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Finally, brothers and sisters, whatever is true, whatever is noble, whatever is right, whatever is pure, whatever is lovely, whatever is admirable—if anything is excellent or praiseworthy—think about such things.” — Philippians 4: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一月
« 12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亲睹少帅百岁诞辰

  张学良将军百岁诞辰,原陕西宝鸡某厂干部、西安人张秦麓受邀赴约,有幸目睹张将军的百岁庆典,心中感慨万千:

受邀赴约

  2000年5月12日,一份请柬通过我妹妹飞到了我的手里。请柬一式三张,上书:张学良将军百岁华诞庆祝大会请柬,一张是彩页中文,一张是英文。一张是庆典活动安排,受邀人没有写名字,而且主办单位没有签名盖章,英文件是复印的,但却有主办人的英文签名。看到这份请柬,我意识到,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机遇降临了。

  1999年10月底,我通过妹妹的介绍,认识了美国洛杉矶的名人卢老先生,相谈甚欢。卢老先生曾为张学良将军操办过99岁的生日庆典,他邀请我们参加今年在夏威夷举办的百岁生日庆典会。这样我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张学良将军生日庆典的请柬。

  尽管请柬上没有主办者的签名盖章,但我依然积极地踏上了申请赴美签证之路。

  5月26日我登上了从北京到夏威夷的班机。

  5月27日,我到达夏威夷,下机后,一片茫然,没有人来接我,但机场的工作人员帮助我联系到了卢老先生的儿子卢洁西的电话,见到卢洁西之后,我惊奇地问,这次活动没有组团吗?洁西却说,没有组团。没有组团?我当时惊奇地叫了起来。洁西说,由于我买的是单程机票,移民局电话通知他们,卢老先生为我做了担保,我才能出关。

  说话间,洁西已带我到了下宿处,并叮嘱我一些注意事项,离去前说,明日让他太太来接我去参加张将军的生日庆典。  

参加张学良将军百岁庆典

  5月28日,张学良将军百岁诞辰的日子到了,我坐在卢洁西太太的白色轿车上,去参加张将军的生日庆典。卢太太秀气而能干,说我一定能参加上张将军的生日庆典。

  我们首先到达了一所名为“中华基督教会”的教堂,两位华人女士笑脸相迎。卢太太与她们交谈后,告诉我张将军不在此处过生日,要到11时半再来接我,在离开教堂时,女士们送了几本小册子,信手翻来,一本是张将军所著的《一荻见证集》,另四本是赵一荻所写的《大使命》、《好消息》、《新生命》、《真自由》。

  在稍作等待后,11时半卢太太驾车带我到另一所大楼,由于此楼甚大,最初找不到大楼入口,卢太太拖着有孕之身带我反复寻找,终于发现了玻璃幕墙的大门。但令人失望的是,张将军仍然不在此处举行庆典。尽管如此,卢太太依然作了最后的努力。在许多个电话之后,我们终于询问到了张学良将军举行生日庆典的场所,便立刻驱车前往。

  下车后,卢太太给我引见了一位李太太,讲定下午三点半前来接我,即驱车离去。对卢太太的帮助,我百般感谢。

  李太太又给我引见了张学良将军的大儿子,张先生因只会讲英语,向我点点头,并彼此握手,便转身离去。之后李太太又带来两位30岁左右的年轻人,向我介绍说,这是赵四小姐的两个孙子。有李太太在中间来回沟通,我已了解到,张将军预备只举办家庭的私人宴会,不预备接待任何人,但由于我不远万里自西安而来,张将军的家人非常欢迎我能参加张将军的生日庆典。大陆去的除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美和前国家主席杨尚昆的女儿,再没有其他人了。并请我等待一会。

  在等待过程中,我一边和同样在旁边等待的几位记者聊天,一边观察四周的布置。

  正谈笑间,李太太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盘精美的蛋糕说,这是张学良的寿糕,一定要吃。蛋糕上有“张学良”三个字的英文拼音。吃完后,2时35分,李太太向我招手,我随她走进张学良将军生日庆典大厅。

  一进大厅,就看见张学良将军和夫人赵四小姐端坐在一个临时搭成的主席台上,前面桌子上堆满了鲜花。张将军头戴深蓝色的毛线瓜皮圆帽,身穿深蓝色新西服,系着红色领带,颈上挂着大红和粉红的两串花环:赵四小姐身穿枣红色长裙,鼻孔插着氧气管,颈上也挂了一串黄色花环。两人都坐轮椅,张学良一动不动目视前方,赵四小姐则不时转过头和客人答话。

一时间,我的脑海中忽然千言万语,历史或者无情,又或者有情。身拥重兵的少帅忽地成为阶下之囚,而时光逝水,囚禁他的人早已死去,蒋家父子家天下的局面也早已成了昨日黄花。张学良将军活着,目睹政坛风云,真不知心中是喜是悲。

  我忍不住走到桌前,端起相机,记下这难忘的瞬间。在拍了六张相片后,我找到李太太向她表示感谢。李太太建议我和张学良将军合影。

  把我的相机交给一位记者后,我快步走上主席台,站在张学良将军和赵四小姐身后,我的右手轻扶在张学良将军的肩上,我真不敢相信在我身旁的就是当年统领30万大军的少帅、蒋介石的拜把兄弟、曾任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可以称得上是二十世纪历史风云中有影响的人物—-张学良将军。

  只听连着“咔嚓”三声,记者为我们连拍了三张照片,我刚转身下台,一位白衣护士就来到了张学良将军身边,推起了轮椅。我又端起变焦相机拍了一张,然后告别了李太太走出了大厅。

  走到大门口,我拿到了一个牛皮信封,说这是李太太给我的,里面是一串精美的夏威夷挂链,上方有一个折叠的方卡片,英文和图案与餐纸上的一样———张学良将军百岁庆典。

  而回国后,惊闻赵四小姐于6月22日在夏威夷病逝的噩耗。赵四小姐陪伴了张学良将军近七十年,一旦撒手而去,留给百岁老人的将是无限的思念和孤独。没想到我们的合影留下了她人生最后的合影。

  一位值得思考的历史人物

  张学良将军是中国历史上最富于戏剧性的传奇人物,他18岁当军长,是统帅30万大军的少帅,30岁就任海、陆、空三军副总司令,36岁时与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促成了国共两党的第二次合作。

  最富于戏剧性的是:西安事变扣押蒋介石,迫其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与共产党结成联合阵线统一抗日,张学良可谓“欺君犯上”,事已至此,况且不是为了钱、权、地盘,而是为了全国的抗日事业,应是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完全可以一“错”到底,彻底脱离蒋介石集团,这样,我们也许不至于要进行长达八年的抗战了,全国不知要减少多少牺牲和损失,但江湖义气、君臣忠义的观念依然影响着张学良,为了挽回蒋介石的面子,竟使自己身陷囹圄,过了50余年牢笼一般的生活,而在这样的环境与心态下,居然又能活到百岁以上,这该需要多大的毅力。

  张将军对东北老家三千万同胞和山山水水有着深深的眷恋和思念,而东北人民对他也有着深厚的感情。1990年他已完全恢复自由,为什么还不回日夜思念的家乡故土呢?

  张将军在台湾生活了近半个世纪,朋友知己很多,为什么要在1993年迁居夏威夷这个人地两生的太平洋小岛呢?仅仅是因为气候宜人还是有什么其它原因?

  蒋介石把杨虎城一家能杀的都杀了,但对张学良却不惜人、财、物力严加看管,与外界隔绝,是让他生不如死呢还是磨其心志?或是把张学良作为对付共产党的一副筹码?

  张学良留给人们的追忆和思考太多了。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