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一一:二九

  使我们难以得救的,还有另一个原因,乃是要承认我们明天、后天、日复一日,每日都须要悔改归正。在世人看来这是一个十字架。连使徒保罗也以此为难事。有话告诉我们,他日常的倾向乃是与上帝作对。有人以为这是他犯罪的倾向。不然。保罗所发现与上帝作对的倾向,乃是不倚靠上帝,而靠自我生活。这是他时常经历的挣扎。一般而论,他靠自我所度的人生也算不错,他回溯自己过去的人生时,也可作证说,“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他原是一位很成功的法利赛人。

  由于上帝使人悔改的大能,我们原来犯罪的倾向得以改变过来。“当我们披上了基督的公义时,我们再也不爱好犯罪,因有基督与我们合作。”(怀氏文稿,戴于详阅宣报,一八九零年三月八日。)可是在有生之日,我们不会铲除这撇开上帝而自作主张的倾向。这是一项经常的挣扎。要每天承认我们需要上帝,要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对基督徒是一件艰苦的事。要说这是一件易事;要说来就基督、接受祂所赐的安息;要说负祂那称为容易的轭,乃是一件易事,这并非正确。要来就耶稣而得安息,实是一件难事。要继续负祂那“容易”的轭,也是一件难事。

  但愿我们能认识清楚,凡世人所视为有价值的事物,当耶稣再来时都必归于无有。当那时,凡属世的事物全都无关重要,全无价值。房屋、地产、汽车、职业、教育,和任何东西,也尽都如此。耶稣再来时,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但愿我们今天要想及那时辰,并说,“主阿,求你帮助我明白来就你,并负你那容易的轭是何意义,容易么?若与凡世界所能提供与我们的相比较实属容易。对顽固的世人来说,实非容易。委员我们今日要接受耶稣的邀请来就祂,而得享心灵的安息。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