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山洼要填满,大小山岗都要削平。赛四零:四

  耶稣降世时,“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首先跌倒的乃是那般固守遗传的人。耶稣论及那些来到祂面前控告祂门徒违背长老们之遗传的人说,“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一五:九)基督教一向曾不住的遭遇因遗传所造成的难题。历代以来都有流传下来一些全套圣经根据却被视为道理的遗传。我们往往把那“敌基督的”和这事相提并论。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无论那一个教派都可能遭遇到遗传的难题。

  第二种在耶稣叫人心意显露的临格下跌倒的便是一班可称之为“外观派”的人们。他们所注重的乃是洗澡的方式,衣服边缘的縋子,冗长的祈祷,微小东西的十分之一,汤里的苍蝇,或水里的蚊蚋等。马太福音二十三章记载耶稣怎样严正的对付他们,指称,“你们……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是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第三种跌倒在耶稣跟前的是自以为义的人们。他们怎能不理会路加福音十八章所记载法利赛人和税吏的比喻呢?我们回想这事,似乎那般自以为义者要看出自己的真情,感悟到自己的需要。可是他们竟一意孤行的敌对着祂,结果便跌倒了。

  第四种跌倒的乃是智慧者,亦即那些设计陷害耶稣的人们。这些博士们一再的因耶稣向他们所发的简单到连儿童都可对答的问题而大感困惑,茫然不知所对。他们感悟到林前三章十九节“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一句话的真实性。自由派在祂的面前也跌倒了。耶稣把“宽大派”和“高峻派”的教会分子加以区别而显示出来。“高峻派”分子依仗教条仪式,而“宽大派”则依靠它不太严紧的神学理论。在各个团体中凡依靠他们的首领所给予之解答的人,在那伟大的分离者主耶稣的面前也都跌倒了。耶稣在世的人生的确曾叫许多人跌倒,也使许多人兴起。大小山岗都被削平了。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