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at good is it for someone to gain the whole world, yet forfeit their soul?” — Mark 8:3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六月
« 5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10

第四部分 地狱关口与天堂入口

第十章 认识灵界的关口


地狱关口,就是让邪恶得以触及这个世界的入口。同样地,天堂入口就是让神的恩典与真理注入这个世界的开口。我们已经来到一个时代,就是地狱关口和天堂入口将要完全打开。以下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我们要能分辨它们,并且使用神赐给我们的权柄,去关掉地狱关口,同时打开天堂入口。

属灵的边界

这些属灵的“关口”与“入口”通常是指地点,特别是人口密集的城市。神的国度与现今邪恶世代的冲突,不是在争夺领土,而是在争夺人。当主开始采取行动去震动一个国家时,祂不是震动他们的土地,而是他们的心。祂大多从文化、习俗、与行为来看一个国家,不是从他们的地界看。事实上,属灵的边界常不同于自然的地界,一个城市的属灵影响力可能远超过它被划定的地界。我们必须学习借着影响力的范围,来区分属灵的边界。一个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德国的城市科隆Cologne。它是世界历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城市之一,可是那个影响力却是隐密、不为人知的。有一些最著名、可怕的神学与哲学思想,都发源于科隆。很可能的,受这个城市影响力所流的血,要多过历史上其他帝国或超级强国所做的。

任何从科隆发源的魔鬼式神学或哲学,至今尚未被克服。他们继续在萌芽成长,造成死亡的洪流,几乎导入每个世代。在本章,我们会评论一些这种鬼魔的教义,暴露他们的源头。但这仅是第一步。要打败并关闭这些关口,是一件漫长又艰难的过程。单单赢得某次对黑暗的战役,是不够的,就像约书亚在艾城。我们必须学习伸出我们的短枪,直到敌人完全被摧毁为止。假如我们不完成这个工作,我们的子孙将面对同样可怕的敌人。

十字军的属灵历史

科隆省是在基督降生的时代建立的。奥古斯都皇帝的侄女雅谷丕纳Agrippina senior,据说是“爱之女神”雅弗戴Aphrodite的后代,她嫁给德孟尼克Germanicus,就是主后15年,在科隆征服高卢Gaul的那位。主后16年,她生下一个女儿,叫做小雅谷丕纳Agrippina Jr.出生的地点是科隆的欧比顿·欧比兰Oppidum Obiorm,那是当时罗马与德国的一个宗教中心,也是现在科隆天主堂座落的地点。小雅谷丕纳后来就是罗马皇帝尼禄王的母亲,她的儿子是最残忍又神经错乱的罗马皇帝之一。在尼禄王时代,基督徒首先被扔到玛克斯摩司Maximus剧场里去喂狮子。尼禄王也下令在罗马把使徒彼得和保罗处死。

因此,罗马政权第一次对教会的大迫害,是起源于科隆。由于尼禄王的母亲与接下来的皇帝加利固拉Caligula都来自科隆,所以从主后69年,这个城市成为西方罗马帝国的首都。如此维持了两个世纪。科隆所统治的省份包括法兰西、西班牙、德意志与不列颠。在那段时间,科隆获得很大的影响力,也成为每个可想像的神明与庙宇的接待者。

亚干的罪

康世坦丁大帝,是把基督教制定为罗马国教的皇帝,他在主后313年,差派马特勒斯Maternus主教到科隆、圳尔Trier,与东镇Tongern去摧毁那里的偶像与庙宇。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偶像都被摧毁。有些材料甚至被用来建筑初期的教堂。这个情形好像旧约亚干所犯的罪,他想留下一些耶利哥城的掳物,甚至不惜干犯毁灭所有物品的禁令。这件事造成以色列后来在艾城吃败仗。这似乎也成了科隆后来命运的预言。虽然这些建筑物被你为是基督教的,一些最敌对基督教的邪恶却是从这个区域中产生的。

在教会里,许多人相信他们可以把人类与甚至邪教的哲学,譬如共济会,混入教会的组织,或属灵生活当中,而不至于产生不良的后果。这是一个可悲的错觉。主不会跟偶像共享祂的圣殿。审判不一定马上来到,像艾城一样。有时候,主甚至会等上一个或两个世代,就如祂对待一些以色列的王一样,这种傲慢的态度至终会产生失败、被掳、或毁灭。

今天教会里许多致命异端的根源,都是许多年以前有一个像亚干那样的人妥协开始的。我们现在正前往得神的应许之地,但我们很快会知道,我们必须从我们的营地中把每个“亚干”除掉,否则我们整个军队都会被打败。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说,要把罪人从他们中间除掉。在每次属灵领导不能采取正当的行动对付营中的罪时,他们就在容许将来溃败、分裂、与毁灭的种子。虽然,我们活在恩典的时代,但这并不就是可以容忍罪恶,而是愿意接受悔改的罪人回到我们的营地里,就如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所劝诫的。

十字军的种子

在主后632年,回教徒开始向欧洲与中东前进。到638年,卡利夫·欧玛Khalif Omar征服了原来是基督教拜占庭帝国(之后发展成为东正数)所占据的耶路撒冷。此帝国的首都是康士坦丁堡,就是现代的伊斯坦堡。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个帝国会衰败。可是,由爱普·亚士兰Alp Arslam率领的土耳其人,在1071年八月十九日星期五,在曼赤克特Mantzikert打败了拜占庭的军队。并且俘虏了罗曼孟罗斯·迪尔勤司Romanos Diogenes拜占庭的基督徒皇帝。

回教徒进一步地深入欧洲领土,瞄准法西斯、西班牙和巴尔干半岛。当他们的进展威胁到整个欧洲时,一封由一位在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主教写的信,说服了教皇发明一个策略来收复这个古老的城市。这样做需要回教徒回头去防卫他们自己的土地,也会抒解对欧洲的压力。主教招集了各地的王与骑士,再加上他的计划中所需要的资源。农夫、游民、甚至娼妓,凡是想挣脱奴隶制度的人,都被征召。教皇宣称从天得到一封信,任命他召集欧洲各国收回圣墓。

在1096年的三月,亚蒙司Amiens的彼得(也叫做彼得隐士)骑着自己的驴离开亚蒙司,在复活节之前来到圳尔。当复活节主日时,他跟大约一万人迈进科隆。接着他差遣传道人去传十字军的福音,并且在莱茵河地区发动进一步的支持。结果,他的军队成长到三万人。彼得拥有改变世界的十字军发起人之名气。这个运动在基督徒与回教徒之间,留下一些最深的文化伤痕。他也开始迫害犹太人,他所倡导的教义引起一些历史上最恶毒的惨剧。

纳粹大屠杀的种子

由于他们的冒险事业需要更多的钱,十字军就决定强迫犹太人支持这个使命。犹太人当时是最主要的银行家。许多骑士借着向银行抵押他们的产业,以维持他们参与十字军的运动。后来,十字军决定不想还银行钱,所以他们宣告是神的旨意要对付犹太人,因为“他们把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

一位在布霖Bluillon的卡特腓Gottfried是下罗份镇Lower-Lothrinagen的总督。他管辖的区域也包含亚德尼斯Ardennes,就是现今的荷兰,也包含科隆的莱茵河省,他下令所有残余在下罗份镇的犹太人都该死,以补偿基督的死。结果,在科隆与孟斯Mainz的犹太人送给卡特腓五百个银币,以得到他的保护。那些钱后来也用作他军队的开支。这种用来募集财物费用的方法,很快就遍及欧洲。这样一来,犹太人发觉不单他们要从他们的银行借钱给十字军,也要付赎金给主教和骑士们。

虽然犹太人付了保护费,雷兰·康特·亚摩利克Rhineland Count Emmerich却开始杀害在科隆境内的犹太人。接着彼得的军队在布拉格Prague攻击犹太人,同时卡赤乔克Gottschalk,这位彼得以前的学生在维震斯堡Regensburg杀害犹太人。所以,这就开始了几乎达900年对犹太人的迫害,在这个期间他们不断受到被灭绝的威胁。从这些事件看见,最颠倒救主信息的一件事,就是和平君主耶稣降生的民族,惨遭祂福音使者的赶尽杀绝。

在接下来的几世纪里,犹太人不断被攻击、抢劫,有的时候整个村庄都被灭绝,仅仅留下一些愿意受洗的人。有一些基督徒起来反对这种不幸的狭隘观念。譬如,在可雷福斯Clairveaux的伯纳德Bernard竭力保护犹太人,不受到这种顽固与教会疯狂的暴力,但是成效不彰。

对犹太人的攻击并不限于罗马教会。当公元1500年代更正教兴起的时候,基督教内流行一些神学,继续这种迫害,最后导致德国纳粹所做的一些最悲惨的事件。犹太人每次都从这样的劫难中幸存下来,这些劫难似乎愈来愈可怕。从过去的几世纪中,这个民族从基督徒那里所受到的伤害,也愈来愈深。这使得他们看待基督教就如同索命教,根本不是救恩。

许多犹太人尝试宽宏地记得在每一次攻击中,总有一些看法不同的基督徒来帮助他们。但可以了解的是,这造成犹太人对教会有一种矛盾的情绪,唯有最超凡的爱与恩典才能医治它。这就是教会在末日必须要证明的。

十字军与科隆

在1096年的四月底,彼得和他的军队从科隆出发。他们在八月一日到达康士坦丁堡。因为这么庞大的军队(其中也伴随着女人与小孩)必须有食物与军需的供应,又因为缺乏纪律,就发生严重的抢劫与毁坏。很快地他们恶名昭彰,甚至他们要前往保护的基督徒城市也这样认为。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人大多数没有或少有军事经验,所以他们要在康士坦丁堡等候有素质、正在欧洲受训的骑士。但是因为十字军与当地居民的冲突日益增加,这个军队就决定立刻从康士坦丁堡出发。他们在十月2 1日离开,然而很快就在喜美土特Civitot被土耳其军队打败。全部30,000人的军队,包括女人与小孩,都被杀害。只有彼得跟几个骑士幸免于难,他们逃回康士坦丁堡,

布霖的卡特腓在1096年离开下罗份镇,几乎同时与亚蒙司的彼得来到康士坦丁堡。在接着几个星期,卡特腓沿着莱茵河与多瑙河出发,他终于在圣诞节来到康士坦丁堡。从最保守的估计,他的军队数目不少于600,000人。彼得在逃过土耳其的战争后,就加入他的行列,并且领导这个新的“农夫军队”,在1097年的四月底,十字军从靠近康士坦丁堡的比利根隆Pelecanum出发。他们在十月跨过波斯布罗斯Bosporus,并且围攻安提阿。结果在八个月之后的六月三日攻下安提阿。

胜利但失败

在1099年的一月十三日,十字军往耶路撒冷前进,六月七日到达。在七月十五日星期五正午的时候,圣城落入十字军手里。有一个圣经真理是,许多神的得胜在一般人眼中起初看来是失败的,譬如主被钉十字架。当耶路撒冷沦陷到基督徒手里时,看来是个胜利,但这件事却使教会名声败坏,也是教会最失败的事件之一。

回教徒市长一向相当容忍他的市民,包括基督徒与犹太人,他让他们自己有敬拜的地方,并且能自由行动。他甚至让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在被围困的时候,可以到十宇军那边。当基督徒显然要赢时,市长跟他的部属以为会得到征服者以高度的骑士精神的对待,但他们的期望大错特错了。

许多人转到基督教的旗帜下,以为会得到特赦。但是十字军先将他们包围起来,再把他们全部杀光。城市里的犹太人逃进会堂,当他们躲在里面时,十字军放火烧会堂,杀害里面全部的人,甚是可怕。这是一个刻意铲除所有非基督徒的策略,要让耶路撒冷成为一个基督教城市。这些胜利的十字军,有许多全身还沾染着被杀之人的血。他们聚集在圣墓前欢呼,喜极而泣,献上他们大“胜利”的感谢。单单回教徒就超过五万人在这场大屠杀中丧生。

布霖的卡特腓,这第一位基督徒统治者,也是大屠杀的主要煽动者,于一年后的公元1100年七月十八日过世。布顿恩一世Balduin成为他的继位者。耶路撒冷王国存在87年,一直到撒拉登Saladin回教国王征服它为止。十字军反复在后来的两百多年东征,但是他们都没办法收回耶路撒冷。

在那个时代,许多教会领袖都被十字军的残酷所震惊,有些人甚至要求把那些该负责任的人逐出教会。参与十字军的人,有许多是贵族与有勇气的人,有些人显然出于一个单纯的动机,想要在耶路撒冷恢复主的名字。即使如此,不管我们的动机是多崇高,每当我们使用的方法跟圣灵的果子相反时,邪恶就产生了。

从十字军的兴起到没落,他们带给世界一些最邪恶的势力、哲学与神学。这些东西在人心当中筑起了巨大的障碍,使不计其数的人跟福音隔绝。我们必须指出造成这么多悲剧的邪恶营垒,这样福音才能在这些最有策略性的地区自由地传开。

 

 

 

  这是一张在1922年正式通用的德国银行票据。上面那个照片是票据背面的情形,它说明总工程师在跟魔鬼立约,好完成天主堂的兴建。图片中的上眉写着:为科隆市所需用的紧急经费。图片中的下眉写着:天主堂的总工程师与魔鬼。

票据的正面的译文如下。“在1922年的科隆市”,“本票据价值为50分钱”,以及小字写着“本票据可在任何市府出纳单位使用”,这种票据在1922年8月15日失效了,而科隆市负责它的赎回。

共产主义的属灵历史

在1164年的七月二十三日,达索市的雷诺主教Reinald Of Dassel带着所谓三博士的骨头到科隆来。福缀克斯·巴诺罗撒Friedrichs Bararossa皇帝把它们送给了这个城市,用来稿赏主教的忠诚。在1181年,用来装骨头的金棺材完成(至今在科隆仍然可以看到)。结果,从西方全世界的朝圣者都来到这个城市,向这个金庙宇与骨头朝圣。当朝圣者的人潮变得庞大的时候,需要一个更大的天主堂。在1248年的八月十五日,科隆天主堂的地基立起来了,为了要尊崇这三个博士的骨头之用。

这座宏伟的天主堂的工程进行了300多年,直到它后来突然停止下来。根据城市的历史,说那位建筑工头必须跟魔鬼订约才行。这个约定要求从圳尔城建一个水道到科隆,它才让这个天主堂造好。这是让水能够从撒旦的宝座流出,就像水从神的宝座流出一样。

很奇特的是,天主堂的建筑工程从1560年到1842年都是停顿的。在1818年,卡尔·马克思,这位社会主义与世界最厉害的无神主义系统的创始者,出生于圳尔。在l 842年,他从圳尔搬到科隆,正巧天主堂的工程又重新开始。在l 880年天主堂终于兴建完工。这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与魔鬼之约定的实践,

从1842到1843年,马克思担任在科隆发行的“雷尼斯任堂Rheinische Zeitung”报纸的主编。在1848年,他变成了它的发行人。在这个职位上,他发行了共党宣言,又在1849年的五月六日,散发他的共党大字报给在科隆的古兹尼克Gurzenic大厅聚集的群众,这就是共产运动的开端。它是由马克思和福缀克斯·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领导的。这个从科隆开始的新运动其他重要领袖包括:弗丁兰·拉沙尔Ferdinand Lassaile,安得司·卡赤乔克Andreas Gottschalk,以及马里尔得·弗朗西斯卡·安尼克Matthilde Franziska Anneke。

关闭地狱的门

科隆是罗马第一位迫害教会的君王的母亲之出生地,又是十字军,基督徒迫害犹太人、然后又有共产主义的诞生地,科隆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悲剧的酝酿地。但是,主关闭地狱关口的方法,就是在天上开一个门。光比黑暗更有威力。当你在夜晚打开百叶窗时,黑暗不会进来,反而是光芒向外放射出去。主对科隆的策略,就是从天上开一个窗户,叫它成为祂的救赎能力的一个见证。主将从古罗马与德国兴起一个新的十字军队,他们的武器不是属肉体的而是属灵的。他们将在曾经造成死亡与毁灭的地方,产生医治与生命。主永远会以善胜恶。

很有趣的是,威廉·布兰Robert Blum与摩西·汉斯Moses Hess也从科隆开始他们的事业,正是天主堂的工程快要完成的时候。许多人认为他们是现代锡安主义的创始者。正如敌人已经成功地在主的麦田里撒下稗子,主常会在敌人的稗子田中撒下麦子。科隆虽是迫害犹太人最厉害的城市,但也被公认为酝酿以色列复国运动的出生地。

摩西·汉斯实际上是继马克思,在科隆作雷尼斯任堂报纸的编辑。在1860年代,他发行了一个小册子叫做“罗马与耶路撒冷——民族性的最后问题”,稍后,科隆的伯德汉摩博士Dr. Bodenheimer在1891年写了他的一首诗“异象”,那是描述将来以色列的复国。伯德汉摩博士是锡安主义的三个主要创始者之一。他在1896年开始跟西奥多·赫若尔博士Dr. Theodore Herzl通讯。在那年他写了他的关键书叫做犹大国。科隆后来成为全球锡安主义与犹太人国家基金的基地。它们开始购买巴勒斯坦的土地。在1904年赫若尔博士过世时,科隆的大卫·吴福忪David Wolffsohn继承他的位置,成为锡安主义的领袖,他们的总部现在仍然留在科隆。

更有趣的是,在吴福忪死后与伯德汉摩博士退休后,卫示孟Weizmann接管这个机构,并且把总部搬到伦敦。这也跟马克思的工作一样。他被普鲁士政府驱逐出境,就把他的总部搬到伦敦。大约在此五世纪之前,著名的英国宗教改革者威廉·丁道尔Williarn Tyndale从伦敦被驱逐出境,来到科隆。这位丁道尔是第一个把圣经翻译成为普通话的人,也被叫做“改革的晨星”,实际上他在科隆发行他的第一本圣经。

——————

特别批注

特别感谢Christliche Gemeinde Koln的Norbert Siegrist,本章有关科隆市的特殊研究是他所分享的。

 

上章 目录 下章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