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ut after he had considered this, an angel of the Lord appeared to him in a dream and said, “Joseph son of David, do not be afraid to take Mary home as your wife, because what is conceived in her is from the Holy Spirit. She will give birth to a son, and you are to give him the name Jesus, because he will save his people from their sins.”” — Matthew 1:20-21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4

第四章 蛰人的刺


巫术攻击是以一连串的刺进行的。后来的刺打中前面的刺所伤害的地方。用这种方式连续加害于伤者,直到整体的力量足以毁灭目标为止。通常巫术的刺是按以下的次序而来:

1) 气馁
2) 混淆
3) 忧虑
4) 丧失异象
5) 迷失方向
6) 退缩
7) 绝望
8) 击败

这个过程可以很快发展出来,就像以利亚身上所发生的一样,但通常是慢慢产生的,甚至让人难以察觉。不过,假若我们知道仇敌的诡计,我们就不会一直屈服它们。当这些现象悄悄进入我们生命时,我们必须抵挡这个仇敌,直到它逃走。假如我们不抵挡它,我们就会变成像以利亚那样逃跑的人。

巫术攻击的来源不见得是明显的撒旦教,或新纪元活动(New Age operates),它可能来自善意但被仇敌欺骗的基督徒。他们实际上在用祷告攻击我们,而不是为我们的益处。他们这样做也是带有能力的,因为凡在地上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并且凡在地上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出于控制或操纵之灵的代祷,就是巫术。它的力量就像黑魔法那样真实。

巫术其他明显来源,还包括闲话、政治手腕、嫉妒等。不论我们要让它们摆布与否,它们都会影响我们。譬如说,假如我们拒绝受一个有控制之灵的人操纵,可是我们却嫌恶那人或有苦毒的话,那么仇敌仍然会让我们跌倒。气馁、迷惘、忧郁等,接踵而至,结果我们就像那位有控制之灵的人一样,因此被仇敌打倒了。因为它使我们用不同的灵反应,而不是顺服圣灵行事。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等。仇敌的策略是叫我们脱离圣灵的果子,用自己的方法来跟它争战。撒旦不会驱逐撒旦,憎恶绝不会驱逐耶洗别,它只会增加她的能力。

那就是为什么脱离巫术的基本策略,就是要为那些咒诅我们的人祝福。这并不是说我们祝福他们的工作,而是为他们祷告,不是攻击他们。假如仇敌能叫我们报复,我们就跟他们有同样的灵,结果倍增了我们原想脱离的恶。我们并不是跟有血气的争战,并且我们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肉体的,而是属灵的。当我们开始祷告,祝福那些攻击我们的人,那么我们与他们之间,控制与操纵的力量就被击破了。我们绝不能以恶报恶,并且必须以善胜恶。

分辨巫术的刺

第一个刺——气馁

由于不同的原因,人偶尔会灰心,所以,灰心并不一定是巫术攻击我们的结果。可是,假如我们变得愈来愈灰心,而也找不出原因来,那么我们就得考虑巫术是一个可能的原因了。当每件事看来似乎都不对,困难变得愈来愈不能克服,即使事情并非真比平常糟,但你开始觉得继续活下去实在太难,那么你很可能正遭受属灵的攻击。仇敌的策略是用气馁伤害你,叫你软弱,导致你受第二层的攻击,那就是混淆。

第二个刺——混淆

再说一次,我们必须注意在生活的各方面,“混淆的状况”是否在增加,而且也找不出什么特别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神给我们起初的呼召变得不明确,我们的决心也软弱下来。这种混淆是要使气馁更加恶化,叫我们更软弱,更易于受以下的攻击。通常下一个来的攻击是用忧郁的方式。

第三个刺——忧郁

这是比灰心还更深的问题,就是有一种挥不掉的害怕,是灰心与混淆综合的结果,同时开始轻怱属灵纪律spiritual disciplines。至此,这种轻怱不知不觉地侵入我们的心。在末世这个问题会愈来愈普遍,但我们必须胜过这问题。假如我们不能的话,它会很快引导我们到下一个刺:

第四个刺——丧失异象

这是前面几个刺共同产生的影响力。至此,我们开始怀疑神是否呼召我们做这项服事。我们渡过混淆风暴的唯一办法,就是持守我们的航道。假如我们不知道往哪里去,我们是不能持守航道的。假如我们认为开始的服事是错的,我们就不会持守我们的航道。这使我们在原地打转,其实这是我们最需要“为你的脚,修直道路”的时候。这种情况把我们暴露在下一个攻击当中:

第五个刺——迷失方向

这是忧郁,混淆与丧失异象的综合结果。在这个阶段,我们不但忘记我们应该持守的航道,我们也丧失使用罗盘的能力。圣经不再对我们说话,我们也不再信靠主的声音,甚至最有恩膏的教导与讲道也变成无关紧要。这是属灵的无力感与无能。这会产生以下的结果:

第六个刺——退缩

当我们从我们服事的目标、教会团契,或是从我们的家庭和我们最亲近的人的关系中,开始退缩或撤退时,就是这个刺在作用了。退缩会产生:

第七个刺——绝望

从战争中退缩,会很快地产生绝望。没有希望的时候,我们很快就因试探、疾病或死亡,被敌人打死。科学已经证明,当希望破灭的时候,一个最健康的人通常会很快衰弱而死。假如有希望的话,一般人能活到正常身体活到的寿命。绝望必然会引入进入第八个刺:击败。

亚玛力人代表的灵意

我们看见借着以上的策略,仇敌的目的就是叫我们软弱,以致于我们愈来愈下沉,我们就愈来愈容易被它支配了。在圣经里,亚玛力人是代表撒旦和它的同伙。亚玛力人的作法就是攻击软弱的,和(或者)不能防御的人。当以色列的阵营跨越旷野的时候,亚玛力人叼走那些落单者,和落后的。这就是仇敌借着巫术要做的事情。它寻找软弱的信徒,叫他们开始落后在其他人之后,变成很容易袭击的猎物。这就是为什么神告诉以色列人说,他们跟亚玛力人的争战是永远的。每次以色列王奉令跟他们打仗的时候,他们得指示必须要完全摧毁他们,并且不能拿他们的战利品。我们跟撒旦有个永远的战争,并且我们不能收容任何俘虏。同样地,我们不能拿它的东西来服事主。

当扫罗王违背这个命令,怜惜亚玛力王亚甲的性命,并且保留一些掠物,“以便用来献祭于主”,这对一个受神呼召去领导神子民的领袖来说,是一种最愚蠢的失败。在那个时代,战后留下敌人首领作活口,只有两种原因:叫他作盟友,或作奴隶。扫罗愚蠢地以为他能叫这个代表撒旦的人,作他的盟友或奴隶,后来,一个亚玛力人杀了扫罗,并且他的死讯也是由一个亚玛力人报给大卫的。这些事情都不是偶然的。第二个亚玛力人以为这个消息会令大卫高兴,可是大卫却有见识,下令把他杀了(参看撒母耳记下l:1一16)。假如我们不顺服主彻底毁灭所争战的敌人,我们也会落到被敌人消灭的下场。我们跟敌人是不可能有联盟的,我们必须彻底摧毁他,以及他一切所有。我们也不要笨到以为,我们能够叫敌人作我们的奴隶,因为在他的伪装下,他会很快地改变局势。

巫术正被利用来对付教会。许多不能认清这事实的人,都已经被打败了,丧失他们的异象、他们的家庭、甚至他们的生命。这并不是一种煽动情绪的说法,这是个事实。保罗说我们并不是跟有血气的争战,而是跟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参看以弗所书6:12)。摔角是种两人最接近的格斗。敌人会来缠斗,跟我们摔角。假如我们决定不想去拼斗,我们就会被打倒!一个基督徒想要存活的话,就没有权利选择他是否要打属灵的战争。可是我们要怎样对付巫术呢?我们必须来检视一下,属灵战争得胜的基本原则,

胜利的通路

在启示录1 2:11,我们看到圣徒胜过撒旦是因为:

1)借着羔羊的血,
2)借着他们所见证的道,以及
3)虽至于死,也不爱惜自己的性命。

当我们站在祂藉十字架为我们成就的事上,我们就能靠羔羊的血得胜。这个胜利是已经到手的,只要我们住在祂里面,我们就没有理由会失去它。

圣经就是我们见证的道。仇敌每次挑战主耶稣的时候,主都用圣经的话回答,就是用神的真理来对付仇敌的试探。神的道就是“圣灵的宝剑”(参看以弗所书6:17)。我们能用这宝剑打倒它谎言的袭击,甚至反击它。在我们所穿着的军装的配件中(参看以弗所书6:10-18),宝剑是唯一可用来攻击的武器。

“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就是不惜代价全然委身跟随主。我们被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每天来跟随主;我们做每件事情,都要为福音的缘故;我们不再为自己活,而是为主活。我们保留自我中心的程度,就是我们受敌人攻击的程度。当我们看自己向这世界是死的,就是与基督同钉十字架,那么敌人在我们身上就再也找不到任何可袭之处,因为它无法靠近主。假如我们向这世界是死的,世界对一个死的人能怎么样呢?死的人会被冒犯,被试探,或害怕、忧郁,或继续找寻容易逃命之路吗?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已经付上最高的代价了。

对任何属灵的得胜,上述的条件都是必须的。缺少任何一点,就不会得胜。我们可能有零星,不完全的前进,但迟早我们又会被击退的。可是很显然地,在这末世,将有一群由信徒组成的军队兴起,他们不会满足于零星的胜利。他们会委身于这场争战,除非得到那所应许的、完全制服敌人的胜利,他们就不停止。“地和其中所充满的,都属耶和华。”(诗 24:1)除非全地都从撒旦手中归主,我们的争战是不会停止的。

假如一个人不相信得胜是可能的,那么他就不会赢。在基督的身体当中,已经散布着许多教导,声称教会最后将被打败。但圣经的整个预言都说,教会与真理将战胜。撒旦要被丢到地上去,它将怀怒而来,并且从未有过的动乱将临到这个世界。但我们仍然会赢!

以赛亚书14:16-17说,将来当我们看见撒旦时,我们对它可怜的本性会感到讶异,因为它竟然造成这么多的动乱!住在最小圣徒里的那一位,远比所有敌基督加起来的力量还大。不要害怕这些事情,因为如今已是最末的一刻了!就如以赛亚书60:1-2所宣称的,当黑暗笼罩全地时,主的荣耀将照耀祂的子民。黑暗只会把照耀在我们身上的荣光显得更明亮。我们必须开始奋斗才会赢。不要再给仇敌留地步,但要收复它已经篡夺的失地,

为了要有效地打击巫术,我们必须下定决心抵挡撒旦,直到它逃跑为止。我们的目标不仅是把它从我们自己的生活中赶走,我们必须把它从凡有营垒的人当中赶出去。以下是一些方法,用来回击撒旦借着巫术所发动在这七方面的攻击。

抵挡巫术的刺

1)气馁

气馁绝不是从神来的,因为主是信心与盼望的源头,那绝不会带来失望。必要的时候,主确实会管教我们,可是祂绝不用失望来伤害我们。“唯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雅 3:17)气馁绝不会被你为从上头来的智慧,它也不是圣灵的果子。我们必须学习又快又直接地拒绝气馁,不让它在我们的思想上占有任何地步,我们必须抵挡它。我们会被我们的想法或感觉牵引,我们必须使每个思想降服于我们,叫它们都降服于基督,我们绝不要让气馁主宰我们的方向。信心是圣灵的果子,又是我们军装中的盾牌,要用来抵挡气馁。假如我们开始气馁,那是因为我们放下了我们的盾牌。把它拿起来吧!

 2)混淆

记得“神不是混乱的源头”,并且那正在加害于你的并不是来自于主。在军队里,军人接受战地训练的一个主要项目,就是处理混淆。没有混淆,就根本没有战争可言。在战场上,没有一件事情会跟所计划的一样,属灵争战也是这样。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能了解战争的这个层面,他反而会利用混淆来造成自己的优势。他不会让混淆使自己更加气馁,反而在他的预期之中,并且会寻找机会得到制敌的优势。我们必须学习预期混淆,它是战争的一部分,并且不受它的惊吓或影响。我们决心站起来抵抗,就会很快驱散这方面的攻击。

3)忧郁

神给该隐一个对付忧郁最有效的偏方:

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古代对忧郁的称呼)?
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创世记4:6-7)

若让气馁与混淆拖累我们,使我们逐渐脱离原有的属灵纪律,我们常得到的结果就是忧郁。这些纪律包括读神的话语,祷告,团契等等。决心重整这些纪律,可以说必定会翻转这种走下坡的趋势。

4)丧失异象

我们能够反转这种攻击,成为对我们有利的一个机会。当你开始失去异象时,就努力增强你的异象吧!在主的话中扎下深根,并且在其上立稳你的目标。当神开始领我们走向一个目标时,我们应该记录祂是怎样对我们说话。你要反省所有祂带领你的脚步,并且寻求经文更深地坚固祂的引导。在这一切之上,持守你的方向!除非你能清楚看见新方向,就不要改变你的方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敌人有一个最有效的战术,就是在盟军的护卫舰前方施放烟雾。当护卫舰进入烟雾区,丧失它们的视野,它们就开始转向任何侦测到的声音或幻觉,结果碰撞所造所成军舰下沉的数量,比鱼雷打沉的还多。盟军最后发展出一个简单抵挡的策略,就是在雾区中,每个军舰都保持它先前的方向,并不更改,他们就能很快地开到光明的另一方。这相同的策略会让我们更快脱离阻挡我们视力的东西。当你丧失你的异象,只要持守你的方向,继续往前,你就能很快地突破而进入光明。

5)迷失方向

作为一个飞行教官,我必须教飞行学员的第一件事,就是使用仪表飞行。假如能见度受到限制时,他不能信赖他的感觉,而且必须把感觉丢掉。假如在使用仪表飞行的状况下,飞行员想靠他的感觉飞行,他很快就会丧失控制飞机的能力。当飞翔在云中,虽然航向完全平直,你会感觉像在转弯。假如你对这种感觉作出反应的话,你就会开始转弯,改变航向,甚至飞机会上下翻转了。

由美国联邦航管局主持的一个试验,由一群从未受过仪表训练的飞行员来使用仪表飞行。结果每个人的飞机都失控,因为他们想用自己的感觉来飞行。对那些属灵视觉减低,或在“属灵迷雾区”的基督徒来说,这个道理也是真实的。他们通常凭自己的感觉来引导,因此就失控了。

这个“仪表”已经赐给我们了,那就是圣经。我们不是行在感觉中,而是行在信心里,就是对神的话有确切的信心,假如我们信靠它,即使我们的感觉叫我们做相反的事情,神的话会保守我们的方向感,并且持守在航道中。

6)退缩

在九〇年代的波斯湾战争中,大多数的伤亡是后备部队或平民。战争中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在最前线。在多数现代战争中,这个道理是真实的。同时,在属灵争战中这也是真的。当你在战争中受到压迫时,你不能叫暂停。在前线,你不能因为你头疼,或想要休息一下,就叫你的敌人停止战争。在前线,你知道危险,并且你不会松懈你的防卫。一个基督徒不管他喜欢或不喜欢,他每天都是在前线。当我们想暂停时,撒旦是不会罢休的。当我们开始以为我们只是个“平民”,不是个前线的精兵,我们对撒旦的攻击就毫无招架之力了。同样地,基督徒也不是后备军人。战争很少会在前线不停延烧。战争中,也会有缓和的时候。但是假如你知道你是在前线,你的休息也会很警觉,因为你知道新的攻击会随时来到。基督徒绝不能脱下他的属灵军装,并且也绝不能失去他的警觉。

战争中确实有策略性撤退的时机和场合。有时我们对属灵的承诺过多,那时我们就必须退后,但那并不是从战争中退缩。即使当我们承诺过度,退后也只应该是最后的一个办法。一个军队撤退时,那是它最软弱的状况。若可能,我们至少应该尝试持守我们的阵地,直到我们的位置稳固为止。

保罗说,“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 15:57)“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 8:37)。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林后 2:14)打败仗不是在基督里的一项选择。我们会得到胜利,因为祂已经领我们在得胜。唯一能打败我们的方法,就是放弃。

即使我们发觉,我们起初是冒然行动,事先并没有得到神的差派,我们也不要放弃,但我们要悔改。停下来不做与因悔改而停止,这两者之间是不同的。前者是被打败;后者却是一种调整,结果一定会产生更进一步的胜利。因为真理使我们得自由,悔改就来到,可是被打败却使我们陷入敌人势力里的属灵网罗。

7)绝望

主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那人独居不好”,我们被造是有社交需求的。所以,当我们从与人的交往中退缩时,我们通常会陷入极深的失望:绝望。在那个往下沉的时候,我们必须回到团契中,寻求帮助,翻转这种趋势。否则我们就会被打败。看似简单,但这就是治疗的方法。即使我们的基督徒同伴可能也是撒旦用来攻击我们的来源之一,我们也绝不要脱离教会,我们必须奔向教会,并且克服我们的问题,直到问题得到解决为止。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