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前一二:一零

  千万万万的基督徒,不大了解“归向”一词的实意。假若一个人对于基督教的概念,是本乎行为主义,则他所注重的焦点乃是十条诫命,和尽力遵守诫命。假若他是一位强健的人就会成功,但他若是一位弱者就必失败。行为主义者的哲学,总不使人感悟到无力达到归顺的地步。强健而表面似乎成功的行为主义,根本不感悟自己的无能为力。软弱的行为主义者或要说:“好了,我做不来,我放弃了。”就在这时候,他远离了上帝。其实只要他能明白的话,他会在这最软弱的时刻,就是最靠近的时候。

  行为主义者认为,归顺乃是放弃改善自己的人生的某些习惯——放弃犯罪。撇开所有的难题,胜了自己的弱点。因此行为主义者或说;“我在上帝面前和会众面前应许,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吸烟、喝酒或跳舞。”他若真是一位坚强的人,就再也不会做这些事,故而成为所谓的好教友。若归顺的要义是放弃某些事物,则坚强的人会成功。而软弱者会失败。

  我曾听过不少帮助人停止犯罪、改变恶习的妙法。我也曾听说有人将他常犯的罪写在纸头上,递给收捐者,送到教堂的讲台前。那里有一个小小的祭坛,有人点火将全部的罪烧尽。妙哉!罪过全都除灭了,罪过全都烧尽了。其实这不过是心理学和群众心理学的游戏而已。问题便是当他回到家里,会发现他的罪过还是在身上。有些竟在试过所有的妙法之后说:“好,看来不免有些人生来要作地狱的木柴,我正是呢!”这样,他们就开始相信宿命论。

  我故意指明“归顺”的真意。归顺并非撇下舍弃某些事,乃是承认自己全无能力处理这些事,惟独照我现在的实情来就基督。我们必须将自我归顺祂。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