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Restore to me the joy of your salvation and grant me a willing spirit, to sustain me.” — Psalm 51:12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九月
« 8月   10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犹太节日】赎罪日

Original 以萨迦 西布伦 译 耶路撒冷塔木德 5 days ago  

【犹太音乐】十天敬畏之歌 From 耶路撒冷塔木德00:0057:06 赎罪日是提斯利月的第十天,在 2020 年,是从 9月27日星期天日落前几分钟到 9月28日星期一夜幕降临。 赎罪日是一年中最神圣的日子,在这一天里,我们要接近神,也能接近我们自己灵魂的本质。 这是赎罪日——“因为在这一天祂会赦免你,洁净你,使你在神面前洗净一切的罪”(利未记16:30)。 从 9月27 日日落前的几分钟到 9月28日10 日夜幕降临后的几分钟——我们“使自己的灵魂痛苦”。 在将近 26个小时里,我们要禁食、禁饮,不洗澡、不涂油我们的身体,不穿皮鞋,不结婚。我们在犹太会堂里向神祷告上,祈求神的宽恕。 在创世后的 2448年 (即公元前1313年),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几个月后,就因为拜金牛犊而犯罪。 摩西登上西奈山,祈求神宽恕他们。经过两段 40 天的登山之旅,最后,得到了神的厚爱。摩西下山的那一天,是提斯利月的第十天,这天被永远称为赎罪日。 那一年,人们建造了会幕,一个供神活动的住所。会幕是提供祷告和献祭的中心。 会幕里的仪式是在赎罪日达到了高潮,大祭司会仔细执行赎罪日每一个特殊的仪式。这个仪式包括在至圣所献香和用两只山羊抽签——一只被当做祭品带来,另一只被送到旷野。 大祭司在其他日子里会穿着华丽的金色衣服,但在赎罪日,他会浸在洁净池里面,穿上朴素的白色衣服来执行赎罪日的仪式。 这种做法持续了数百年,贯穿了由所罗门建造的耶路撒冷第一圣殿,和由以斯拉建造的第二圣殿时期。从各地来的犹太人会聚集在圣殿里,看到大祭司为以色列人的罪祈求赦免的神圣景象。 当第二圣殿在创世后的 3830 年(公元70年)被摧毁后,赎罪日仪式不能继续进行。每一个犹太人都只能在自己心中的圣殿里举行赎罪日的仪式,而不是由一个大祭司在耶路撒冷献祭。 赎罪日之前要做什么? 在赎罪日的四十天前,也就是以禄月的第一天,我们每天早上开始吹羊角,在早上和下午的祷告之后,我们开始诵读诗篇27。 在西班牙系犹太人社区,习惯上每天清晨开始 “Selichot” (德系犹太人在犹太新年前几天开始“Selichot”)——在赎罪日到来之前营造一种尊敬、忏悔和敬畏的气氛。 在赎罪日之前是忏悔的 10 天敬畏日。在赎罪日前的一周,祈祷会有特别附加的内容,人们会有特别注意的诫命。 赎罪日也是禁食的日子。赎罪日的前一天,我们会专门准备食物吃饱足,为赎罪日做准备。以下是赎罪日前一天我们会做的一些活动: 1、Kaparot:一些犹太人在赎罪日前夕常用的赎罪仪式。将鸡在人头上挥舞,然后按照《哈拉哈》裁定将鸡宰杀。 2、有一个美丽的习俗,去要求和接受一块蜂蜜蛋糕,被神祝福一个甜蜜的好年头。 3、我们会吃两顿大餐,一顿在下午早些时候,另一顿就在禁食开始之前。 4、许多人有在这一天浸到洁净池来洁净自己的习俗。 5、进行慈善捐赠,事实上,在下午的礼拜前,犹太会堂就会摆上特殊的慈善托盘,其中包括赎罪日的祷告 6、在禁食开始之前,第二顿饭结束后,习惯上用祭司的祝福来祝福孩子们。 7、蜡烛在圣日开始前点燃。

 

赎罪日是如何度过的 . . . → Read More: 【犹太节日】赎罪日

WATCH LIVE: The Return – National and Global Day of Repentance and Prayer | Friday, Sept 25, 2020

蓬佩奥在德州浸信会教堂的讲话丨我们要在世上做光做盐(含视频丨双语)

编者:Charlie,Hong,SSKSeptember 25, 2020

2020年9月20日主日

蓬佩奥:各位早上好。这是叫我倍感荣幸的欢迎。真希望能把贵堂的唱诗班带着跟我走,随后一定好事连连。 葛佩里牧师,谢谢你的邀请。很高兴见到你,师母。 我和太太苏珊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和你们大家一样没能去教堂,我们都是在家看我们的母会 – 东闵斯特长老会的网上直播。我们母会在堪萨斯的威奇托,从35号高速公路,开车大概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在网上敬拜与跟亲爱的弟兄姐妹聚在一起敬拜很不一样。跟母堂的弟兄姐妹欢聚一堂敬拜上帝是何等美好。 在母会我是一名执事,那可是我初涉“政坛”。我和苏珊还一同教五年级的主日学。我们教了好几年。我教男孩们圣经课程,那简直是为作国务卿的完美预备。五年级的男孩跟世界各地的暴君有得一比。教一批五年级的男孩,我可以说,预备了我作现在的工作。 今天来到这里,所见所闻让我喜笑颜开。我看见停车场里停满了车,我看见教堂里坐满了跟随耶稣的基督徒。这就是我所认识,所热爱的美国。很高兴今天能和大家在一起。 三年多前,我还是中情局的局长。我去国外一个困难重重,局势黑暗的地方公干。飞机到达目的地时已是午夜时分。我爬下飞机的旋梯,一位年长的绅士向我伸出手。两手相握时,他在我手里塞了一本手掌大小,有些破旧的《圣经》。我不知道他给了我什么。我向他道了谢,跳上车,打开《圣经》,发现里面夹了一张他写的纸条,上面写着:“局长先生,你对我,对世界,一直是一盏明灯。祝福你。”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国务院的一名雇员。我没预想到后来我会领导他的团队。但至少那一刻,对这个人来说,我是一盏明灯,是一座闪亮的灯塔。 我之所以提到这个故事,因为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内容。并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而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每个人,我们有责任做出基督徒的好表率,成为这个世界上的光。 作为美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我周游世界,与各种宗教信仰的人打交道。世人在密切关注美国是如何领导世界。我们有绝对的责任帮助他们理解我们的国家是建立在犹太基督教的信仰基础上的。我由衷地相信,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在公众领域的宗教信仰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正义的。信仰不仅是强有力的,而且是美国传统所要求的。特别是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在公众领域坚持信仰不仅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我们的总统和美国高层领导人相信这点。我们每天都努力帮助我们所有人,履行我们的责任,把信仰保持在公众领域,不论是在家,在职场,在足球场,在教师与家长会议,或是我们所在的任何地方。这对美国传统的核心部分是不可或缺的。 我知道我现在德州,你们有些人认为德州是一个国家。我知道不是。 我的团队提醒我,你要去圭亚那,苏里南,巴西,哥伦比亚,然后你要去德克萨斯。最初的新闻甚至说,蓬佩奥五天拜访五个国家。能作为国务卿为国效力是我莫大的荣幸,也是祝福。 我们不要忘记,能在公众领域实践我们的信仰是我们慈爱的主赐给我们,开国元勋撰写和保存在法律文件里的权利。这个权利不是来自政府,而是基于我们被造而为人这一事实。240多年前,我们的开国元勋,这些了不起的人们就在法庭文件中指出,事实上,信仰要存在公共领域。我们需要每天活出这种权利。他们虽然信仰不同,但是他们都认识到,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因此每个人都有人的尊严。 这对美国人如此,对所有人都如此。乔治·华盛顿写道:“在产生政治繁荣的各种性情和习俗当中,宗教和道德是不可缺少的支柱。”想想他说的这句话吧。当时他们正在独立战争中,正在建设一个新的国家。他们把目光转向这些核心理念,把保护人类尊严和自由尊崇为我们立国文件的核心。他们知道宗教自由,人民有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去敬拜的空间对一个国家的福祉至关重要。直到今天,在美国依然信奉这一原则。而国务院在世界各地所做的工作也必须反映这一理念。 我来举个例子。就在这周,我在巴西北部靠近委内瑞拉边境的地方。从委内瑞拉来的难民们纷纷逃离残酷的马杜罗政权。在那里你可以看到美国人,一些是为政府工作,但很多人是义工还有很多宣教士,为那些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深思后发出的祷告。 我们知道,当我们在公众领域实践我们的信仰时,美国就在最好的状态。我们在国界内外捍卫人权,这是文明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比不上的。 但我们并不完美。有时候我们也会犯错。事实上,美国承受最大的失败的时候,往往是我们否认信仰在我们生活中的地位的时候。在美国,人们有广泛的共识:如果你没有信仰,那是你的选择。我们非常明智地禁止国家政府建立国家宗教。 在座的每一位都知道,当宗教自由被剥夺,公共领域中信仰被叫停时,一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今天的古巴就是这样的。葛佩里牧师提到我年青时曾在东德和西德边境服兵役。那时我坐在坦克里,亲眼目睹生活在东德GCZY警察国家里人们那阴沉的面容。你们也知道希特勒和他那信奉无神论的集权下的恐怖。令人难过的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今天仍然生活在这种集权之下,他们不允许在公众领域拥有信仰,甚至不许有“上帝”的概念。今天最大的案例也许发生在中国GCD统治下的中国西部地区,一个鲜为人知的,叫新疆的地方。在那里,有100多万中国人被关进拘留营,被全天监视,被强制绝育,强制堕胎。他们许多人遭受酷刑,或更糟糕的待遇。这只是中共多年来对宗教人士的迫害行径之一。是该国几十年来对宗教的绵延战争的一幕。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严肃对待这个问题。 今年初夏时,我收到了一位中国女士的来信。她的丈夫是一位牧师,现被当局囚禁。她写道:“亲爱的弟兄姐妹们,我恳求你们为我和我的家人祈祷。我丈夫被监禁已经6个多月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会打电话来告诉我他无恙。如今希望越来越渺小,越来越煎熬。我每天盼望的就是能跟他在电话上说上几分钟话。我所作的只有祈祷了”。 我们应该牢记我们的义务,责任和能力,坚持我们在公众领域的信仰,在众人前发光。上帝呼召我们这样作,我们有这样的责任。而且这从根本上就是美国精神。我们应该祷告。祈祷是最重要的。我能感受到人们的祷告。我经常收到人们寄来的信,告诉我他们在为我们祈祷,我和苏珊和儿子都为此感激不已。你们还应该支持那些你们教会和其他地方派出的传教士去做出色的工作。我在世界各地公干时,就见到这些传教士所作的,把光和盐带到世界最黑暗的角落。 你们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在教会,在查经班,在职场,在你所到任何之处,在每一次与人互动中行使你拥有的宗教自由。对自己基督徒的身份坦诚布公,毫不含糊,如果千千万万的美国人都行使他们的宗教自由,所产生的影响将是巨大的。这也将給我这个美国国务卿加添力量。你们将展现給世界美国是一个怎样的国家。你们将带给那些因宗教冲突而四分五裂的人们一个希望,就是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能够团结在一起。这是我们这个国家能作的独一无二的事情,而且我们能把这个信念传到世界各国。如果我们在美国这样一个开放的社会藏匿这光,我们就給那些生活举日维艰,或因公开自己的信仰而生命遭受威胁的人民传递一个惨淡的信息。我督促在座的各位好好使用你宝贵的自由为我们的国家,为上帝的国度,作大事。 如今全世界都盯着着我们。会有喋喋反对声,会有严厉批评者。如果你公开你的信仰,一定有人会说你这样作是不对的,但不要气馁。这只是意味着你信仰坚定而且你毫不掩饰。 我就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我并没有受迫害,但我经历过。前国家安全顾问说,迈克·蓬佩奥公开信仰宗教是有问题的。前些时候,“时代”杂志还说我的太太苏珊对我这点很不满。报道说:“近几十年来没有哪个国务卿像蓬佩奥先生这样公开和热情地在讨论基督教和外交政策时,給两者同样的广度”。 我的儿子尼克已经快30岁了,他的主要职责就是让我保持谦逊。他读了那封信,就发短信給我说:“这两个广度之间应该有多大距离呢?”这个问题由一个优秀的年轻基督教信徒提出来,合情合理。将信仰与美国的外交政策联系起来是必须的,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件好事。 我想起,上周星期二,我在白宫参加了一个仪式:两个穆斯林国家的首脑与犹太国家以色列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我们为这个和平协议的签署作了大量工作。川普总统决定承认这个圣经上所记载的国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合法首都。事实是,双方的首脑,不论在公开场合或私下,都非常肯定他们的信仰在我们共同取得的这一成就中处于中心地位。尽管这些国家在今后可能还会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我坚信,他们的信仰将促使他们到达正确的地方,为两国人民做出正确的决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以色列能签署被称为“亚伯拉罕协定”的历史性和平协议绝非偶然。我们知道上帝的名有时为邪恶所宣称。但当世界各地的领导人感受到一个来自更高的力量的束缚,要他们寻求国与国之间的和睦相处时,我们应该予以支持。这是一件光荣的事,一件合乎基督教原则的事。信仰加强,而不是削弱美国的外交。 还有更多的好消息:在国务院,我不是唯一一个对此坚信不疑的人。最近部里有一批为主发光的基督徒组织了国务院史上第一个以信仰为基础的雇员小组。其中一个领头人对我说:“迈克,你来之前,我们觉得因为我们对耶稣基督的信仰聚在一起也许不太明智。现在因为你的榜样,我们明白了,我们必须宣扬在国务院使命中信仰的价值”。这是多么的光荣!他们的心在对的地方。所以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信仰跟我们作为美国人的生活没有关系。 我旅行的地方很多,从以色列到印度,从南韩到塞内加尔。各国领导人总是跟我谈到他们的信仰。是的,他们也跟他们的民众谈论他们的信仰。信仰是世界各地人民生活的中心。事实上,正是在信仰受到压制、被消灭的地方,我们看到了残暴、邪恶和人性惨遭压迫。就在这里,就在美国,我们有特殊的责任在公共领域保持信仰。 来看看这巨大的祝福:我有此成为美国第70任国务卿的殊荣,担当如此光荣的使命,完全因为上帝在我生命中的恩典。我在办公室右手边的桌子上放了一本圣经。我每天都找时间默想上帝的话语。但当事务越忙,这样做就越难。在华盛顿上班时,我每天需要花20秒乘电梯去办公室。在电梯里我会低下头,用祷告开始我的一天。这与“圣经”的教导是一致的。加拉太书第六章第9节说:“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 我知道如今世事艰难。我们的教堂和学校重新开放了,这太棒了。我们要与主同行,作此善工。我们大有帮助,因为祂的大能使软弱得以完全。 “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所以,在座的朋友们,在其他地方的朋友们,永远不要放弃照亮世界,永远不要放弃在公共领域的信仰,当有机会在众人面前见证我们的信仰时,绝不要放过良机。与主同行,坚持真理,保持信心。我们众志成城,让这个国家为世界发光。 感谢你们让我今天来到这里。愿上帝祝福你们每一个人。

牧师: 非常感谢。我们刚刚从你这儿听到,恰恰是我们需要听到的、也是我们想听到的、也是我们期待听到的。我们教会正在讲授一个世界观系列,讨论我们应该如何透过圣经看待世界。刚才你清楚地分享了,你有一个基督教的,基于圣经的世界观。你是怎么开始的?你是如何在个人生命层次上认识基督的?你在前面的敬拜中涉及了这个经历。现在可以跟我们再多分享一点吗? 蓬佩奥: 我是在南加州长大的,小时我去教堂,但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NBA篮球明星。 然后我被美国军事学院录取。入学时,有两位大三的学长开了个查经班,查经时有曲奇饼吃。曲奇饼我可不会错过。但他们查经很认真。他们把耶稣介绍給我,教我读圣经。我与主同行始于他们,而且从那时起,从未间断。随着周游世界和观察世界,我的信心不断增长。有时有人会到我身边,悄悄地告诉我,他们为我是一个基督徒,一个领袖而感恩。这提醒我耶稣基督是我生命的中心,每一次有机会我都必须分享这个信念。我的信心和理解也得以坚固,就是只有通过祂,美好的事情才能在这个世界发生。 牧师: 真是太美妙了,川普总统身边有像迈克·蓬佩奥这样的人,他们都是耶稣的信徒和追随者,还有你们熟悉的来自中西部的迈克·彭斯,白丝·迪瓦斯,本·卡森,以及我们亲爱的州长里克·佩里,他已从内阁离职。对于我们这些耶稣的追随者信徒来说, 知道我们的国家的领袖是一批寻求上帝,寻求上帝的智慧的人,实在是太重要了。为此谢谢你。这个人的生命如明光照耀。与他近距离接触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他本人就像他在台上这样,热情,温和。谢谢你坦诚布公地分享你的信仰。这对我们在座的每位都大有启发。如果美国的国务卿可以成为耶稣基督的使者,我知道我们都可以。 当我们谈到世界观,我们的世界观时,圣经上有一条重要教训,教导我们生命的神圣性。正如你上次谈到,生命为上帝所造,因此我们知道生命有价值。我们确信生命的神圣,因此我们信奉“生命至上”。从摇篮到坟墓,都是如此。因此我们开办了“孕妇中心”和一个移动小组,专事拯救胎儿。我说,国务卿,我们相信“生命至上”,也把“爱至上”的信念付诸行动。这就是作盐作光来影响世界,这就是作基督的使者。跟我们谈谈你对生命和生命的神圣性的看法吧。我知道你对此深有见识。 蓬佩奥: 你们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正确,恰如其分。这非常重要,永远不要改变。永远不要在人的尊严和保护每个人的生命这一核心问题上妥协。我本人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做这项工作。在全世界范围,我们都是一个极其慷慨的国家。我们在全世界向那些生存最艰难的地方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们做得非常出色。不幸的是,在某些总统的管理下,好些时候,我们的政府资助用堕胎来中止胎儿生命。本届总统说:“不,我们不可以这么做。”作为国务卿,我有机会实施这一政策。我们确保没有美国纳税人的钱用于资助与堕胎有关的组织。 牧师: 我们有多少人知道现在最高法院有一个空缺?在生命至上的问题上,我们实实在在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我记得我多次告诉年轻人,我们的千禧代,你们可以成为结束美国这场大屠杀的一代人。现在时间近了,我们需要为我们的总统祈祷,因为他将任命最高法院的下一位大法官。祈祷上帝给他智慧,让一切顺利。 让我们再谈谈中东。我知道, 我们一直都有谈这个问题,国务卿。我曾经和其他一些基督教领袖一起,坐在你的会议室,探讨在耶路撒冷的局势,和把大使馆迁移到那儿。除此之外,促成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达成某种协议。为此我们在一起祷告。国务卿表达了全心全意的赞同。最近,正如你所言,这事成了。他们签署这个协议,就是“亚伯拉罕协议”。你能跟我们透露一点内部人士可以透露的内幕吗? 蓬佩奥: 这个协议好像是一蹴而就,但其实所花时间甚巨。我们确实为此作了许多工作。总统将其优先级别排得很高。他首先提出了他对中东和平的愿景,而最终我们认识到,带来许多伤害的巴以冲突并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来自伊朗的威胁。然后我们做出了改变,我们誓言要捍卫以色列,和以色列人民一起努力。我们要建立一个尊重他们,承认他们存在的权利的联盟。这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它为我们提供了这个不可思议的机会。如今,多个不同宗教信仰的卓越的领导人宣称:我们承认犹太人生存的权利,这里的确是犹太人的家园。我们愿意与他们合作,与他们同工,我们就在那里一起祈祷。 . . . → Read More: 蓬佩奥在德州浸信会教堂的讲话丨我们要在世上做光做盐(含视频丨双语)

麦克阿瑟牧师致00后年轻人:打开你的圣经吧!

Original 北美动态编辑部 北美动态 8/20  

——播报基督信仰视角下的北美社会

麦克阿瑟牧师致年轻人: 打开你的圣经吧! 文 I 麦克阿瑟   翻译 木木 Jack Jiang 北美动态专稿 背景介绍 查理·柯尔克节目主持人查理·柯尔克(Charlie Kirk),是80后保守派基督徒活跃人士,他在18岁的时候成立了“美国转折点”组织(Turning Point USA),从他一个人在网络上到处游说到现在短短8年时间,“转折点”已经成为一个知名的保守主义非盈利政治机构,活跃于全美国各大校院,频繁举办活动和演讲推广犹太基督教保守主义。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 Jr.),美国牧师,国际知名解经家、神学家和神学教育家,在位于加州太阳谷的恩典社区教会(Grace Community Church)担任牧师和教师51年,被“今日基督教”誉为当代最有影响的圣经传讲者之一。麦克阿瑟牧师写作和编辑了超过150种释经和培灵著作,其中最为人知的,是“麦克阿瑟学习圣经”。麦克阿瑟的写作与讲道,以圣经为最高权威,也能够非常适切地把圣经真理应用到信徒的个人、家庭、教会以及社会政治生活。 8月17日柯尔克邀请约翰·麦克阿瑟牧师接受访谈,访谈后半段谈到如今的年轻人为何如此空虚迷茫、毫无人生目标,并给这些年轻人指明了方向。本文内容从15分30秒开始Youtube链接: https://youtu.be/GTYJZfdt4CQ   柯尔克:我想说说现今文化中的年轻人,下一代正在面对如何的危机?昨天CDC(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发表了一份花了数百万美金的研究报告,报告中说25%年龄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在这段因疫情而封闭的时期都认真地考虑过要自杀,不管他们的物质生活如何,这些都是最没有人生方向和目标的一代人。他们在后现代主义世俗化环境底下,一方面需要寻求真理,一方面被灌输一种放任的纵欲主义并以为可以从中得到快乐。其实在耶稣基督的恩典以外人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快乐;你可以跟我们谈谈如今年轻人面对的危机、并且说说你的看法和建议好吗? 麦克阿瑟牧师:我可能会使你感到震惊,我要引述Maya Angelou(黑人女民权主义作者)的一句话:“一个年轻的愤世嫉俗者是所有人类中最绝望的人,因为他们从什么也不懂,到什么也不信。”这就是造成虚无主义、绝望人生、虚空生命的典型公式。通常你不会从“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信”的阶段马上就走到虚无主义那一步,通常你都会先成为一个享乐主义者,你会随意又轻率地把自己沉溺在各种物欲当中,纵情声色,尽力满足自己,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陷入更深的绝望当中,因为你更加找不到有意义的人际关系。你尝试消灭自己的良心,但是良心还是在那里的,它让你感到羞愧,羞愧又让你感到忧伤和空虚。 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有一整个时代人的孩子们都是“从什么都不懂、到什么都不信”的,他们就是这样被制造成虚无主义者和绝望者,他们的情况已经严重到只能想到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没有盼望、没有未来,因为他们的生命中没有真理。 如果我可以送一些什么东西给这些千禧一代年轻人的话,我想像你这样的人就能给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树立一个很好的典范。保守派的千禧一代是渴望追寻真理的,你要站稳立场为他们指出真理在哪里。与之相反,自由派的年轻人要追求的则是权力和革命,他们的人生是如此空虚,因此他们一定要找一些东西来填补,于是他们接受一套谎言,就是现有的一切都必须被拆毁。你和保守主义者们都愿意把生命倾注于建设和改善社会。相反如果你的人生毫无目标,你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物,因为你内心本来就一无所有,因此也没什么可失去的。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不是去寻求另一套哲学理论来代替,而是你刚才已经说过的:耶稣基督。祂为失丧者找到生命的意义、祂成为我们人生的目标,祂使我们对未来有了盼望!   我比你年长很多,我的人生是如此的丰盛和富足,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那么的精彩,充满了喜乐和盼望,因为我不止明白今生是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而奋斗,我更明白我将来要往哪里去。当我确定找到了永恒的归宿,我在短暂的今生就能享受到这份不变的喜乐。这就是真理,这就是我为之而活的内涵! 柯尔克:现在的流行文化和教育系统不断将某种思想贩卖给年轻一代的人,他们缺乏宗教信仰,他们的自我几乎就是神,他们认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物。因此你可以看见这一代的人这么轻易就捣毁任何挡在他们面前的东西。他们当中许多都认为教会是阻挡他们夺取权力和争取革命的障碍。基本上这些运动是建立在个人信念上,他们对群体的身份认同是很被误导的。这些人的个性都被打造成非常阴暗、苦毒、傲慢和诡诈,如果以耶稣来对比的话你会看见那是跟耶稣完全相反的性情。我个人并没有苦傲慢和诡诈,相反我还很有平安、爱心和喜乐,这些都是从耶稣而来。 这些我称之为解构主义者或者是文化上的纵火者,他们根本不相信有真理的存在。让我们以更宽广的角度来看,你一直在你的教会服事年轻人,而我这个节目有很多的年轻听众,你可否分析一下,在如今这个混乱又危急的时候,年轻基督徒或年轻人到底可以做些什么实质上的事情呢? 麦克阿瑟牧师:首先你得要有一些确定不变的原则,你的生命需要建立在真理根基上,这必须是真理。你不可能活在谎言当中,你也不可能在谎言欺骗中活得下去的。你所在的生活圈子充斥着越多的谎言和欺诈,你所承受的焦虑感就越多越复杂。如果只是你一个人感到活着没意思,那还是个人的事;但是如果你加入了一个群体,身边所有人都觉得人生没意思,那你就会感受到更多负面影响;结果你被这些罪,空虚无聊、不得满足、抑郁愤怒充满,你对自己周围的人,就成了一个危险!因为你内心空虚,无所畏惧,你死了好像是对自己有益,以为你得以脱离你的烦恼了。其实人无法解决人的内心问题,除非是把它完全更新过来。人的天性是蒙昧昏暗的,根本不明白真理,我们都是罪人的天性,圣经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我们没有敬畏神的心。 我们真正的问题是受到罪的捆绑,并且完全没有解决之道和出路。你无法以自己的方法和力量来释放你自己,你自己的能力完全不足以解决这么强大的罪性,你绝对无法自救!你需要寻求更高的力量帮助你从内到外地被更新改造,这就是耶稣基督对我们的应许。透过祂的受死与复活,以及你对祂的信心,你就能成为一个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 现在的许多年轻大学生,都在承受着焦虑和恐惧,许多莫名其妙的思想源源不断充满着他们的大学生涯,里面毫无真理的成分,因此也没有一点说服力,因此导致他们内心空虚,只会空谈。我真希望这样的年轻人会遇到主耶稣基督,让他们被耶稣完全从里面更新改变,能够被喜乐平安充满,能够找到生命的意义。我被很多这样的年轻人围绕着,我们的教会有很多年轻人,每个星期天早上差不多有上千位大学生来我们的教会领受神的话语,这使我们教会充满活力。当我看到主耶稣能够得着人心、并且能够更新他、使他脱离黑暗进入神荣耀的光明中,这是我最欣慰的事情。 柯尔克:现在的年轻人比任何其他年纪的人更加需要神的话语,也需要被耶稣更新。你刚才说的虚无主义已经广为传播,甚至达到临界点了。你说得对,在虚无主义之前会有一道享乐主义的桥梁,有些人在上大学之前就已经被享乐主义的各种形式所抓住了,然后他们陷入了像尼采一样的虚无精神当中,反正一切都毫无意义,我做什么都无所谓。以至他们唯一能够找到一点点意义的事情就是去摧毁他人视为有意义的东西。 我常常认为教会应该要坚定地成为抵抗社会虚无主义的壁垒。如果你关闭了有信仰的人的聚会,那在六个星期以后你的文明社会就开始起火燃烧了!当教会全面停止敬拜以后,人们突然就对整个社会和上帝,以及耶稣基督都悖逆起来,这两者似乎有直接联系。你认为你的教会在社会文化中扮演什么角色?美国的基督教地位如何?我相信我们正经历另一场大觉醒和大复兴,我对将要发生的事情非常乐观,你怎样看上帝如今的作为?   麦克阿瑟牧师:我看见上帝正在建立祂的教会,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祂。圣经说耶稣必定得胜,我们在基督里也必定得胜,主说我要建立我的教会,我知道祂正在如此做。即使在现在这样的黑暗时期我还是充满振奋和喜乐,因为我可以成为神手中有用的工具。老实说查理,现在的很多教会已经被贬低为摇滚乐会场了,然后再来一场激励演讲。这些只是告诉罪人他心中的欲望是什么,难道这样就能带领罪人悔改得救吗?给没有得救的罪人他们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不是带给他们救恩的方法。 你需要暴露他内心的罪恶败坏,让他知道救赎恩典是他以前从来未曾想到过的好东西,远比他渴望的更宝贵,这才是带领他得救的途径。我认为教会不是一个让人抒发感情、对耶稣“感觉良好”的地方,而是一个不间断输出真理的地方,真理本身是充满力量的,比任何两刃的剑还要锋利,只要你真正释放出神的话语,那就会像狮子一样有力。你不需要去维护这头勇猛的狮子,你只需要打开笼子将之释放就行了,神的话语本身就会成就祂要做的事情,神的话语向来都是这样行的。 我在 51 年前来到恩典教会(Grace Church)时人们问我打算做什么?我说我打算教导圣经。我不可能再“改善”神的话语,神的话语已经充满力量了,比任何两刃的剑都锋利。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都是对人有益的。因此我就打算专注于圣经。51 年来我一直都在教导神的话语,我亲眼看见神话语奇妙的作为。 关于你说的主在世界上正在做的工作,我在这 50 年来一直留在同一个地方,但是我一直在留意互联网的发展。以前我们需要用录音磁带,现在都只需要下载和上网,我看见福音真理因此而传遍全世界。每个主日早上我在恩典教会中的教导都被翻译为阿拉伯语、中文、韩语、俄罗斯语等等,然后传往世界各地,这是多么奇妙的事情!每个月从全世界进入恩典教会网站下载的讲道多达两百万次,神的道就是这样被传往全世界,我们生活在多么了不起的年代!我相信那些年轻的千禧一代也会听到这些信息的,因为他们想要寻求一些别的东西,希望他们空虚绝望到一个程度令到他们终于想要来寻求真理,因此转向神的话语并且从中得到完全的、永远的心灵满足。 柯尔克:我完全同意,我比其他活跃的保守派基督徒更频繁地去各地校园。我听见在湾区的大学生被教导说这个世界不存在绝对真理,他们的后现代理念是在60年代受到Michel Foucault 和JacquesDerrida(二位都是法国哲学家)的影响,他们告诉人们你们应该有所谓的“自己的真理”。从圣经角度来看,抵挡真理就是抵挡基督,因为基督就是真理,祂是真理的彰显,祂所说的一切就是人类需要认识的一切,祂是起初也是末了,在祂以外别无真理。我最关注千禧族当中的真理传播,有许多很棒的千禧族热爱上帝并且行为正直,但是总的来说他们太乖了,他们不想过度热衷于这些事情。 . . . → Read More: 麦克阿瑟牧师致00后年轻人:打开你的圣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