷达,核子与化学战设施与飞弹发射台。同样地,这些也应该成为我们祷告首先目标。这些目标包括敌人邪恶的通讯设施(他用来控告,毁谤与中伤弟兄的),他用来制造毒药的资源(苦毒、嫉妒等),与他用来向信徒发射他的“火箭”(飞弹)。

第六个原则 我们不能屈服于飞毛腿飞弹SCUD的声东击西。

很重要的是,伊拉克的“飞毛腿飞弹”,几乎能够使盟军的策略脱轨。许多的飞机与任务,都转移到寻找飞毛腿飞弹的发射台,即使众人都承认,飞毛腿纯粹“只是政治与心战武器,没有真正军事威胁。”飞毛腿飞弹很适切地代表人的批评。批评能造成一些轻微的政治与心理的伤害。除非我们让它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在大体上它并不会伤害我们。虽然那些飞弹实际上不能真正造成严重的损害,但在历史上,许多教会、事工与运动,都被这种飞毛腿飞弹逐出轨道。我们不要对敌人发射的飞毛腿飞弹过度反应。那些只是纯粹政治与心理的战术。我们必须保持我们的资源在真正有“军事”价值的目标上。

第七个原则 我们的武器必须很精准。

武器的精准是盟军优越的空袭的特征之一。在我们代祷事奉上,这是一件必须了解的事情。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确切的目标,然后才能精确地打击它。使徒保罗曾说,我们“斗拳不是打空气。”(林前 9:26)一个学习拳击的人,他所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面对当他出拳失误,他花的力量远超过打中对方的时候。假如我们只是对我们所不知道的空中势力与掌权者挥动拳脚,我们只在白白消耗自己的体力,敌人能很轻易地把我们打倒。属灵争战的果效,跟我们对目标的特定程度成正比,我们武器是要精准的。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 10:4)

假如我们能适当地使用神所赐给我们的武器,敌人的营垒就会被攻破。每年我们都应该看见个人生活中的营垒被攻破。每个教会都应该能指出她小区里,那些尚未攻破的营垒。凡持有全国性或国际性权柄的运动与宗派,应该能指出在他们层次的营垒。这些营垒不是尚未攻破,就应该是正在倾覆当中。假如我真的持有我们宣称的权柄,那么果效在哪里呢?为什么得不到成果?有一件我们能确定的是,问题不在于我们所拥有的武器。因为某种因素,那些武器不是没被使用,不然就是用错武器。

第八个原则 任务必须有专业性。

另一个相关的盟军空战战术,就是使用不同的飞机,出不同的任务。隐形战斗机攻击敌人的雷达;英国有特殊配备的飞机,能摧毁敌人的跑道;F-111能够攻击飞弹防空洞、核子与化学设备;B一52能地毯式地轰炸敌人的阵地;F—14供应了空中安全,斥退敌人的战机…等等。

基督的身体内必须有各种不同的事奉,并且能结合起来,这样对我们的目标才能有果效。目前,有一些在传福音上有恩赐的想要成为牧师、牧师想要成为先知、先知想要成为教师…等等。当我们去作我们没有被召的事情的话,不但没有果效,我们也会拦阻原来被召在那位置的人。假如在一个球队里,运动员自己决定他们喜欢的位置,而不顾教练或战术,那么即使原是最有希望的球队,也不会打赢。同样地,除非我们学会基本的团队精神,不然教会成功的机会很小。

第九个原则 最大的危险之一就是误打。

在波斯湾战争中,美国因为“误打”的伤亡,可能比敌人造成的更多。这种意外可能是因为缺乏协调,或者是在开火时,不能认清“是敌是友”,这种问题通常是因恐惧与战场的混乱造成的。

很显然地,这些问题在教会里也是真的。在教会里,弟兄姐妹彼此攻击所造成的伤害,远比敌人亲手伤害的多得多。通常,这也是因为缺乏彼此的协调与沟通。有些人等不及分辨敌友,就立刻对其他的基督徒开火。这种现象通常是因为缺乏安全感与混乱造成的,我们无法否认在教会里有这种现象。我们被召,是要靠信心行的,不是惧怕。假如我让惧怕来控制我们,那我们已经在敌人的掌握中了。它会利用我们来攻击我们的弟兄。

第十个原则 我们必须耐心开始地面战争,没有它就没有胜利。

除非在天上已经捆绑仇敌,它就不会在地上被捆绑。唯有在天上已经被释放的,在地上才会被释放。宣教与植堂是我们的地面战争。当我们学会先完成在空中理应先完成的,这些地上的事奉就会很有果效。这个在空中应先做的,就是策略性的代补祷strategic intercession。除非发动有效的地面攻击,不然不会打赢这场战。不能单靠祷告,还要出去传福音,建造主能居住的圣所。让这些点成为真理的基地。

当我们送宣教士到工场时,我们之后也应该送牧师与教师,使那个基础稳固起来。不只是驱逐空中掌权者,它们必须被置换。光必须胜过黑暗。救恩只是起点。我们的呼召是“要使人作门徒…教训他们遵守一切。”(马太福音28:19—20)这是主命令我们的。新约的信徒,是个加入教会的人,不只是一个“作了决志”的人。

当地面战争开始时,空战并没有停止,只是改变了战略。当地面攻击开始后,大部分的空中战力成为地面部队的支援。他们被请求去攻击地面某些特定的目标。那些进入工场服事的人,必须跟代祷团队有同样的沟通,给他们特定的祷告指示。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两争战原文都作摔跤](弗 6:12)

摔跤是战役中最近距离的接触。假如没有跟敌人接触,那就不是真正的属灵战争。摔跤的对像,就是那些执政的与掌权的。这些并不是低阶层的鬼魔。就如使徒保罗解释给以弗所教会的一样,我们必须“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并且“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以弗所书6:10-11)。这是一个真实的冲突。我们必须用最高度的专一,责任心与谨慎,否则就有许多不必要的损失。

第十一个原则 我们不能停止战斗,直到完全胜利为止。

盟军的确在智慧与策略上蒙福。然而,在他们的计划中有一个缺点,结果损失不轻。伊拉克不是敌人,侯赛因才是敌人。策略上,铲除侯赛因的政权,应该跟打败他的军队差不多。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作波斯湾战争的政治评论,或者评论战争的正义性。这是一个历史的事实,假如你在战争中,打败一个国家,但没有铲除他的领袖,你很可能要再跟他打仗。教会一直犯同样愚蠢的错误。我们得到可观的胜利后,在敌人被完全打败之前,我们就撤回,结果我们就得再打同样的仗。

当以色列王来到以利沙面前,求问他是否应该出征叙利亚的军队。先知请他拿起他的弓与箭,打击地面。王就照着先知的话去作,打地面三次。先知就发怒了,斥责王只击地三次;因为那表示他只能击败敌人三次。这种先知性的事件造成重大的结果,是一般人的心所不能了解的。我们必须拿起我们的武器,并且不停地击打,一直到敌人完全被消灭为止。否则我们就会不断地在打相同的敌人。

在圣经里,当以色列没完全消灭他的敌人时,那些敌人就回头打败他们。在教会历史上,这也是真的。在属灵战争里,跟敌人是没有休战的。当我们为我们的产业而战的时候,我们必须作约书亚在艾城做的。“约书亚没有收回手里所伸出来的短枪,直到把艾城的一切居民尽行杀灭。”(书 8:26)

我们不是跟有血气的争战,而是与那些执政的与掌权的,就是过去以色列的敌人所预表的争战(弗 6:12),我们必须学习伸出短枪来,直到敌人完全被消灭。有许多次我们让敌人逃掉,结果日后必须还要再打。当我们有一些胜利后,我们就松懈了。这一向是教会重复最多、最不幸的错误。

第十二个原则 胜利后,我们要注意那些带着发霉的饼和旧的酒袋,来投靠我们的人。

约书亚在艾城得到胜利后,基遍人用有腥味的面包与破旧的酒囊化妆,来到他的面前说他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约书亚没有寻求神,就跟他们立了约。以色列因着这个急躁的错误,连续几代付上代价。

紧接在大胜利之后,是我们最脆弱的时刻之一。我们倾向于放松防卫,有一种微妙的骄傲闯进来,这样就应验“骄傲在败坏以先”这句话。这就是为什么使徒保罗警告我们说:“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 10:12)

一种胜利之后的陶醉感,会叫我们对敌人宽厚,而我们的敌人也会不断地利用这种机会。胜利之后,是我们缔造不圣洁的合约,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人都想加入胜利的行列,但是只有少数人能在兴奋的时间,辨别出来那加入他们的人之动机。许多事后都证明出,一个不圣洁的联盟,比吃了败仗还具有毁坏力。通常,圣洁的联盟是在战况尚未明朗的时候建立的,唯有在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发现谁是真正委身于目标的人。

摩西根Mohican印地安人丧失了他们的未来,因为他们建立了一个错的联盟。在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他们选择跟英军并肩作战。在历史上,许多民族都作了类似的事情。同样地,许多教会,运动与宗派,都犯了同样的错。属灵的联盟有时候是有力的工具,能把福音传出去。但是,我们不应该跟任何不清楚主引导的人联盟。

附注:本章没有意思要提倡某种政治观点,或为波斯湾战争作辩解。它只是被作为教导属灵争战原则的例子。

结论

这本书的目的,是提出一些在末世最可怕的邪恶营垒。然后再注意到圣经中,对付它们的策略。但是,用一本书来详细说明这些问题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了解我所提供的答案也可能再造出等量的问题。但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问题能激发一个人去找解答。许多其他的人也在讲论部分同样的问题。我相信有些人,做的比我更有深度与理解度,我试着指出某些问题我们应该继续寻求的方向,而不是在提供最终的答案。

我在这个系列中,还有两套跟进的书要发行。这些跟进的书其主要目的,将会是提出其他大的、一般性的营垒。那里面大部分的内容都包括个人的应用。察觉这些营垒,能帮助我们自己脱离这些捆锁,同时让我们对付空中执政与掌权的,也有重要的知识。我对这些事情了解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它们曾经控制着我的生命,或者至今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仍然影响着我。即使如此,我绝不妥协,一定追求完全的释放。有一天对这些大营垒,我一定会像个得胜者,与真理一同站立。这就是末世教会的呼召与前途。

老实说,目前教会似乎离得胜罪恶远得很。许多美国报纸在周六的版面里,有一部分是给教会宣传的广告,就是关于礼拜天早上聚会的消息。我有一个朋友喜欢先看头条新闻,然后再翻到教会的广告,看看那些教会跟目前时事的关连性。到目前为止,这仍是一个令人痛心的问题,因为教会似乎总是跟时事完全无关。

我听过一些在这方面“最先进”的教导,譬如有关领导,教会增长原则等,许多都是很杰出的教导。但是因为我的商业背景,我发觉许多“最先进”的教导,是从几十年前的商业知识里转借来的。我对教会里教导部分这些东西,不觉得有问题。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对于教会常常以为是新鲜的,其实是落后世界很远的东西。

那些最接近造物主的人,应该有更超前世界的创造力。那些最靠近万王之王的人,应该有更超前世界的领导统御。教会是被召为首的,不是作尾的。我们被召是作为自动调温器,不是作温度计的。第一世纪的教会是如此的有创意,她不断地震惊敌人,又使他们迷惑。这个世界不能使她停止,因为这个世界永远落后她那么多。但是当教会安逸于乏味又不变的公式时,这个世界就赶上她,并且超越过她。

假如教会要与这个世代产生任何关连的话,她必须开始走在先知的异象中,就是她的所见与所行,都要在未来的大能世代中。对这世界,我们必须停止紧跟它的脚步,我们必须往前进,超过我们在时间上的限制,勇敢把握住未来。假如我们要赢得这个世代的战争,我们必须不仅仅知道未来而已,我们还必须制订它的方针。假如我们希望对这个时代还有关连的话,我们在教会里就必须恢复真实,合圣经的、圣洁的又动态的创造力。那曾经如此生气蓬勃又有活力的教会,要再一次的东山再起。现在对教会打着呵欠的世界,将再被一些人震惊。这些人带着如此丰富的生命兴起,甚至他们碰到死人,也会叫他们起来。生命的河水正来到祂的教会,这江河会溢过它的堤防。没有任何堤防能够阻挡它的来到。没有任何营垒能在这江河前面站立。你被选召成为它的一份子。只要你与他一起流动,没有任何邪恶能在你面前站立得稳。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