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ccept one another, then, just as Christ accepted you, in order to bring praise to God.” — Romans 15:7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九月
« 8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12

第十二章 两种命令


主赐下两种不同的命令,给两个完全不同形式的体制:政府与教会。祂命令政府维持社会的秩序。政府用“属血肉的武器”——刀剑来维持秩序。所以使徒保罗说: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
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
因为他是神的佣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神的佣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

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你们纳粮也为这个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罗马书13:1—6)

这项劝导是在罗马皇帝尼禄王统治时期写的,他就是我们先前曾讨论的那个王(第十章),他不但是一个最邪恶掌权者,也是最血腥、推动迫害教会的人。最后尼禄王也取走了保罗的性命!这封信是使徒在邪恶政权下,历经几年的迫害后写的。

所有的权柄,不管是天上的或是地上的,都已经赐给了基督。可是祂并没有直接在地上掌权,也没有把它赐给我们。祂并没有直接掌管,因为祂还没有把祂的国度建立在地上。话说回来,祂已经间接的在地上掌权,因为地上没有一个统治者,或属灵执政者,甚至最邪恶的政权,无不先得到祂的准许,才能统治的。

更高的权势

使徒保罗与教会,也从神那里得到权柄。赋予教会的权柄要比赋予政府的大得多。政权是暂时的,而我们的是永远的。前者可以改变法律,但我们可以改变人心。

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注意到,“人类文明是很薄弱的表层。”这个感想是在纽约市失去电力后,人们顿时变成动物一样。当没有了照明与警铃时,警察没立即赶到现场,人真正的本性很快就显露出来。这个“薄薄的表层”就是政府的权威。我们需要照明、警铃和警察,我们也应该感谢神给我们政府的权柄,可是它们都是有限的。

相对之下,真正属灵的权柄是像永恒一样地无限。真正的属灵权柄不是在监视人的探照灯中找到的,而是从人心里的那个光而来。即使没有照明,警察也不在场时,这个光驱使人去做对的事情。这个光也使少女保持纯洁,或者在她们做错事情之后,产生对生命的爱与尊重,而不会考虑堕胎。

大卫王是圣经里伟大的例子之一。他走在真正的属灵权柄之中。他也是有关基督的一个伟大预表,就是将来有一天基督与他的教会,要在地上施行属灵与政治的权柄。即使大卫受到国家不公义的迫害,虽然那时他已经受膏取代扫罗的位置,大卫也不会举起他的手来攻击“主的受膏者”,甚至当他割下扫罗袍子的一角时,他的良心也谴责他。

大卫尊重神所建立的每个权柄,使神愿意为大卫建立一个存到永远的家室与王位,就是主耶稣自己如今“坐在大卫的宝座上”。一个行在真实属灵权柄的人,绝不会想用自己的手段取得位置,他会耐心等候圣灵开路。即使在属于社会政治范围内的职位,他也不会用自己的手段。假如我们想跟主耶稣同坐祂的宝座的话,唯有靠这个方法才能达到。

教会被选召将来跟主一同掌权。但目前,主容许祂的教会服在所有的试验当中,这些试验像大卫所经历的一样。主耶稣在旷野所受撒旦的试探,基本上是压迫祂在时机尚未成熟时就掌权,要祂避开十字架的牺牲。这也是撒旦现今对教会主要的试探。它知道假如它能使我们抓住暂时的权柄,不要我们经历那些做王必经的考验的话,我们就会敬拜它,听它的话。到目前为止,它做的很成功。

绊脚石

在历史上,有许多基督徒被呼召从政,他们为人类完成伟大的事情。英国前首相威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废除了不列颠帝国的奴隶制度,就属于这样的一个例子。可是即使是这样伟大的成就,也只是属于那个“薄薄表层”的一个胜利。因为殖民地的剥削行为持续了几世纪,甚至今天仍有经济压迫。虽然这样说,但在历史上,这是人类朝向对的方向迈进的一大步。其中约翰卫斯理与乔治·韦斐德George Whitefield跟这件事很有关系。

可是,每当教会脱离她的权威范围,而在政治上施行她使命的话,她就堕入不幸又残忍的权力滥用中。这些事情的重点是,每当她离开她的属灵权柄范围,这样的错误就会发生。教会被召为“世上的光”,她是一个行善的力量,并且维护神公义的标准。但是她常用世界的权柄,来完成她的使命,结果就掉入陷阱里。原来世界的权柄是给其他人用来治理世界的。

教会绝对不会因为她获得多数的选票,就成为世上的光。当人们来到主耶稣这里,要立祂为王的时候,祂避到山上去;假如群众立你为王,到底是谁在统治呢?人们想拥立主耶稣为王,这似乎是很高贵的,不过这实际上却是圣经中一件最唐突的事情。这些人认为他们可以拥护神为王!祂本来就是王!祂的权柄绝不是来自于人,是从天父而来。同样地,教会的权柄也是从上面而来。每次她从其他来源取得权柄,后果就不堪设想。

我们权柄的权限

使徒保罗向哥林多教会解释:他并不敢跨越赋予他的属灵权限(参见哥林多后书l0:13一14)。那些认识属灵权柄的人,很了解赋予他们的权限。因为他们知道,越过他们的权限就等于是邀请灾难。就如一个美国亚特兰大市的警察,在墨西哥就没有权柄。假如他使用权柄的话,可能就会受到伤害。在神给我们的权限以外,我们没有属灵的权柄,赋予政府的权限,跟赋予教会的不同。过去每当教会尝试用赋予政府的权柄,来达成她的目标,或者政府想用教会来达成它的目标时,结果都带来不幸。政府的权威在法律范围内,然而赋予教会的权威是在圣灵的范围。我们权柄的界线很容易从“圣灵的果子”辨认出来。

就如主耶稣说,“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太 12:28)假如我们尝试用任何其他的灵赶这些鬼魔,我们很肯定,黑暗的国度将临到我们,结果弄得遍体鳞伤、甚至赤身露体。主耶稣从不用政府的权柄,来达成天父的旨意;使徒或早期教会的领袖也是如此。他们知道,这样做就要从高位上下来。他们让凯撒保留那属于他的,而把自己奉献给属神的事情。

先知的权柄

教会是神呼召向政府说预言的,这个预言的恩膏是我们对政府产生影响力的基础。预言的权柄,就是指道德的权柄与真理的能力,两样都用公义的生活表明并建立起来的。同样地,我们不能期待政府来作这项工作。不只堕胎,还有屠杀婴儿,都是第一世纪罗马帝国的主要问题。然而,新约的作者竟然没有提到这些问题。他们不谈,并非他们不懂,也非他们认同这种行为,而是他们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些枝微末节的事上。他们把他们的精力放在最根本的问题上,就是放在人的罪以及人与神隔离的问题上。当人与神和好的时候,堕胎与其他任何的罪都会得到解决!

约拿单·爱德华Jonathan Edwards是点燃美国第一次属灵大觉醒的人,曾经讲了一篇很有恩膏的信息“在神愤怒手中的罪人”,这个信息为这个国家的道德所产生的贡献,远超过当时所有的法律所要求的。所有道德标准与法律的总合,都不能达成大觉醒所做的。抗争与示威虽然在民主社会占有一席之地,但是教会有更高的呼召。教会的权柄不是建立在示威上,而是神权能的彰显。

利欧·托尔斯泰Leo Tolstoy可能是最伟大的小说家,曾经说:“预言好像是干柴中的一点火花,一旦它点燃木柴,它就会一直燃烧,直到所有的木柴、稻草与木桩都烧尽为止。”他是指着奴隶制度说的。这个制度在当时是被接受的制度,一直到神的灵指出那是错误的为止。结果,奴隶的废止像火烧在干柴中那样快地蔓延。在短短的几年中,整个世界都燃烧着这个真理。至少,奴隶制度中最受争议的型态,在全球很快地就被废止了。

扔在奴隶制度这块干柴上的一个伟大的火花,就是哈里特·毕车·司托伊Harriet Beecher Stowe所写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这本小说清楚揭露了奴隶制度的邪恶,使它没法继续在文明世界停留。当林肯总统跟司托伊女士在内战见面的时候,他不禁喊道:“哦,妳就是那位发动这次大战的小女士啊!”她的确就是那样。

马丁路得是教会时代彰显出最伟大的预言能力的人之一。路得当时只是个修道士,然而当他把99条论点钉在一个座落在德国惠敦堡Witternburg的,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小教堂门口时,整个世界就改变了!他不但改变他同时代的人,他所造成的改变也深深地影响到后来的每个世代。从来没有一个皇帝、国王、甚至一个帝国,能像这个修道士那样的影响这世界。

马丁路得是个很伟大的见证,他见证出一个谦卑的人,用神真理来装备自己,拒绝妥协神给他的感动,结果比军队还有能力。自从第一世纪使徒保罗与西拉之后,路得所持的预言性的立场的力量是无所匹敌的。当时那两位使徒叫那位最强大的帝国,最有能力的统治者,胆颤心惊地喊着说,“那搅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徒 17:6)

据说默罕他玛·甘地Mahatma Gandhi有真正重生的经历,然而,他拒绝受洗,因为他看见受洗这件事成了提升布道家个人的宣传工具。可是,他谨守许多主耶稣的教导。他特别被主的一些教导所吸引,譬如,以善报恶,或当受辱时,也转过另一边的脸来,他决定要照这个命令行。仅仅专注于主的信息中这么小的一部分,甘地就能叫他的时代中最强大的帝国屈膝,因而诞生了一个国家。甘地拒绝接受政治上的职位,那时他能很容易当上第一任首相的。他简单地回答,他已经找到一个更伟大的力量,这力量超过任何政权所能给的。他说得对。

假如甘地因为活出福音中的一小部分,就能改变他的世界,假如大家开始按着整个福音所说的来生活,那么教会将有何等大的能力?假如我们真的了解那赋予我们的能力,那么没有一个牧师会愿意屈就改当总统,更不用说当参议员或众议员了。除非那是主给他的负担,要他那样做。

致命的陷阱

对一个有属灵权柄的人来说,有一个很大的陷阱是向一种试探屈服,那个试探就是在世俗与社会的范畴使用他们的影响力。用我们的影响力在那方面行善是可能的,但是“好”仍然是“上好”最厉害的敌人。这是从伊甸园就开始的同样的诱惑,就是叫人去看善恶树积极的一面。假如我们吃了树上的果于,我们就能做许多“好”事。然而,到了后来,我们的善将会朽坏。

有些人被召在政治上服事,而视为“高处的呼召”,那么他就有了受到迷惑的征兆。事实上,假如跟属灵权柄比较的话,从政只是个很低的呼召。当我们真正认识主耶稣是谁的话,又知道祂召我们去做的事,我们就有以利亚的心志。以利亚曾站在王的面前宣告。“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起誓…”(王上 17:1)藉此,以利沙对亚哈王说,“在这里我不是站在你面前。你只是一个王,一个人。我不是在人面前活着,我是在神的面前活着。”当教会同样学习活在神的面前,不是活在人的面前的话,她就会被赋予同样的能力。

为什么我们会想去拜访国王、总统、或任何人呢?那除非是我们得到神的旨意。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大胆地来到宇宙的主宰面前。为什么我们会浪费我们的时间,那么费力地倚靠我们混乱的立法机关来立法?假如我们看见我们王的荣耀,我们怎会对地上的总统或王如此着迷?

生命的争战

堕胎是今日教会最大的一个属灵争战。在这冲突中,得胜的一方,就确定赢得了这个时代的一场重要的战争。教会完全投入这场战争是正确的。然而,假如我们用错的心态来“赢”的话,就会造成传福音失败的原因。

假如人类有比奴隶制度更放肆的事情,那就是堕胎了。不论有多少法律使这个邪恶的事合法化,人已越过“人性的法律”,从人性的观点看,堕胎可能是堕落的人性能堕落到的最低层次,就连野兽也会本能地牺牲自己,保护所生下来的后代。可是,事实证明我们竟然愿意牺牲我们的小孩,来满足我们的方便与自私。在我们为鲸鱼与斑点的老鹰悲叹时,我们用最残酷的方式,来屠杀我们自己的小孩。他们是无助又无辜的。这是具有扭转战局重要的事件。教会要如何面对这个邪恶?得胜的话,这是给她最伟大的胜利之一;否则会造成更多生命在永恒里灭亡。

通常,复兴是神不愿刑罚人,给他们最后一次彰显他的怜悯的机会。美国经历过的上一次的大觉醒,是在内战之前。那个大觉醒是主给的,要他们避免内战。假如大复兴继续的话,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奴隶制度会被废止,这个国家就不需要经过那场糟糕的血腥内战。但是当时那股复兴的趋势,被那个时代的政治狂热者,所谓废奴主义者,取代而停顿时,这个国家的命运就被他们决定了,并且流血事件也就停不下来。

废奴主义者是这个国家中,一些极为勇敢、真有爱心又自我牺牲的人。大多数人是基督徒,也是真的爱国者。然而,他们走到极端,又被性急的风吹动。无可否认地,他们的目标是高贵的,但是他们的方法却是具有毁灭性的,因为他们并没有领悟从上头而来的智慧其本质。那就是使徒雅各说的:

你们中间谁是有智慧有见识的呢,他就当在智慧的温柔上,显出他的善行来。
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
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
(雅各书3:13,17-18)

废奴主义者有正确的目标,但是他们用错误的方法,达成他们的目标。无论何时我们这样做的话,我们就会离开那从上头来的智慧,并且我们就会表现出一种跟救主完全相反的本性。狂热是加略人犹大的智慧,他认为他可以强迫主使用他的权柄,宣告他的国度。不论这样做的人其动机如何,这种政治上的操纵是来自于邪恶者的灵,这种方式不是来自于神的国度。

教会正在面对的终极抉择之一,是要决定我们是否要完成我们的政治目标,或愿主的国度降临。许多人以为约翰·布朗John Brown (就是著名的“约翰·布朗突击队”中的那人)是先知,他也自以为是先知。今日教会里面,有许多的人有这样的灵。他们催促其他的人,采取不成熟的行动,也使用世俗的武器,来攻击属灵的营垒。他们催促人的理由之一,包括因为每天都有许多的婴儿被杀。这的确是我们该注意的事实,但是他们的方法却不能使堕胎的婴儿减少。并且他们的方法最后会造成目前无法想像的更多流血事件。

每当属灵的人尝试在世俗的权力范畴里,建立权威或影响力,然而他们在那些职位上并没有神的呼召,结果他们很可能变成极端份子,也必然损害他们原来的目的。落入这个陷阱的人,通常是为主与他的旨意最热心的人。热心但不谦卑顺服圣灵,就很可能变成敌人的一个工具。假如他发现有他不能阻止的人,他就会试着把他们推到一个极端。很不幸的是,对狂热份子来说,这是很容易发生的。一旦他能强迫那些人到没有神呼召他们的范围时,超越过神的恩典,敌人就能使用他们作它手中有利的武器。

我们不能期待政府来作我们的事情。主听祷告,并且祂比总统、国会与最高法院的总和,还要有能力!堕胎的问题已分化这个国家到从内战以来最严重的地步。祷告能带来复兴,避免这个分化。若这个复兴没有被狂热份子误用的话,就有能力去废止堕胎,并且产生超乎文明世界所能想像对生命最大的尊严。

神的历史书

生命册是神的历史书,它跟人的历史书很不相同。在神的历史里面,许多伟大的英雄是世界所不认识的男女。他们是祷告的圣徒,从神得权柄。他们为人类做了许多,远超过任何总统、首相或国王所作的。祷告的圣徒释放了许多奴隶,超过威尔伯福斯与林肯两人加起来所作的。他们用更大的自由来释放人。这就是为什么主在路加福音10:l 8—20节说:

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旦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
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

得到胜过敌人所有能力的权柄,是件很美妙的事情。但是,被登记在神的历史书上,是件更伟大的事情,就是登记在生命册上。我们登入祂的历史书的方法,就是按祂书上所记的权威来生活,绝不屈服于使用人的权柄。假如我们被所有的人认识,但神却不认识我们,这又有什么好处呢?对神有影响力,要比对人有影响力好。让我们再次来听听主耶稣,对我们提出的警告: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马太福音7:21-23)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