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piritual Fullness in Christ] So then, just as you received Christ Jesus as Lord, continue to live your lives in him, rooted and built up in him, strengthened in the faith as you were taught, and overflowing with thankfulness.” — Colossians 2:6-7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十一月
« 10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美国大选作弊案Dominion重要证人宣誓证词全文

无界新思汇 Today

来源:美国的那些事儿

川普总统律师林伍德( Lin Wood)11月17日晚向乔治亚州法院提出了针对乔州国务卿的紧急禁令动议,要求禁止该州认定选举结果,并声称乔州的手工计票并没有以合法方式进行。在林伍德的诉状后附有多个证人证词,除了指出乔州的手工计票中有大量不合法现象、发现大量“崭新选票”外,还有一份来自前委内瑞拉总统的贴身国家安全警卫的证词。

这名证人是前海军陆战队特种兵,后来被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招为贴身国安警卫。这名证人指证了Dominion投票系统及Smartmatic软件在委内瑞拉选举中是如何虚假计票,操纵全国和地方的选举结果,帮助该国前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和现在的马杜罗作弊当选的。

前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

以下为这名证人的证词全文翻译:(所有xxx均表示法庭文件需要保密的地方,包括一些人名、地名、品牌名等)

声明

一 xxx在此声明以下内容:

1. xxx

2. 我是头脑清醒的成年人。此证词中所有的陈述均基于我个人的了解,并且是真实和准确的。

3. 本人是自愿、主动地作出此声明的。没有人向我承诺、我也不期望作证得到任何回报。我没有期望以此获得任何利益或报酬,并且我明白有些人可能因此会伤害我。我没有在美国参加任何政治活动,没有支持美国任何候选人。法律上我也不被允许在美国投票选举,而且也从未试图投票。

4. 我只想就此警醒公众,让世界知道一些人和公司通过腐败、操纵和谎言的阴谋所犯行的真相,他们意图背叛诚实的美国人及其依法建立的机构和作为公民的根本权利。这种图谋始于十多年前委内瑞拉并已传播到世界各地。这个阴谋意图获取并保持权力和财富。它涉及政治领导者,有实力的公司和其他以获取利益为目的的个人,试图通过颠覆人民的自由意志和损害适当的管理来达到取得和保持的权力。

5.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专业从事海军陆战队(Marines)。

6. 由于我在特种作战方面的训练以及丰富的军事和学术技能,我被选为委内瑞拉总统的安全保镳。

7. Senor Cabello是查韦斯总统长期的伙伴并且在他获取权力中至关重要。2002年查韦斯入狱时Senor Cabello曾短暂地接过总统的职责。Senor Cabello获取总统权力几小时内,查韦斯就出狱了并重新成为总统。2011年12月11日,Cabello被安排为查韦斯总统的党——联合社会主义党的副主席,并成为该党仅次于查韦斯的第二号人物。2012年初,Cabello被任命为国民议会的主席并于2013年1月连任。在查韦斯死后,Cabello是国内作为总统的下一位人选,但是他仍然担任国民议会的主席,并让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成为委内瑞拉的总统。

8. 查韦斯总统在他想要的会议的细节上的指示非常清晰明确,会议哪里召开,谁来参加,要达到什么目标。

9. 我是一个先进的电子投票系统创建和操作的见证人,该系统使委内瑞拉政府操纵全国和地方选举的计票,然后选择获胜者以获得并保持自己的权力。

10. 重要的是,我直接见证一个电子计票系统创建和运作,该系统是Smartmatic公司和委内瑞拉政府合作共谋创建的。这个阴谋特别涉及总统雨果·查韦斯(Hugo Chavez),国家选举委员会负责人弗里亚斯(Frias)名为乔治‧罗德里格斯(Jorge Rodriguez)及Smartmatic公司的头目、代表和人员,其中包括xxx。这种阴谋的目的是创建和运行一个投票系统,可以将选举中反对委内瑞拉政府候选人的选票更改为支持政府的,以控制政府。

11. 2009年2月中旬,举行了全国公民投票,以更改委内瑞拉宪法终止民选官员的任期限制,其中包括委内瑞拉总统。全民投票通了。这允许雨果‧查韦斯可以连任无数次。

12.全民投票通过后,查韦斯总统指示我安排他会见时任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的乔治‧罗德里格斯和Smartmatic的三名高管。Smartmatic的三位代表中有xxx。查韦斯总统与罗德里格斯、Smartmatic团队举行了多次会议,我都在场。四次会议的第一次,罗德里格斯提出了创建可用于操纵选举的软件。查韦斯非常兴奋,明确指出他将提供Smartmatic所需的一切。他想要他们立即创建一个投票系统,以确保任何时候任何选举都可以保证查韦斯想要的结果。查韦斯为Smartmatic提供了许多好处,包括大量资金,用于Smartmatic创建或修改投票系统,以确保查韦斯每个选举获胜。Smartmatic团队同意创建这样一个系统并且做到了。

13. 我安排并参加了查韦斯总统和Smartmatic的代表之间的另外三场会议,会上讨论并同意了投票系统的一些细节。对于这些会议,我直接与xxx联系,确定何时何地见面,将在哪里接走参与者以及送到会场,以及要完成的工作。在这些会议上,与会人员称他们的项目为“查韦斯革命”。从那时起,查韦斯从未输过任何选举。实际上,他能够确保自己,他的党,国会议员和市长选举的胜利。

14. Smartmatic选举技术被称为Sistema deGestión Electoral(选举管理系统)。Smartmatic是这个领域的电脑先驱。他们的系统通过互联网将投票数据传输到中央电脑计票中心。投票机本身具有数字显示屏,可识别选民的指纹识别功能,并打印出选民选票。选民的指纹已与计算机记录相联。Smartmatic创建并运行了整个系统。

15. 查韦斯特别坚持Smartmatic设计一套系统可以更改每个选民的投票而不会被检测到。他希望软件本身能够以这种方式运行,如果选民将其指纹或指纹放在扫描仪上,那么指纹将与选民姓名和身份相连表明已投票,但该选民不会查到更改后的投票。他明确表示该系统必须设置为不留有更改特定选民投票的任何证据,并且也没有与姓名或指纹相矛盾。Smartmatic同意创建这样的系统并制作出了软件和硬件,为查韦斯总统实现了这一目标。

16. 实施Smartmatic智能化选举管理系统后,我密切观察了几次使用Smartmatic软件操控的选举。其中一次选举是2006年12月当查韦斯与罗萨莱斯竞选时。查韦斯以压倒性优势赢了曼努埃尔‧罗萨莱斯(Manuel Rosales),查韦斯(Charvez)得了近六百万选票,罗萨莱斯(Rosales)是370万。

17. 2013年4月14日,我目睹了委内瑞拉的另一场用Smartmatic选举管理系统操纵和改变结果的全国大选,以使人接替查韦斯(Hugo Chávez)作为总统。在那次选举中,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击败了卡普里莱斯‧拉顿斯基(Capriles Radonsky)。xxx在那个地方有一个控制室,里面有多个数字显示屏幕,电视屏幕,每个屏幕都有委内瑞拉每个州的选举结果。实际的投票结果被送入那个房间,通过互联网显示到显示器上,该网络已连接到Smartmatic创建的复杂计算机系统。那边的人在房间里通过电子投票系统,可以看到对他们有利还是不利。如果一个人查看任何特定的屏幕,他们可以确定来自任何特定地区或全国范围内的投票是否对哪个候选人有利。控制投票计算机的人可以通过使用Smartmatic软件选票从一个候选人转移到另一候选人,以更改选举结果。

18. 选举当天下午两点钟,卡普里莱斯·拉顿斯基(Capriles Radonsky)以200万票领先于尼古拉‧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当马杜罗和他的支持者意识到拉顿斯基的领先优势,他们担心他们处于危机模式,将失去选举。Smartmatic每个州用于投票的机器都已连接到互联网,通过互联网向加拉加斯控制中心报告了他们的实时信息。因此,整个系统被下令重设。马杜罗及其支持者下令将互联网中断,特别是委内瑞拉几乎所有地方,并进行更改选举结果。

19. 投票系统操作员花了大约两个小时完成拉顿斯基和马杜罗的投票调整。然后,当他们重新连上互联网,在线报告开始运行后,他们逐个检查每个屏幕,在那里他们可以看到改为支持尼古拉斯‧马杜罗(Nicholas Maduro)的每张选票。那时Smartmatic系统将拉顿斯基的选票改为马杜罗的。到系统操作员完成时,他们已经帮马杜罗(Maduro)赢得了令人信服但差距不大的20万张选票胜利。

20. Smartmatic创建了查韦斯总统想要的投票系统后,他将软件和系统出口到整个拉丁美洲。它被发送到玻利维亚、尼加拉瓜、阿根廷、厄瓜多尔和智利,这些国家与查韦斯总统结盟。这一群领导者希望能够确保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地区保持权力。当查韦斯去世时,Smartmatic处于唯一可以保证该党在委内瑞拉选举结果的公司。

21. 我想指出的是,Dominion和其它选举计票软件公司的软件都是从Smartmatic选举管理系统发展出来的。简而言之,Smartmatic软件存在于每个投票计票公司的软件和系统的DNA中。

22. Dominion是美国选票计票的三大公司之一。Dominion使用相同的方法,并且根本上相同的软件设计,以存储、转移和计算选民的身份数据和投票数据。Dominion和Smartmatic一起做生意。软件、硬件和系统具有同样的根本缺陷,允许多次破坏数据并且普通人无法检测到任何欺诈或操纵。投票机显示的投票结果是选民想要的以及打印出纸质选票、反映变化并不重要。关键是软件计电子票并报告结果。该软件本身就是以电子方式更改信息,从而使该软件和计票系统的操作员产生想要的结果。就是这么做的。因此,软件,软件的本身就配置了投票和投票结果—更改选民的选择。无论选民怎么投票,软件都会决定结果。

23. 所有由计算机控制的选票计票都在封闭状态下完成,以使选民和任何观察者无法察觉,除非发生故障或其它事件导致观察员质疑该过程。我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亲眼看到了操纵并实时更改选票。对我而言非常令人惊讶和令人不安。我很震惊,因为我以前从未实际看到它,而我看到了。所以,我了解到选民如何决定和纸质选票上说什么是无关紧要的,是软件操作人和软件决定结果,不是选民。

24. 如果有人质疑我的观察的可靠性,则只需阅读xxx在一个时期的讲话,这个时期Smartmatic拥有委内瑞拉所有选票、投票,选票本身和投票信息。他保证 Smartmatic实施或使用的投票系统完全安全,不会受到损害或更改。

25. 但后来在2017年,马杜罗(Maduro)在竞选,委内瑞拉的议员也在选举,xxx和Smartmatic撕毁了他们与委内瑞拉政府签订的保密协议。他通过媒体公开宣布所有那些选举中使用的Smartmatic投票机都是被委内瑞拉当时的选举委员会操纵的。xxx说尼古拉斯·马杜罗(Maduro)和其他竞选立法机关的人的选票都是被操纵的,他们实际上已经输了。所以我认为那是最大的证据表明欺诈是可以实施并且被软件公司抵赖的,xxx公开承认Smartmatic创造、使用并仍在使用可以操纵或更改的软件计票系统。

26. 我很震惊,因为这一切显而易见地发生在2020年选举美国总统上。情况和事件令人不禁想起2013年委内瑞拉总统选举中Smartmatic软件电子更改选票的事情。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是使用Dominion软件计票的五个州突然停止了计票。在停止点票的时候,唐纳德‧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在选票中大幅领先。然后在凌晨,没有投票发生,并且投票计数报告是离线的,事情发生了重大变化。投票报告恢复后,第二天早上,非常巨大的变化是票数倾向了反对派候选人乔‧拜登。

27. xxx 我参加过搜集、搜索和使用信息技术。那就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以及我所拥有的特殊知识。对于最近的选举事件,我联系了一些可靠的、聪明的以前的同事,他们仍然是线人并与情报界合作。我要求他们给我关于所有这些事情的最新信息,以及他们正在采取什么行动。

我以上声明均是真实无误,如有虚假我愿接受法律处罚。该声明是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准备,并在2020年11月15日发布的。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