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May the grace of the Lord Jesus Christ, and the love of God, and the fellowship of the Holy Spirit be with you all.” — 2 Corinthians 13:14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1年9月
« 8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牧师妻子自杀事件揭开母亲们面临的致命“健康危机” – 基督邮报

牧师妻子自杀事件揭开母亲们面临的致命“健康危机”

Unsplash Image

28岁的五个孩子的母亲佩奇·希尔肯(Paige Hilken)去世七天后,北岸教会(North Coast Church)高级牧师克里斯·布朗(Chris Brown)说,她的家人所经历的悲痛是如此之深,甚至连圣经经文都无法帮助他们。

“我找不到一个正确的句子,一个正确的祷告,在旧约或新约中没有任何经文能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对我们有所帮助,”他在8月7日她的追悼会上的开场白中说道。“我们会一起经历一个非常糟糕的早晨。诚实的说这就是今天。”

7月31日,32岁的北岸教会教学牧师克里斯托弗·希尔肯(Paige Hilken)28岁的妻子佩奇·希尔肯在生下第五个孩子四个月后,在亚利桑那州的一家精神健康机构中自杀身亡。

为纪念她的一生而举行的约1个小时的仪式上,没有她的照片或视频。这对她的家人来说“实在是太难熬了”。布朗解释说,他们在悲痛中存着也许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这个家庭,在过去的七天里,在这些无法回答的问题中悲痛并互相搀扶。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也是这样。几乎你的每一个问题都不会有答案。”他说:“我们在礼拜中或可能在这一生中都无法去做回复”。

已故的佩奇·希尔肯,28岁。 | YouTube/Paige Hilken

布朗透露,几个月来,克里斯托弗·希尔肯一直在纠结如何解决他妻子不断恶化的精神健康问题。在她自杀的前几天,他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本来是为了帮助他,但却让他成为一个有五个年幼孩子的鳏夫。

“一个半星期前,当克里斯在与这种折磨挣扎了几个月之后,刚搜索并找到了全国绝对最好的诊所并把佩奇送到那里,然后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做了你能做的最好的,我的脑袋很崩溃,”布朗透露,没有分享更多关于佩奇·希尔肯自杀的情况。

在他对已故妻子的美丽和力量的情感回忆中,克里斯托弗·希尔肯记得她是“一个了不起的耶稣信徒、妻子和母亲”。

“即使在她生病的最黑暗的深处,她也从不懈怠,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们[这一点],”他回忆说。“在她去世的精神健康机构,她在交出手机前给我发的最后一句话也提醒了我们这一点。‘嘿,宝贝,我现在要交出我的手机了。你是我所能要求的最好的丈夫和父亲,我爱你’。”

佩奇·希尔肯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她的妹妹蕾妮·芬利(Renee Finley)在8月7日的悼念中回忆说。她是一个受人爱戴、充满激情、追求卓越的人,在她成长的加州小镇上,每个人都视她为榜样。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北部的一个农场长大。她是一名全明星垒球运动员。镇上的每个人都仰慕她。那时她还是佩奇·芬利。她16岁高中毕业,那学期开始打大学垒球,”芬利回忆说。“你能想象16岁就把你的女儿送出去上学吗?但她做到了。不仅如此,她19岁就大学毕业了。然后好事接踵而来,她决定在几周后结婚”。

然后,佩奇·希尔肯接连生了五个孩子,在她去世时孩子们都在6岁以下。她在家里教育他们,并“创办了多个企业,通过她的网上事工影响了成千上万的妇女,”芬利说。“无论她想做什么,她都能完成。”

围绕这位已故牧师妻子死亡的所有情况仍不清楚,她的家人和教会没有立即回应《基督邮报》的采访请求。

然而,网上有一些证据表明,佩奇·希尔肯在精神健康恶化的同时,一直在与母亲和家庭生活的职责作斗争。

“[我]在过去几年中认识到,我经常发现自己在那些重要的事情上无所事事,而在那些根本不重要的事情上让自己忙碌。”去年10月,在她第五次怀孕期间,她在Instagram上写道:“我不断地用我现在觉得重要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里有一个例子……我会发现自己在某人的Instagram上对一个与健康有关的话题深入研究了几个小时,同时忽略了我家里急需清理的一个地方,甚至更糟的是,同时忽略了我的孩子和他们的需求。学习我所热衷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当它取代了我被召唤去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时,这就不明智了,”她坦言。

“你知道有趣的是什么吗?每当我忽视我的家庭和我被明确呼召去做的事情时,我最终会感到更多的不满和不知所措,尽管在这些‘其他事情’上的闲置和放纵在当下感觉很好。我已经意识到,当我站在上帝为我设计的位置上,按照他的旨意确定生活的优先次序时,回报是巨大的,我的内心被平安所征服。”

几个月后的1月,佩奇·希尔肯在她的博客上详细分享了她在怀孕期间如何感染了COVID-19,以及它对她的精神影响。

她写道:“在我最初的感冒症状消失后的一两个星期里,我一直在与一些相当强烈的脑雾作斗争,我将其描述为精神上完全存在,但几乎感觉我是在做梦。”她写道:“有时脑雾也会伴随着一些头晕的感觉。这种症状大部分已经清除,但有时在下午5-8点的时候,我会有这种脑雾的感觉。”(脑雾是新冠后遗症中的一种。)

然后在4月8日,在她生产后不久,她在Instagram上写下了她的“产后现实”,透露了她如何患上肺栓塞,并与她的教会成员一起热切地为她的病情祷告。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在属灵上整理了很多事情,并紧紧抓住了上帝。”她说:“我们一直非常感谢我们的代祷团体,他们一直在祷告,并继续为未来的道路祷告。我们祈求这个凝块尽快完全溶解,祈求药物发挥其作用,没有副作用,并祈求我能够在目前的情况下和未来能完全相信上帝。”

几个月后,佩奇·希尔肯自杀了。

一场公共卫生危机

佩奇(R)和克里斯托弗·希尔肯(L)在2019年北岸教会的视频中谈到了关系和育儿问题。 | YouTube/北岸教会

虽然佩奇·希尔肯的自杀对她的家人和朋友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奇异事件,但研究表明,孕产妇自杀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亟待关注。

最近发表在《美国医学会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自杀是美国产妇分娩后死亡的主要原因,并表明孕妇和产后妇女的自杀意念和故意自我伤害的发生率似乎正在上升。

在《2006-2017年美国商业保险育儿者产前产后一年的自杀趋势》中,主要作者林赛·阿德蒙(Lindsay Admon)博士和她的同事们建议确保孕妇和产后人士获得普遍的自杀筛查和适当的治疗,“以减轻这一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特别是对高风险群体而言”。

阿德蒙是密歇根医学冯沃伊格特兰德妇女医院(Medicine Von Voigtlander Women’s Hospital)的妇产科医生,也是密歇根大学医疗保健政策和创新研究所的研究员。

在他们的研究中,阿德蒙和她的研究团队分析了2006年至2017年间在美国参加商业健康保险计划的595237名15至44岁的育龄妇女的数据。

约有2683人在产前或产后一年被诊断出有自杀倾向,共有2714个诊断结果。自杀意念的流行率从2006年的0.1%增加到2017年的0.5%,而故意自我伤害的流行率从2006年的0.1%增加到2017年的0.2%。

诊断为抑郁症或焦虑症的妇女的自杀报告也从2006年的1.2%增加到2017年的2.6%。与此同时,被诊断出患有躁郁症或精神障碍的女性有自杀倾向的报告从 2006 年的 6.9% 增加到 2017 年的 16.9%。 该研究进一步显示,在研究期间,非西班牙裔黑人、收入较低的人和年轻的人的自杀率有较大的增长。

“自杀身亡是美国产妇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这是一个公共卫生危机,它已经悄悄地变得更糟,”阿德蒙告诉记者。“我们需要改善怀孕期间和怀孕后的心理健康检查。我们知道,没有得到治疗的心理健康状况使妈妈和她们的孩子面临更高的不良健康结果的风险,包括早产和产妇自杀。”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引用的数据,自1990年以来,美国的孕产妇死亡率是较富裕国家中最高的,已经增加了一倍多,估计每10万名新生儿中有18人死亡。

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估计,如果把自杀和意外吸毒过量的死亡计算在内,这个比率可能会更高。一些研究估计,由于自杀或使用毒品造成的产妇死亡占产妇死亡率的14%至30%,具体取决于地点。

哥伦比亚大学瓦格洛斯内外科医学院的金伯利·曼格拉(Kimberly Mangla)博士说,对于全美究竟有多少产妇死亡没有很好的估计,因为没有一个全国性的自杀和吸毒过量死亡的登记册或数据库来单独记录其中怀孕者的状况。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一份报告,曼格拉说:“直到2003年,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才首次建议各州在死亡证明上增加一个怀孕状态的复选框,但列入复选框是自愿的,所以我们没有来自所有州的数据。”

“我们亟需更好、更可靠的数据。这将需要在死亡证明上准确报告怀孕状况,并考虑尸检结果或其他诊断测试,以确定这一人群的死因。”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高级媒体顾问克里斯托弗·加勒特(Christopher Garrett)承认,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没有单独跟踪产妇自杀的情况。《基督邮报》问他,物质滥用和精神健康服务管理局(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简称:SAMHSA)是否有任何关于产妇自杀的最新数据,在范围上让支持研究人员找到关于该问题的最新发现。

加勒特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SAMHSA没有把产妇自杀数据作为一个单独的轨道来跟踪,但我们有一些项目,旨在帮助那些可能正在处理产后和产妇抑郁症的妇女获得支持。”

然而,他指出,他们确实为处于困境的母亲提供了一些帮助,并且正在开发一条24/7的产妇心理健康热线。

“此外,卫生资源和服务管理局(HRSA)正在努力建立一条孕产妇心理健康热线,由合格的咨询师每天24小时值班。SAMHSA还希望重申,任何有自杀念头或担心亲人可能有自杀念头的人都应该联系国家预防自杀生命线,电话是800-273-8255”。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