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基督徒医生去看他的一个老病人。以前,医生跟约翰夫妇这老两口子,多次提起过他们灵魂的处境,但他们好像并不是很在乎。老约翰听得很认真,对医生所讲的道理也很赞同;但一谈到更深层的,触及个人的问题,他就开始回避。他愿意承认他是一个罪人,需要得救;甚至说将来有一天他会去寻找救主。他愿意得救,不过要把得救的事推迟到”比较方便”

  的时候。这回约翰犯立刻支气管炎。他的病情倒不是太重,只是难受得不行,虚弱不堪。医生给他作了检查,答应给他开些药,他们去取就是了。他正准备走,约翰太太问:“医生,约翰该在什么时候吃药?”

  “我会把用法和用量写在标签上,“

  医生转向他的病人,说,“让我想想;你的病不是太严重,下一个月的今天开始服怎么样?”

  约翰正剧烈地咳嗽着,几乎呛住了,好不容易才含糊不清地喊了出来:“下一个月的今天!?”

  “是啊,为什么不?那还不够快吗?”

  “够快!先生啊,恐怕到那时我已经病死了!”

  老约翰呻吟道。“是哦,“

  医生表示同意,“但别忘了你病得不是太厉害,或许你可以一个礼拜后开始服。”

  “医生啊,“

  约翰被他弄糊涂了,烦躁地说:“我也许活不过一个礼拜了!”

  “的确,“

  医生又表示同意,“但也许你会呢。何况咱们把药就放在屋里,它又不会跑。如果你发现自己的病情恶化了,再吃也不迟嘛!”

  他平静地看着老人,好像他所作的指示是天下最最正常的。约翰呻吟着:“这医生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莫名其妙!”

  医生这时又作了一点让步:“如果你明天感觉更糟,也许你可以从那时开始。”

  老人费劲地说:“医生,明天我也许就死了!”

  他的喉咙和胸膛疼得要命,停了一会儿,他才接着说:“我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也不要认为我不知好歹。你一直对我很好,但先生你要知道,我可不想病情恶化。我相信药是良药,但它呆在瓶子里可对我,没什么用。迟迟不去吃它,是傻瓜,是疯子,对不对?”

  “那么你想什么时候开始吃呢?”

  “先生,我以为你会要我今天开始。”

  “今天开始,对了,“

  医生说着,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们天国伟大的医生为你罪恶的灵魂准备了更有效力的药,而你借种种借口,迟迟不去求,是多么愚蠢。想想看,你忽视祂的治疗已经多久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回避治疗,对自己说:‘下个礼拜吧!明年吧!或者我快死的时候,我会去寻求主的——什么时候都行,就是不是现在。 ‘可是今天才是你唯一把握得住的日子。神的药是为今天准备的。 ‘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良药唾手可得,但除非你把它吃掉,要不它无法对你发挥效力。哪怕是推迟到明天再去求,都是愚蠢的。”

  老约翰眼里蓄满了泪。他拍拍他好心的朋友的手,轻声说:“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这个问题。”

  对神要你悔改的迫切呼唤不理不睬,是愚蠢的。为什么耽误、推迟寻求神是危险的呢?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