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God is spirit, and his worshipers must worship in the Spirit and in truth.”” — John 4:24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1年一月
« 12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风暴法案来袭,川普新年献词就是信仰宣告:更大风暴开始了;美国充满神迹,人民正在反击

伊朗暗X行動?川普提前趕回白宮;CIA換黑白標誌,暗含玄機;喬州聽證會,更多實證曝光,涉中國惠州;

我們都錯怪巴爾了,他在和川建國唱一齣雙簧!維基解密放出重磅文件,希拉里喬幫主榜上有名!

最新证据:机器连到中国,德国服务器上有恶意软件

他将拯救美国 | 今天佐治亚州听证会上最亮眼的证人

Original 萧生客 萧笙客 2 days ago 作者:林伟雄医生,约瑟 2020年12月30日周三,佐治亚州的听证会上最亮眼的证人就是这位乔万.普利策(Jovan Hutton Pulitzer)先生。普利策是位发明家,是条码扫描技术的发明者。 普利策在佐治亚州参议院司法小组听证会上的全视频 普利策先生的证词包括两个方面 一个是关于纸质选票真伪的鉴定,另一个关于计票机有直接联网。这部分翻译只包括纸质选票真伪的鉴定。有几个原因使他的证词特别亮眼: 第一, 他在鉴定技术上有不容置疑的专业权威,他所发明的条码扫描技术,现在被应用在各个商家的店铺和130亿台除了华为以外所有牌子的手机的用户上,他的技术专利有200多条之多,在最近的20多年一直是在从事纸质与电脑界面的鉴别工作,所以当他把认证的焦点放在纸质选票或者纸质选票的扫描图像时,他所说的话所显示的技术和证据所带有的权威性基本上令在场的质疑者都哑口无语。 第二,他非常清晰的把他要做的事情的重点放在选民,选票,选票保护这三件事情上,由于选民的意愿完全是通过选票和表达出来,而当一张选票被滥用的时候,就是直接侵犯了选民的权利。他比如说如果我们从亚马逊买什么东西,他们向我们所索取的款项与他们送出的货物应该收取的款项并不一致的时候,我们一定不会就此罢休,我们一定天天打电话直到他们退回不正当的扣款为止。为什么当是我们投出的选票的时候,我们却缺乏这样的执着呢? 为什么我们对影响我们最神圣职责,对一人一选票是否正确计算的技术的要求还不如我们对在超市计算我们买一条面包价钱的条码机的要求高呢。 他使用他来到佐治亚洲所坐的出租车司机的例子说明选票是何等的重要。这位出租车司机是从尼日利亚来的移民,这个教授经济学的一位讲师,来到美国就是为了能够在这里这个自由的土地上建立他自己事业追求他的梦想,开一家轮胎公司。与他相似的很多移民来到美国,他们离开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他们不像美国人那样享有的最重要的权利,就是公民投票的权利,在一些国家他们投出的选票,如果有投票的话,不能改变什么现状。当我们谈到选票的时候,有着非常重要实质性的意义。而我们检查这一张纸上面所留给我们的印记,是否表达了真正一个选民的选举意愿,对于我们国家的民主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第三,普利策先生第3个牛逼之处,就是他的思路非常清楚。他非常清楚他所拥有的技术能够鉴别什么,而不把时间无谓的耗费在其他人所问的与此不相关的问题上面。 他多次强调,他在这里的见证没有要讨论检票机用了什么样的内源码,根本不关心它用什么计算程序。他只关心这张选票,是不是能够代表选民表达的意愿,是不是能够被正确扫描进机票程序里面。 对于如何鉴别一张选票是否真的从邮局寄到选举人的手上,又被选举人真正填写,然后寄回选举部门被计票,在选票对寄票机扫描以后,认证其中的结果,如果是出的猫腻,应该在其中每一步都能够从选票和选票的影像本身中查得出来。 首先光是从选票的折痕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选票是否真正通过了上述的程序。这里所用的技术kinematic, 验证的是纸张被外力所作用之后所遗留的痕迹,并非新的技术已经被用在检验假钞,艺术赝品等等的方面,接受为可靠的技术,只是过去没有用来检验选票验品而已。基本上他所说的就是要使用这个技术来检验证 而加上验证选票纸张被机器压过的痕迹,还有填写的选项各种特征,并且在不同选票中比较这些特征,他可以回答下面4个问题。 1. 选票在什么地方印刷?每一个印刷机在印刷的时候,都在选票上留下了肉眼不能看见的记号。他所用的技术可以辨认这些记号,从而知道这些选票到底是在美国还是他国所印刷的。我们过去曾经在群里面传闻的选票里面有水印,是总统方面的人已经设了局,但是现在看来并非是已经涉及,而是这是一个普遍的,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的印刷方面的工艺秘密。 2. 选票是否是在印刷厂出厂的时候由机器折叠,然后寄到选民之后被选民打开,一次或多次,然后填写完毕以后再重新折叠回信封里面寄回。 3. 选票的填写不管它填的是非常标准的严重还是填得参差不齐的样式,都能够鉴别出来,这种填写是由机器完成还是由人的手工完成。 4. 将选票是扫描机上一张张放上去只经过一次,还是被整叠的放上去扫描机反复的扫描。 他提出了一些具体的例证。 在富尔顿县的选票中,寄给民主党选民比较多的地区的选票跟寄给共和党选民比较多的地区的选票不完全一样,后者在右上角多了一个条码标志。这个条码是用来追踪一个被鉴别过的选票所经过的程序而用的,如果没有了这个条码,经过了鉴别之后的选票就无法继续被追踪。 第2个问题就是富尔顿(Fulton)县选票上两个不同区域的选票有不一样的辨认码。这是是同一个县里面共和党和民主党选民的比例不一样的区域,选票居然很明显的能够被辨认出来来自哪个区域,这是不应该的,同一个县的选票应当是完全一样。 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些共和党选民比较多的地区选票上的定位标志印刷出现明显偏差,以至这里的选票很多,就不能够直接被机器所识别,而必须人工进行鉴别。他把这些选票用来作为定位识别的条文码,放大以后就看得出来。所有用来印刷这些文件的机器都应当是能够经历的调节过,印出来能够定位准确的,但是,这里的选票却有这么大的偏差。以至富尔顿县的选举官员在电视上汇报说他们县的选票鉴别率是93.67%。就是说这个县的选票有94%需要人工来决定选民所要投的票是投给谁。那要机器还有什么作用呢? 相比之下,2016年大选,3300多万的邮寄选票中,废票率是1.2%。2018年期中选举大约3,000万邮寄选票,2.1%废票率。 第四:他与很多其他证人不同,他不但一个非常好的演讲家,而且他提出令人难以拒绝的解决方案。 他铿锵有力地质问州的行政官员,你们州的选民,纳税人付你们工资来做事,付钱印这些选票,而当他们质疑这些选票是否代表他们意愿的时候,你们却告诉他,他们你们没有权利看这些选票。这是不能接受的,这也是完全违背美国精神的。你要我们接受这些完全不能够信赖选票和选票点数方法,来决定我们想要投票选举支持的是谁,是不能接受的,这也是违背美国精神的。我们需要知道这些选票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伪造的,我们需要知道是否每一张合法的选票都被正确的计算,而每张非法的选票都不能被计算。这并不关乎是否川普总统还是拜登能够当选。这是关乎我们的国家里面,我们的投票还是否算数。 如果我们的投票还要算数的话,我们现在所出现的这些乱象,有一个非常简单快速的解决方法。你们说重点或者人工审核要几天,几个星期,但是你把几十万的选票给我,我两个小时就可以用我的机器完全客观的检查出来。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的提议呢? 你们州的人民信任你们,把他们的选票交给你们计算,这张选票是他们把他们的投票权托付给你,你们怎么可能说,选票扫描过以后,原本已经被消除了,或者你不能查看原本来看看错误率这么高的一个程序,是否符合原本。如果你是在任何一个私人企业里面受雇工程师,你这样对待你的工作,已经会马上被撤职,如果你是一个公司的会计,这样对待你的账本,你会马上被撤职,但是,我们不能永远小公司里面发生的事情,居然能够容忍在我们国家的选举里面出现? 这是不能接受的,这是违背美国精神的。 “这不是击鼓传花,这是烧毁一座城市!”  普利策今天在佐治亚州参议院前,他的作证完全可以摧毁了佐治亚州2020年的选举结果,并提出了一个计划,他将免费通过检查选举中使用的纸质选票来确定准确结果。 在今天之前,我们人们请求唐纳德·川普总统写一份行政命令,授权普利策对部分州的选票和图像进行审计和审查,以确定是否存在欺诈行为。 普利策指出,共和党地区的选票有固有错误,但民主党地区没有。 今天在佐治亚州,普利策先生做了一个全美国都应该看到和听到的演讲。 普利策分享道: “我对机器如何工作的欺骗误导、代码中隐藏的东西,或者这台机器被认为是如何编程的,都不关注。如果机器按照编程工作,我们都不会站在这里。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有东西坏了。” 所以我说:“我不关心机器,我甚至不关心机器里写的代码。我在乎的是那件实物。你知道吗? 那件实物在各区之间有不该有的实质差异 …… 为什么会有? 他分享了佐治亚州人民对州政府的信任,以确保选举的有效性和无欺诈。 目前的选举结果是有缺陷的: “这不是击鼓传花,这是烧毁一座城市!” 我们的国家是建立在一张纸上的!普利策可以通过看这张纸,几乎可以立即判断出一张选票是否存在舞弊。普利策指出,他可以在几个小时内看50万张选票。 普利策告诉佐治亚州的立法者,他刚刚黑进了佐治亚州一个投票站的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 普利策证实,佐治亚州的第二轮选举是连接到互联网上的。 他在投票中心的一个投票站建立了双向通讯。 普利策说:“此时此刻,在该郡的一个投票地点,我们不仅可以通过设备进入投票台–系统,而且我们也进入了。” . . . → Read More: 他将拯救美国 | 今天佐治亚州听证会上最亮眼的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