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at good is it for someone to gain the whole world, yet forfeit their soul?” — Mark 8:3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六月
« 5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11

第十一章 天堂与地狱相撞


当仇敌如端流冲来,主必兴起军队抵挡它(参见以赛亚书59:19)。主籍着教会,正兴起一族类,他们靠一个不同的灵活,这个灵与撒旦籍着营垒彰显出来的灵相反。似乎撒旦在前几个世纪设立它宝座,又充斥着许多可怕的罪之处,神的恩典要在那里显得更多。

约伯是圣经里很大的例子,证明主使用祂的子民,向空中执政的与掌权的作见证。主问撒旦,是否用心察看约伯,主故意引起仇敌对他的注意。后来祂准许仇敌攻击他,唯一的限制是,它不可夺走他的性命。同样地,神准许撒旦几乎可以自由地攻击教会,但是它不能摧毁教会。到后来教会要比以前加倍地强壮。

摩西祈求主不要毁灭以色列,因为他知道全世界会说,神有能力从埃及拯救祂的子民,但是祂没有能力领他们进入应许地。关于教会,撒旦对神的控告,就是祂能救赎我们,但是祂不能改变我们。就如约伯在试验中站稳了,主要兴起一个教会向所有的被造物,永永远远地证实,神不但有力量救赎我们,祂也能改变我们,并且领我们直到进入应许地为止。就如约伯一样,我们可能一时会弄得乱七八糟,但是有一个教会,在所有的试炼当中,她会保持忠心。到那时候,教会甚至学会为她的控告者与压迫者祷告,她将加倍得到她从前所拥有的。

为何要往后看

许多人相信,现今揭露教会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是不对的,譬如说不该揭露十字军的错误。但是很显然的,更大的错误就是想要忘记它们。就像这个世界明明知道这种错误还会再发生,却想耸耸肩忘掉德国过去在纳粹统治下所造成的历史惨剧。现在教会也想忘记她过去所作过愚蠢的事。这就说明,为什么世界对教会要再度运作政治力量的想法感到惊恐。从历史的教训中知道,我们运用政治力量的结果,都是在可怕的滥权与导致悲剧中收场。

这并不是说,教会不能运用政治力量做些好的事情。除非我们承认所犯的错误,并且了解它们,否则我们注定会重蹈覆辙。基本上,教会的历史在不断重复相同的错误。教会里还有一股很大的力量是在设下与上一代相同的绊脚石,叫这个时代的人绊倒。然而,主给我们智慧,祂使用这同样的绊脚石作为教材,用来封闭一些最厉害的地狱关口。

我们犯了同样的罪

十字军只是教会历史上被误导的宗教热忱的例子之一。在历史上,从没有一个回教暴君,或回教什叶派Ayatollah的人,会像在l3世纪审讯时期Inquisitions的一些教会领袖那样的无情与残忍。我们可能会抗议说,那是罗马天主教做的。但是新教也犯同样的错误,只是程度较轻,因为他们的政治力量较小。

身为一个福音派的人,我们可能指着天主教徒与新教徒说,我们跟他们不一样。可是我们在同样的罪上也有错。我们能抗议说,天主教徒有一个教皇,他篡夺基督的地位成为教会的头。但是我们有许多领袖或“教皇”,他们也做同样的事情。我们憎恶把马利亚,耶稣的母亲圣化,但是我们敬拜我们的教会。我们听到对圣徒的祷告而震惊,但是我们不断地高举自己的领袖,让他们成为偶像替我们代祷。

我们读到天主教销售赎罪券(这是一种出售的赦令,可以使持有人或去世的亲人等,免除罪的结果)的事,而觉得愤慨。是的,我们应该如此看。这是对十字架最大的一种羞辱,因为这样做就是把神的恩典出售予别人。话虽如此,大约有十年之久,要是收看福音性电视节目或收听节目时,绝对会听到主持人给观众的祝福,但附带一个条件,就是我们要奉献给节目制作人。这是在出售神的恩典,也是同样的邪恶。

当我们研究十字军后,令我们感到惊愕,因为他们声称为神的荣耀与基督的名出征,他们显露出来一些黑暗堕落的人性,结果造成更多咒诅而非救恩。但是教会发动的每个“十字军东征”,几乎使人远离主的,要远超过归向主的。十字军宣你他们为十字架、救恩的像征而配剑,可是他们却滥杀男人、女人与小孩。我们被赐予更大的剑,就是神的道,可是我们常用它来刺伤与摧毁那些我们声称要去拯救与医治的人。

死亡的循环必须被打断

“凡不懂历史的人必然会重复它。”这是一个被证实的真理。教会的历史是这个真理的一个最大证明。前面的属灵世代对抗后起运动的冲突,至今仍然没有止息,这是因为过去几世纪以来,那种从地狱关口释放的神学已经来到了教会。现在是关闭那些关口的时候了。要做到这样的话,我们必须了解它们,并且为这些罪悔改。我们可能会抗议,我们并没有犯那样的罪。可是,我们若不适当地提到它们的话,我们就会犯同样的罪。

在圣经里,大型的属灵重整事工,譬如以斯拉与尼希米,都很重视为“我们祖先的罪”悔改,这并不是一个巧合。他们了解这个圣经原则,就是祖先的罪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传到后代。(参看出埃及记20:5)这并不是为祖先的罪,来处罚后代,而是哪里有罪,哪里就有一个伤痕。跟一般人想法不同的是,伤痕并不会随时间愈合,反而变得有感染性,除非适当的敷药与包扎。它们敷药包扎的方法就是借着悔改,因为它会释放十字架的能力。

圣经宣告说,有些罪不但会玷污犯罪的人,也会玷污土地。在摩西的律法中,规定了洁净这些罪的程序。在撒母耳记下第2l章说,在大卫的时代,有饥荒临到土地。当他求问主为什么饥荒来到,主回答说,“这饥荒是因扫罗和他流人血之家,杀死基遍人。”(撒下 21:1)要除掉这个咒诅,大卫必须到基遍人那里,补偿扫罗的罪。即使大卫跟这些罪没有关系,但他必须为土地作补偿。这个补偿就是交给基遍人扫罗剩下的儿子。所以,他们能把他们吊死在树上。事情会这样发生,是因为那是在律法的时代,补偿是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为原则。

我们不在律法之下,而是在恩典之下。十字架已经偿付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罪,包含教会已经犯的所有不幸的罪。话说回来,罪仍然玷污大部分的土地,并且咒诅仍存在,就给属灵气的恶魔与掌权的有权柄。为什么会如此?因为十字架尚未应用在它们之上。虽然主耶稣为全世界的罪付了赎价,但是整个世界尚未得救,因为他们并未接受十字架。

和好的事工

我们作祭司与传和好福音的使命,就是把十字架的能力带到这个世界。因为我们如今是在恩典时代,律法的步骤就不能洁净这地,我们一定要靠神的恩典。我们不再求诸于律法,而是仰赖十字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若想要有任何和好,就一定要把十字架用在每个因罪造成的伤口上。这类的伤口包括深刻的历史、文化伤痕。这样做的话,福音的能力才能释放出来。

如何应用十字架呢?就是借着悔改的谦卑。恩典通常被定义为“不配得的恩惠”,当然,这定义并不是完全的,但这个定义是够我们目前的讨论。一旦我们开始觉得我们配得神的恩惠,我们就脱离生命的道路了。我们如何得神的恩典?“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 4:6)单纯的谦卑就能释放神的恩典,不但是给我们,也是给我们土地的。假如我们说我们跟祖先不同,这是一个可怕的骄傲。这是需要谦卑的恩典才能承认我们都犯了罪,并且原不配祂的恩典。这么单纯的谦卑就能释放神的恩典。

真正的谦卑

真谦卑最基本的特质,就是承认我们对神的倚靠。唯有真正的谦卑,才能使我们持守在神的恩典里面。在祂里面,我们才能看见绊脚石、陷阱和不断在攻击我们的事情。谦卑也能打开我们的眼睛,看见“我们祖先”的罪。我们必须在那些罪上悔改,以致于我们能被重建。

神不许大卫为祂建造圣殿,因为他曾是个流人血之人。所罗门所建的圣殿,是代表主耶稣将要建立的永恒国度。主耶稣来并没有流人血,反而为我们的救恩而舍命。当所罗门献殿的时候,主赐下一个应许,那应许超越律法时代,直指我们主耶稣的国度:

我若使天闭塞不下两,或使蝗虫吃这地的出产,或使瘟疫流行在我民中。
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历代志下7:13-14)

土地的医治不再需要按律法的规定,而是要主的选民谦卑自己、祷告、寻求主,并且从他们的罪恶中转回,那么神就会垂听他们,赦免他们的罪,并且医治他们的地。

我们能试着痛打空中的首领来求复兴。但是有时候,因为地所受的咒诅,使它们有权力在地上。除非主的子民为这些罪悔改,不然就没有复兴。当土地受咒诅的时候,教会借着谦卑与悔改,就有权柄带来土地的医治。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受造之物都在叹息,等候神的众子显现出来。

我们有罪

当我们研究教会历史时,很容易去论断批评所有的教会教父,不论他们是天主教、改革教、福音派或其他的宗派。我们甚至能找出理由,来批评近期的属灵运动。可是,这种批评只是证明了我们也同样会犯错。这样的批评是跟正直的判断有区别的,后者让我们把罪从我们的营中除掉。

“大罪人man of sin”里最可怕的恶,就是在我们每个人里面的那个“罪身sin of man”,我们都喜欢自我崇拜、影响力、权威与坐在首位。假如我们不再有这些恶念时,那一定是神的恩典已经拯救我们了。假如我们开始认为,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好,所以我们才不再有这些恶念,那么,就在那时刻我们是离开神的恩典了,并且恶念就会像洪涛一样冲击我们。

一个最悲惨的错误,就是面对我们祖先的过错,自认我们要比他们好些。我们不要以为教会历史上,或现代教会所犯的错误,只是他们的问题,而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应该看做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假如我们想要脱离上一代传下来的过错之捆绑,我们必须谦卑自己,并且承认我们(教会)所犯的邪恶。有这样的态度,我们才能得拯救。所以,我们必须悔改,并且为这些教会历史上所犯的悲惨的罪,来寻求主的恩典。

整个世界都因亚当的堕落而受到咒诅,他是我们大家的祖先。虽然主耶稣是完全无罪,但祂也取了罪身的形状,才能替我们赎罪。这样说来,我们更应该与世界的罪认同,存心谦卑,并且为人的罪悔改,祈求释放主耶稣为全世界买赎回来的宽恕。我们在天上这样释放的,也必然在地上释放出来。

这样的灵,不是去咒诅,而是去寻求带出重建与和好。用这样的态度,我们将继续检验一些侵犯或影响教会的地狱关口。正如主耶稣曾警告说: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
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
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

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
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7:13-20)

善与恶能从同一棵树出来吗?能!正如它们都从同样一棵树出来。但好果子与坏果子不能从同一棵树出来。过去教会犯的一些最大错误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没有警觉到,即使从善恶树出来的“善”也像同一棵树出来的“恶”那样致命。那些善与恶有同样的根源,它们的果子都会致人于死。不论它们外在的形式是“善”或“恶”,人的“善”跟人任何的“恶”是同样致命的毒药。

一旦我们了解从善恶树的善,是跟树的恶同样有毒,我们才开始了解到它是极其地狡猾,所以它能成功地散布死亡。有一个每个基督徒都要面对的终极问题,那就是如何分辨什么是好的与什么是属神的?因为唯有来自于神的才能赐生命。

由于善恶树与生命树的差别,在我的另一本书“园中的两棵树”里面,有很详细的讨论,在此就不赘述。然而,我们必须了解它,因为它是主耶稣的教训背后所存在的原因: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马太福音7:21-23)

这个警告提醒了几个吓人的事实。首先,我们能一直喊耶稣为“主”,但不能进到祂的国度里。其次,我们用祂的名字,可以行许多的神迹,仍然进不去,因为我们实际上在行无法无天的事情。

这跟主在马太福音24:5的警告相呼应:“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耶稣)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这段经文常被引用为,许多人会冒你自己是基督,并且误导许多人。其实那不是经文所说的。祂实际上是说,许多人要奉“祂的名”来,说祂(主耶稣)是基督,然而他们却是骗子,要误导许多的人。历史已经充分地证明这一点,就是有许多的“基督徒领袖”兴起来,宣称是奉主耶稣的名,也宣称耶稣就是基督,但他们却迷惑了许多人。

教会原来是神所栽种的,怎会长出如此的恶果与善果来?首先,这个世界的教会并不是单一的植物。使徒保罗称教会为“神的田地(参看哥林多前书3:9)”,在这块田地,许多神学家都栽种了一有些是好的,有些是恶的,有些是生命,有些产生死亡。主自己警告说,每次祂种麦子在田地里,敌人会来在同样的田地里,种下稗子。

我们不幸的错误之一,就是我们不会判断在教会里传播的许多神学与教义的果子。我们用圣经向它们挑战是对的,但是有些教义看来是合乎圣经的,却仍然产生恶果。撒旦也同样地用经文试探主耶稣,并且它也常用经文试探我们。因此主耶稣从不说,我们可以借着人是否合乎圣经来认识他,而是要靠他所结的果子来认他。

邪恶的根源

有一个已经被证明是在基督教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教义,也是这部分所讨论造成不幸的愚昧的主要根源。它至今仍是最流行的教导之一,也是今日教会强调的。基本上,这是一个迷惑,就是我们能借着才能与力量,来达成神的目的。然而,正如先知郑重地警告说。“不是倚靠势力,不走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 4:6)

在圣经里,主有很多的称呼,并且每个都有策略性的用途。祂称自己是“万主之主”或“万军之主”,这不是偶然的。祂的军队不用军事力量,或政治力量,而用那个无限强大的真理的圣灵。藉恩膏说出的真理,要比所有的武器与这世界能聚集的炸弹,还要有威力。为何我们这群被赋予最强大威力的人,仍继续蹲着使用那些差劲的武器?使徒警告说:

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
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并且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
(哥林多后书10:3-6)

当我们完全顺服的时候,就是当我们完全顺服圣灵时,学习不凭着血气争战,而是参与不属肉体的争战,那时我们才准备好能“责罚一切不顺服的人”,话说回来,教会不只是被召去做事情,也是去跟随羔羊,到祂要去的地方。老底嘉的灵如今充满许多教会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教会被许多事情与节目弄得疲惫不堪。这些事情又没有产生真正的属灵果子。没有顺服主的行动主义activism,后来也会产生更大的退缩,那是因走极端而受伤的人所产生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一定有人会受伤。我们需要热忱,但要为了主与祂的目的。任何不合这原则的事情,都仅仅是“狂热”罢了。不论它的目标是多么正确,那只是人文主义的另一种形式,甚至令人着迷。所以,不能只看牺牲而已,唯有顺服才算。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