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he is able to save completely those who come to God through him, because he always lives to intercede for them.” — Hebrews 7:25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四月
« 3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英国有更多青年基督徒 教会青年出席率上升

一项新调查显示,英国青年人中比人们所认为的有更多基督徒,他们中大部分人是在参观教会后成为基督徒的。

(图片:WIKIMEDIA COMMONS/HANS MUSIL) 坎特伯雷座堂(Canterbury Cathedral)是英国最古老、最著名的基督教建筑之一,它是英国圣公会首席主教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主教座堂,坎特伯雷大主教还是普世圣公宗的精神领袖。

受基督徒青年机构“盼望不休”(Hope Revolution Partnership)委托,康雷斯调查公司(ComRes)进行的这项调查显示,11至18岁的群体中有超过20%的人自称是耶稣积极的追随者,13%的人表示他们是参加教会礼拜的虔诚基督徒,据《电报》报道。

这项研究是去年12月进行的,双重验证调查数据和结论之后如今发布结果,研究显示约有13%的青少年在参观教堂或大教堂后决定成为基督徒。事实上,研究发现参观教堂比参加青年团体、婚礼或与其他基督徒谈论信仰更能影响人们决定成为基督徒。

有五分之一的人称读圣经对他们意义重大,17%的人表示上宗教性学校对他们有影响,14%的人则表示曾有过基督教信仰的属灵体验。

《电报》引述英国圣公会青年宣教官员吉米·戴尔(Jimmy Dale)的话:“我们兴奋的是,我们在年轻人中看到这种温暖和开放性——他们对信仰的开放。这给教会敲响了警钟——有许多青年人随同学校团体活动来到教堂,这是他们成为基督徒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英国圣公会也见证了想成为神父的人数增加了14%。今年秋天,预计543名男女将在英国各大学开始神职侍奉的相关学习。

安吉森·沃森(Andrew Watson)说,“这些人选择跨出信心的一步,盼望给个人和社区带来希望和属灵滋养。 在这个越来越动荡的世界,与人们一同走过快乐和悲伤、出生和死亡,没有比这更大的荣幸。”

根据5月发布的英国社会态度调查(British Social Attitudes Survey)和欧洲社会调查(European Social Survey)的分析显示,由于爱国主义的复苏和对基督教的自豪感,英国圣公会开始呈上升趋势。报告称,那些表示是英国圣公会会友的人比例已经从2009年的低谷16.3%上升到了2015年的17.1%。

然而,5月发布的另一份对英国更广泛的调查显示,只有少数的年轻人认为耶稣基督是在地上生活过的人,同时也是完全的神。

只有54%的受访者称耶稣为“在地球上存在过的真人”,27%的人称他为“神话或虚构人物”,19%的人说不知道。而在那些相信耶稣是真人的受访者中,只有30%的人说他是“神”,而有高达40%的人说耶稣是一位“先知/宗教领袖”,另有18%的人称他为“普通人”。

然而,大多受访者对耶稣有积极的评价。他们形容耶稣“爱好和平”、“属灵”、“友爱”、“智慧”,是一位“领袖”。

大衛鮑森新約縱覽 – 啟示錄(三) 大患難

新約中的以色列~啟示錄(二)

Ravi Zacharias |Unlimited The Challenge of Human Freedom | Ravi Zacharias 2015

智慧

凡嚐过天恩滋味的人,对这个世界就没有甚麽胃口。

一个看重永生的人,必然会好好把握地上的时间。

行善不求回报和讚赏的人,最终必得这两项东西。

真心敬畏主的人,他的祷告生活必然是认真的。

圣灵的宝剑不管你怎麽用都不会变钝。

不论你我,都不能靠着自己的力量得胜。除了在圣灵的力量裡,人无法坚强。

圣灵是帮助我们应付生活难题的那一位。

奇妙的改变

约伯啊!你要留心听,要站立,思想上帝奇妙的作为。(约伯记三十七章十四节)

在自然界中,上帝曾使许许多多的东西,发生奇妙的改变。祂能叫一隻毛毛虫,变成一隻美丽的蝴蝶;原来一身全是毛,却变成无数能发光彩的鳞片;原来有许多脚,却变成六隻脚;原来是绿色的,却变成彩色的;原来爬行的天性,变成飞腾的天性。

上帝真奇妙,祂能将无色、无味、无臭的氢和氧与黑色无味的碳素化合,变成了白色甜味的糖。祂能将一把砂放在地的深处,在高热及高压之下,使其变成美丽的红玛瑙。祂能将一把黏土放在地的深处,以高热及高压使其变成光泽夺目的金钢鑽。

你看,上帝的能力真是神奇、伟大,祂能使丑陋的变成美丽的,低贱的变成高贵的,没有价值的变成价值非凡的。

照样,上帝也能使我们的人生发生奇妙的改变。主耶稣在世上之时,曾在迦拿婚宴中行过使水变成酒的神迹,这个神迹代表着,祂能改变一切,包括祂能改变人类的生命和前途。凡信耶稣是救主,是永生上帝的儿子,是从死裡复活,就可以因祂的名得永生。

当耶稣基督的生命一进到人的里面,就能使人生发生奇妙的改变。邪恶的人生变成善良的人生,黑暗的人生变成光明的人生,愁苦的人生变成喜乐的人生,虚空的人生变成满足的人生,无望的人生变成满有盼望的人生。

靠这记号,就必得胜

  公元306年,不列颠的罗马军队拥立君士坦丁(Constantine)为帝,于是他接管了不列颠、高卢及西班牙。马克森狄(Maxentius)则管义大利与北非。但他觊觎统管整个罗马帝国的西部,渐渐公开地与君士坦丁敌对,君士坦丁乃决定先采取行动;在马克森狄备战之前,君士坦丁带着四千军人进攻义大利,到距离罗马北边十哩的萨克沙卢拉(SaxaRubra),两军相遇。

在罗马和马克森狄军队之间隔着台伯河(TiberRiver),有米里维桥(MilvianBridge)跨越其上。马克森狄的军队不但三倍于君士坦丁,而且有皇家术队及罗马军队中最优秀的军人。日暮黄昏,不知第二天的战事将有什么结果?

君土坦丁发现自己正处于险境,他深深感到需要超自然的帮助,过去他沿袭父亲的信仰,相信波斯太阳神米斯拉,据说那是一位为真理公义而战的得胜者,是一住伟大的战神,在当时罗马帝国有不少教徒。   据传说,战争前一夜,君士坦丁看见西沉的日头之上有一十架,写着光耀的希腊文HocSignoVinces,意思是「靠这记号,就必得胜」。

第二天是公元312年十月廿八日,两军交接,引起一场可怕的战争,皇家术队勇猛如狮,他们从不退缩,但在这次战役中却大败,马克森狄全军覆没,他本人在过河逃命时不慎坠河,淹死在台伯河中。

米兰诏论   米里维桥之役是世界史中富决定性的战役之一,此役使君士坦丁成为西罗马的主人翁,然而更深远的影响是:君士坦丁认定这次的得胜是由于基督教上帝的帮助,因此他自己做了基督徒,这位曾经拜太阳神米斯拉的皇帝,现在成为世界真光──耶稣基督的跟从者。

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在米兰下了一道诏谕,此诏谕并未定基督教为罗马国教,也没有禁止异教崇拜,但它却远超过加利流在公元311年所下容忍基督徒的诏谕。米兰诏论宣布停止对基督徒的逼迫,并宣告良心的绝对自由,允许基督徒往罗马帝国内和其它宗教一样,可以享受法律前平等的地位。

门徒祈求主在传道的工作上授予他们更大的能力

门徒祈求主在传道的工作上授予他们更大的能力;因为他们看出来他们必要遇到基督在世时所遭遇的同样坚强的反对。当他们的联合祈祷借着信心升达天上时,就得到了应允。聚会的地方震动了,他们也都重新被圣灵充满。他们的心中满有勇气。于是再度出去在耶路撒冷传讲上帝的道。“使徒大有能力,见证主耶稣复活,”上帝也显著地赐福予他们的努力。

门徒对那不可奉耶稣的名讲道的禁令回答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他们在这件事上所大胆坚守的原则,也就是后来在宗教改革运动时期中那些皈依福音之人所努力持守的。当一五二九年德国诸候举行斯拜耳兹大会时,会议提出了皇帝限制宗教自由、并禁止人再传布改革运动教义的谕旨。

那时世界的希望似乎将要扑灭了。诸候甘愿接受这道谕旨吗?福音的真光是否就要被充遮蔽,以致它不能照耀那仍处于黑暗之中的群众?世界大局已临到重要关头了。于是凡接受改革信仰的人就聚集会议,作出一致的决定说:“我们务要拒绝这道谕旨。在良心的问题上,多数人是没有权柄的。”

我们在现今的时代也应坚持这个原则。那在过去各世代中由福音教会的创立者与上帝的见证人所高举的真理和宗教自由的旗帜,在这最后的斗争中已交在我们手中了。这伟大恩赐的责任已落在凡蒙上帝赐福明白他圣言之人的身上了。我们应接受圣言为最高的权威。同时我们也应承认人间政府是神所命定的。在其合法的范围之内,教导人服从政府乃是神圣的义务。但当政府的要求权与上帝的要求权发生冲突时,我们就必须顺从上帝,而不顺从人。人必须承认上帝的圣言高过一切世人的法律。我们决不可以“教会当局如此说、”或“政府当局如此说、”来代替“耶和华如此说。”基督的王冠必须被高举,超过一切地上君王与掌权者的冠冕。

我们不需要反抗掌权的人。我们的言论,不拘是口说的或书写的,都当慎重考虑,以免为自己留下发表似有反抗法令之言论的记录。我们不应当讲什么或作什么,以致自己受到无谓的阻碍。我们只要奉基督的名前进,拥护所托付我们的真理。若有人禁止我们作这样的工作,那时我们也可以象使徒一样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上帝向怙恶不悛的罪人表示忿怒

上帝向怙恶不悛的罪人表示忿怒,不仅是因为他们所犯的罪,而是因为在号召悔改的时候,他们竟甘愿继续反抗,在藐视他所赐真光的事上一再重犯过去所犯的罪。如果犹太的领袖们肯顺从圣灵的感化,他们就必得蒙赦免;可惜他们顽梗不化。照样,一个罪人由于连续抗拒,也就将自己置于圣灵无法感化的地步了。

医治瘸子的次日,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以及圣殿中其他显贵们聚集举行审判,将囚犯带到他们面前。彼得过去曾在这同一厅堂中,并在某些相同的人面前,可耻地否认他的主。这时临到他自己出庭受审,不禁往事如绘涌上心头。他现在可有一个挽回他过去怯懦的机会了。

在场的人也有想起彼得于他夫子受审时所作之事的,他们认为他这次可能会被监禁和死亡的威胁吓倒。可是现在这个被带到撒都该人面前受审的彼得,竟和先前在基督有急难时否认衪的那个易受冲动、果于自信的彼得判若两人了。自从那次失败之后,他已彻底悔改。他不再是傲慢自夸,而是温和自谦的了。他已被圣灵充满,而且靠着这一能力,他决心要尊荣他所一度否认的圣名,借此洗刷他过去背叛的污点。

祭司们直至现在仍然避免提及耶稣的被钉或复活。可是这时,为实现他们的目的起见,他们不得不问被告那个残废的人是怎样治好的。他们发问说:“你们用什么能力,奉谁的名作这事呢?”

彼得本着圣善的勇敢,并靠着圣灵的能力,一无所惧地宣称:“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上帝叫衪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这一番勇敢的辩护,使犹太人的领袖们感到惶恐了。他们原来以为门徒被带到公会面前时,一定会张惶失措的。然而这两个见证人说话正如基督过去说话一样,反倒具有一种令人折服的能力,使对方哑口无言。当彼得论到基督说:“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时,他的声调没有一点惧怕的痕迹。

彼得在这里采用了祭司们所熟悉的比喻。先知们曾论到这块被弃的石头;基督自己有一次和祭司长老们讲话时也曾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么?所以我告诉你们,上帝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太21:42-44)

祭司们听了使徒大无畏的言词,就“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

门徒就这样传讲了基督的复活

门徒就这样传讲了基督的复活。听众之中有许多人正期待着要听这个见证,既听见了就相信了。这见证使他们想起基督所说过的话,他们就和那些接受福音的人站在一起。救主所撒的种子已经发芽生长,结出果子来了。

门徒对百姓说话的时候,“祭司们和守殿官,并撒都该人忽然来了;因他们教训百姓,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很烦恼。”

在基督复活之后,祭司们曾到处散布谣言,说衪的身体是在罗马卫兵睡觉的时候被门徒偷去的。因此无足为奇的,当他们听到彼得和约翰宣讲说他们所杀害的那一位已经复活了,他们便大为不悦。尤其是撒都该人则极为恼怒。他们觉得自己所最重视的教义已受到威胁,而自己的声誉也发生问题了。

相信这新的信仰的人数迅速地增加,于是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一致认为:如果容许这班新兴的教师一直宣传下去而不加阻止,那么他们自己的威信就必较比耶稣在世时更有危险了。因此,守殿官在撒都该人协助之下,逮捕了彼得和约翰,当时因天已经晚了不便审问,就把他们下在监里。

就连基督在地上生活的时候

就连基督在地上生活的时候,他也为所需恩典的新供应而每日寻求他的父,由于与上帝作这样的交往,他才能出去鼓励并造福他人;献身的工人若明白这事,就可得到极大的安慰。请看,上帝的儿子也向他的父跪下祈祷!

衪虽是上帝的儿子,但他仍然借着祈祷加强自己的信心,并借着与上天交通为自己储蓄力量以抵挡罪恶,并接济人们的需要。他既是人类的长兄,当然明了凡为弱点所困,并生活在罪恶与试探的世界中而依然渴望事奉他之人的需要。

衪也知道他所看为适于差遣作福音使者的人,乃是软弱而有过失的人;但是对于凡完全舍己为他服务的人,衪都应许赐予神圣的帮助。衪自己的榜样就是一个保证,证明人只要凭着信心——一种令人完全依靠上帝并毫无保留而献身作他圣工的信心——诚恳而恒切地祈求上帝,就必在抵挡罪恶的战斗中获得圣灵的帮助。

每一效法基督榜样的职工都必准备妥当,以便领受并运用上帝所应许给衪教会用以收割地上庄稼的能力。当福音的使者每日早晨跪在主前向他重申献身的愿约时,他就必将衪的圣灵,及其苏醒与成圣的能力,赐予他们。在他们出去担任当天的职务时,他们就有了保证,确知那看不见的圣灵的能力足能使他们成为“与上帝同工”的人

上帝从起初就借着祂的圣灵,而以人作工具

上帝从起初就借着祂的圣灵,而以人作工具,为堕落的人类成就祂的旨意。这事曾在众先祖的生活上显示过。在摩西的时代,上帝也曾向旷野的教会赐下衪“良善的灵教训他们。”(尼9:20)祂也在使徒时代借着圣灵为媒介,为祂的教会施行大事。那支持过众先祖,将信心与勇敢赐给迦勒和约书亚,并令使徒时代教会的工作大有效果的同一能力,也曾在以后的各时代中支持上帝忠心的儿女。

在黑暗时代中,华尔多派的基督徒曾借着圣灵的能力,为宗教改革铺路。那使一班高尚的男女在建立现代教会,以及在将《圣经》译成各国各族语文而作先驱的努力上获得成功的,也是这同一能力。

现今上帝仍然利用祂的教会,在地上宣明祂的旨意。今日十字架的使者在从这城走到那城,从这地走到那地,为基督的第二次降临预备道路。上帝律法的标准已高举起来了。全能者的灵正在世人心中运行,凡响应祂感化力的就成了上帝和衪真理的见证人。

在许多地方,都可看到献身的男女在将那曾向他们显明借基督得救之道的光传予他人。当他们继续发光,犹如那班在五旬节接受圣灵洗礼之人所行的一般时,他们就必愈来愈多领受圣灵的能力。这样,地就因上帝的荣耀而发光了。

然而在另一方面,有一些人不但不善用当前的机会,反而在闲懒地等待着特别属灵的奋兴时期,借此使他们开导别人的能力大为增加。他们忽略了当前的义务和权利,而听任自己的光黯淡下去;同时却期望有一个时期来到,那时他们便可毫不费力地得以领受特别的福惠,致使他们一变而成为合格服务的人。

凡献身为上帝工作的人,都必有圣灵同在!

凡献身为上帝工作的人,无论置身何处,都必有圣灵同在。那对门徒所说的话也是对我们说的。保惠师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圣灵供给力量,支持那在各种紧急局势之中、在世人仇视之下、而努力奋斗的人,并使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失败与错误。在忧伤痛苦之中,当前途似是黑暗,将来颇为渺茫,以及我们感到孤立无助之时——这正是圣灵答应出于信心的祈祷、而使人心获得安慰的时候。

一个人在特殊境况之下所表现的属灵感奋,并不足以作为他是基督徒的确证。成圣并不是一时的狂喜;而是心意的完全归顺上帝;是靠上帝口中所出的每一句话而活;是遵行我们天父的旨意;是无论置身于磨难、黑暗,或光明之中始终信上帝;是凭着信心而不是凭着眼见行事为人;是本着毫无疑问的信念依靠上帝,信赖他的大爱。

我们并不需要能为圣灵下一定义,说他究竟是什么。基督已告诉我们圣灵乃是保惠师,“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圣灵。”论到圣灵,基督清楚地宣布过在衪引导人明白一切真理的工作上,“他不是凭自己说的。”(约15:26;16:13)

圣灵的本性原是一个奥秘,人无法加以解释,因为主未曾将这事启示予人。妙想天开的人或可拼凑一些经文而加上人的解释;但接受这些见解却并不足坚固教会。关于这些过于艰深而非人所能领悟的奥秘,仍以保持缄默为妙。

神不会强迫人进天国

BY 劳格理(GREG LAURIE) | 基督邮报撰稿人

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诗篇19篇9节

当谈到神的审判时,有时一些人会说他们相信一位不审判的神。听起来不错,但他们真正想说的是:“我相信的一位神是不计较对与错的神。”更直白一点说,他们相信的神是他们在头脑里面编造出来的神。

如果神真的是一位爱的神,那么祂也是公义的神。那就是圣经所告诉我们的。神的爱使祂成为一位公义的审判者。一定要明白这点:没有应该进天国的人不进天国,也没有不应该入地狱的人入地狱;没有不愿意进天国的人进天国,也没有愿意入地狱的人不入地狱。

神不会强迫任何人进天国。他不会说:“现在赶快进天国吧!”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完全可以不去。另一方面,不想入地狱的人也不会入地狱。

神学家巴刻(J. I. Packer)的总结,他说:“圣经视地狱为自我的选择……地狱表明神尊重人的选择。所有的人按自己所选择的得到相应的结果。要么,永远与神同在并且敬拜神;要么,永远远离神去崇拜自己。”

慈爱的神怎么会愿意让人入地狱呢?祂不会。如果你最终去了地狱,那么那是你想要去的,因为你拒绝神的饶恕,你拒绝耶稣基督和祂为你所做的一切。但是,如果你祈求神饶恕你的罪,祂会饶恕你,并且翻转你的生命,你将会重生。

认识神的人在神里面有极大的满足

人最大的平安,莫过于满心确实知道已认识神,神也认识他们,并且知道这种关係,已保证神往今生、在死后以至永远都有恩惠随着他们。这是保罗在罗马书第五章1节所说的平安:“我们既叫信称义,就籍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他在罗马书第八章也详析文中精义:“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

既是儿女,便是后嗣……我们晓得万字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因此,面对尼布甲尼撒王的最后警告—“若不敬拜,已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 ”——他们仍然屹立不动,从容就义。(但以理书)

他们的回答(三16一18),确是古今一绝:“尼布甲尼撒阿,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请勿紧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彬彬有礼,却令人无言以对,他们认识他们的神啊)“即或不然,”——若无拯救临到——“王阿,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