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 LORD your God will raise up for you a prophet like me from among you, from your fellow Israelites. You must listen to him.” — Deuteronomy 18:15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二月
« 11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13

第十三章 为生命与自由而战


保护生命是自然界最基本又有力量的动机。基于这个原因,除了少数原始有机生物以外,家庭是生命主要的一个动力。所罗门智慧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关于一个母亲对生命神圣的问题,它完全不是巧合。对任何政府而言,第一个智慧的试验,就是它对生命神圣的承诺。

某件事情是合法的,并不表示它是对的。自然界中充满了许多基本法则,远超过政客表现出来的智慧。真正的道德,并非仅限于遵守律法;真正的道德是去做对的事。若一个文明不是奠基于法律,就会沦为专制与暴政。可是一个文明若不能超越律法,不仅行合法的事,也根据道德行事的话,它就已经失去人性与真正伟大的潜力了。无法律状态一定会产生暴政,不能超越律法,也将产生暴政。对自然界与道德两方面,保护生命是很基本的。

即使在动物的世界里,愿意屠杀后代的父母,也是很难被接受的。除非视生命的价值超过自私的野心或便利,地上将不会有平安或和平。一个母亲毁灭她的小孩,不管是已出生或未出生的,那不仅不自然,也显示出在根本上,脱离了文明,反而拥抱了一种低级又无人性 的野蛮。解决堕胎问题提供我们机会去领导世界,寻求道德、正义与对生命的尊严更高的水准。假如不能用勇气与荣誉去解决它,只是用法律解决,必然会在我们的根基上,留下一个大破口,给最恐怖的暴政制造机会。

如前述,毫无疑问地,教会应该参与对生命的争战,不管是有关堕胎、安乐死,或其他在生化科学里的一些问题。我们要问,到底我们要在哪一个权威范围里回应?我们会在不对的范围里,作对的事情,以致于妥协神赐给我们的权威吗?

属灵的权威来自于圣灵,并且祂是真理的灵。祂只会用祂的权威,为那些对信仰真实的人背书,就是那些行自己所传的道的人。假如我们牺牲自己的小孩,叫他们追求自私野心与个人成功等偶像的话,我们能用石头打那些堕胎的母亲吗?假如我们在这过程中,失去我们自己小孩的生命,即使我们拥有最大的事业,这也不就是最可怕的失败呢?有谁能数得清楚,有多少所谓“成功”的生意人、运动员、教练与甚至教会领袖,当他们达到他们的目标,但最后他们愿意用一切换回他们的家庭?神说第一个不好的事情,就是人的独居,这样是不好的。假如我们不把家庭放在它应有的优先地位的话,那独居就会是我们的结果了。

属灵的堕胎

在1989年,我有一个经历,就是被提到主耶稣的面前。在这个经历中,我见证到主对堕胎的愤怒。令我惊讶的是,祂的愤怒是针对教会而来,并不是对外邦人。祂宣告说,假如教会没有堕掉祂在教会洒下的属灵种子的话,那么外邦人就不会生活在黑暗中,也不会堕掉他们的骨肉。那些属灵种子就是指宣教、接触小区,与甚至简单地对我们邻居所作的见证。祂说教会堕掉主撇下的属灵种子的原因,跟外邦人堕掉未出生的小孩一样。那些原因就是为了我们的自私,或者这些“小孩”很昂贵而我们负担不起,或者我们不愿意为他们花时间。祂肯定地说,因为堕胎的罪恶,审判会临到我们国家。但是祂已经从祂自己的家开始了!

假如我们过去回应圣灵,回应祂在我们心里作见证的感动,那么现在会有多少青少年与年轻女子,不需要堕胎?现在是我们的时候了,停止乱砍枝子,重点要放对!堕胎是大罪恶,然而它只是人类可怕的疾病,罪的一个症状。

必须停止堕胎,可是这项工作是超过政府能力所能阻止的。虽然政府没有推卸的理由。然而,这个国家唯一能停止堕胎的方法,就是再一次像过去大觉醒那样程度的复兴。作为一个信徒,我要把我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顺服,祷告与寻求复兴上。在复兴的气氛下,我们能通过有效的法律,帮助抵挡这个邪恶。这就像当时芬尼复兴,帮助点燃政府采取行动对付奴隶制度。没有属灵的复兴,同样的法律是没有果效的。人们只要稍微触犯法律,政府就拿他们没有办法。

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此刻,教会要悔改自己的罪,并且认识她能力的源头,这样才能对堕胎或其他任何的事情,产生重要的进展。重复使徒保罗的话,“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林后 10:6)当我们完全顺服的时候,我们就有权柄处理“所有不顺服的”,那不单是证明,而是能力的证明,远超过以前能完成的。

同性恋的营垒

假如我们相信圣经是神的话,我们必须了解同性恋是罪,也必须当作罪来处理。所以,我们必须问这个问题:教会应该容忍罪吗?目前,这个问题有些棘手。大多数人仍在某些问题上挣扎,这些问题也是罪。“暴怒”与“争斗”都是跟不道德、拜偶像与行巫术等,在加拉太书5:19—2l同列为肉体的工作。假如我们试着从教会里排除有发怒问题的人,大概就没有多少人能留下来。

话说回来,在圣经里,主没有称每个罪为“可憎”与“乖僻”的,像他称同性恋那样。主仅称某些罪为可憎的,因为它们不只令祂厌恶,也因为那些罪对社会有特别的破坏力。同性恋就是属于这一类的罪。主毁灭所多玛就是因为这个罪。主到某一个时间,会因一个国家散布这个罪,而审判它,因为这罪有腐化社会的影响力。

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26称同性恋为“逆性”的罪。他并且声称,那行这个罪的人会受到“这妄为应得的报应。”(第27节)艾滋病就是这种报应的一个明显的例于。基本上,我们看见大多数的流行病,都有属灵里的根源,是罪扩散的结果。流行病的特征通常反映造成它的罪。艾滋病是一种病毒,造成免疫系统,或身体防御系统的毁坏。同性恋与其他形式的邪僻,是释放艾滋病的源头。那些犯罪的人确实毁坏了社会对各式各样的邪恶的防御系统。同性恋是个特别厉害的地狱关口。

神爱同性恋者

这样说来,教会应该怎样响应同性恋?爱他们!爱他们,因为神爱他们。神“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 2:4)神爱同性恋者,并且愿意他们得救。神就是爱,甚至祂借着疾病或其他方式的审判,也是祂爱的结果。这是祂最后叫人悔改的召唤,以致于他们能得救。除非教会爱那些有这种问题的人,否则教会对这个问题就没有任何权柄。当我们跟同性恋者在比赛叫骂时,我们只是壮大我们要逐出去的鬼魔。

这样说难道就是要打开我们的教会、学校与家庭,让同性恋的影响力进来?不!同性恋对我们社会秩序,是个实在的威胁,并且它对宗教自由是愈来愈大的威胁,因为宗教自由的保障是他们的罪之最大威胁。可是撒旦不会驱逐撒旦。假如我们用不对的灵,来面对这个罪的话,那么我们就增强我们想要驱逐的邪恶力量。

同性恋与敬拜

同性恋在社会中愈来愈扩散的原因,就是因为愈来愈离开真实敬拜的结果。人被造就是为要敬拜的。假如他们没有正确地向造物主敬拜,他们就会堕落成敬拜被造物。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很清楚做了这样的解释。

音乐与其他形式的艺术,是神给人用来表达他们对神爱慕的工具。在敬拜神中,能使用我们属灵的恩赐或天赋,是在地上能找到最高层次的满足。历史上,许多最有恩赐与天赋的艺术家是同性恋者。他们堕落成同性恋的原因,是因为在教会里,找不到管道用艺术来敬拜神。因此,他们就转去敬拜被造物而不是创造主。对于蒙恩得救的同性恋者,若是给予合适的管道来发挥神给他们的恩赐,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将变成最纯洁敬拜主的人。

这并不是说,同性恋的整个问题,就是因为教会封闭了某种艺术形式的敬拜。人堕落的主要因素,是人选择去敬拜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话说回来,教会被召作世界的光,假如世界正变得愈来愈黑暗,我们不应该指责政府、社会,而是要指责教会。所有社会问题的答案,都是属灵的,不是政治的。当我们寻求对抗社会与道德的问题,我们必须让人得到自由的真理,而不是咒诅或疏远他们。

同性恋

教会必须从一种“属灵的同性恋”中出来,我们才能对这个罪有属灵的权柄。属灵的同性恋,就是只跟你同一类的人有来往。换句话说,就是隔离主义。

同性恋有一个根源,就是害怕被拒绝,使人躲到一个角落,并且有一种驱使力叫人远离跟自己不同的人。男女代表了人类最终极的差异。几乎每个人都必须克服被拒绝的害怕,跨越过桥梁跟异性建立正确的关系。在教会中,这种现象也是真实的。许多领导者缺乏安全感,促使他们排斥那些跟他们不同的人的关系。这样就造成隔离主义,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属灵同性恋。

拯救受同性恋捆绑之人的一个关键,就是不要排斥他们,而去爱他们并且接纳他们。不是接纳他们的罪,而是他们的人。“爱里没有惧怕。”(约一 4:18)惧怕捆绑住他们。主事奉的一个特征就是祂做罪人的朋友。主的事奉是我们的榜样。不但祂在他们中间觉得自在,而且更令人讶异的是,他们在主面前也觉得自在。主耶稣没有咒诅他们。祂借着爱他们,来改变他们。这并不是说,祂没有向他们的罪挑战,不过,祂以爱而行。如此,祂能与他们分享使他们得自由的真理,而不是往他们身上堆积更多的重担。

我们必须学习主对待罪人的方式,就足以敞开的心胸与确实的答案,来响应他们的问题。这个回应不是进一步地隔离他们,而是用真实的爱与帮助来接触他们。要记得,他们大多数并不像一般描绘那么的极端。就如,我们也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样。

一个基督徒也可能是个自由派的人?

有许多真诚的基督徒,在政治方面是个自由派人士。很不幸,通常这是因为他们在自由派中,看见自由派的人更真诚地关切穷人与受压者。有些政客说,假如他们看见有比自由派更多的基督徒关切有需要的人时,他们会开始比听自由派的人,更多聆听教会的声音。

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曾说。“假如一个人在二十岁时,不是一个自由派,这个人就没有心。假如他在四十岁时,不是个保守派,这个人就没有头脑。”大多数的基督徒都同意,我们必须照顾有需要的与受压迫的,但是对于政府应该,或能够做多少,却有不同看法。

有些人的确需要救助,甚至一生都需要。就像主曾说,“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所以,认为在主来之前贫穷会被根除,这是不实际的。我们必须承认,穷人是我们表达爱与帮助的机会。能这样做,是个很大的特权。可是,假如我们藉着政府来做这件事,那就失去亲自动手的感觉,也会成为官僚化。更不用说,这样做会受到浪费与没效率的拖累,结果只有少部分的资源真正用来满足人的需要。可是,这并不只是政府的问题。当任何慈善机构制度化后,它就逐渐叫人失去真实的感觉,并且造成人对制度的倚赖。许多时候,因政府与其他慈善机构对社会疾病的作法,结果变得比原先的问题更糟糕。

因为教会近年来倾向期待政府绸济穷人与有需要的人,或者期待政府建立与维护道德标准,结果教会与有需要者同样受到很大苦难。我们能看见,这种以政府为我们所有问题的解答的倾向,是来自于教会的失败,因为她没有尽到教会的使命。政府可能会继续软弱地陷入社会主义的迷惑,除非教会站立起来做她应该做的事。每个解决人的问题的办法都奠基于十字架。除非教会高举主,否则这个世界将继续活在黑暗与迷惑中。

结语

教会有个很长的历史,想要借着势力与才能,不是圣灵,来把神的国度带到地上。可是,主曾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 3:6)即使我们想要完成正确的目标,假如不靠圣灵行的话,我们至终就会受伤,而不是得医治。结果也会带来更多的分裂,而不是和好。

教会是被召把得救的福音带到世界上去,但她也必须对过去人类所遭受的一些深刻伤痕要负责。无可避免地,这些悲惨错误的根源,都追溯到同样的错误,就是出于好意的人想利用社会上的力量,来完成属灵的目标。每当人想尝试用属世的武器来打倒属灵的营垒,结果都对福音造成可怕的溃败。这样做永远会用另一个灵来完成神的目的。结果敌人的属灵营垒,变得愈来愈坚固,更不用说所产生政治上的副作用。

整个世界都十分警觉到教会过去的历史。似乎只有教会对她的历史很无知,所以,新的一代又在同样的错误上绊倒。不论会有何等的痛苦,我们必须检验我们的历史,并且检讨我们重复使用的那些方法与教导。

跟一般的想法不同的是,时间不会医治伤痕,唯有把它们暴露出来,再缝合的话,才会有医治。十字军加在回教徒与犹太人身上那些可怕伤痕,仍然敞开着,并且随着时间,已经愈来愈大。因为这个缘故,父亲的罪传到他的子女,并且一代一代地传。这并不是说要在儿女身上,处罚父亲的罪。但是除非有一代起来为这些罪悔改,让罪浮现出来,再把伤口缝合的话,不然罪就继续传到下一代。这就是为什么圣经里,复兴的领袖,譬如以斯拉与尼希米,特别要提出“祖先的罪”,并为之悔改。

敌人知道当教会致力于和睦时所产生的能力,它就不断地让教会从这个使命上分心。它也作得很成功。每个新的运动多少都让这同样毁坏的种子侵入。教会、宗派、运动、甚至个人仍然想用势力和才能,而不是靠圣灵来成功。结果每个这样的“运动”,都造成更多的伤害。

历史上回教徒加在基督徒,甚至犹太人身上的暴行是真实的,不过,那不是我们的问题。不论别人作了什么,我们的错误是最不幸的,因为它们是我们借着救主的名字做的。然而,救主来是要救我们脱离这样的邪恶。

教会为了要完成她最后的命令,她不需要民意或数字的力量,也不需要资财或政治的力量,我们需要神的恩典。因为神赐恩给谦卑的人,所以我们必须学习把握每个机会,学习如何谦卑自己。教会能用的一个主要的方法,就是承认我们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向那些我们曾经极力迫害与伤害的人,请求原谅。这种谦卑有非比寻常的能力,它能拆毁障碍与墙垣。它能打破人与文化的隔离,并且释放和好的结果。

主曾在十字架上证明这种谦卑的武器是多么有能力。当时,祂遭受了这世界最无情的力量所能给的最坏羞辱。祂是为了那些折磨祂的人受羞辱。在祂最受迫害的时刻,祂没有寻求报复,反而为那些折磨祂的人求赦免。借着因谦卑释放出来的能力,祂胜过了这个世界,并且被高举超越一切有能的与有权的。圣经明说,在这个时代的未了,教会将被高举到一个属灵权威的状态,是她从未经验过的。那是她必得的,用以完成她末后的使命。然而,到达那个状态的唯一通道,就是谦卑。只有当她学会了适当的谦卑,她才会被赋予这个大权柄。

从最初的两兄弟该隐与亚伯开始,人就一直不能好好相处,并且谋杀占据了人的心。除非让真正的救赎得胜,不然我们就一直有战争。当十字军占据耶路撒冷,在那个可怕的日子,很显然撒旦看见一个它最能侮蔑主名的一个机会,它就充分地利用那个机会。现在,主在寻找一个时代,那时代的人是靠着圣灵而活;他们会谦卑自己,常常祷告,寻求主的面,并且从我们的恶行中转回。然后,主从天上会听见我们,并且祂要医治我们的土地。当这种医治临到耶路撒冷,并且触摸到犹太人的心时,那就要为教会时代的工作,划下一个句点。到那时候,我们将知道,世纪的新娘已经来了,并且玷污已被除尽。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