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靜靜地起了共享革命︰优步(Uber)、滴滴出行、共享單車,打开了共享经济的世界。愛彼迎(Airbnb)中文譯名取自「让愛彼此相迎」之义,現今在191个国家、65,000个城市中共有超过 30万笔房源。基督徒享受這革命的方便,但卻未从之取經。

初期教會成立之际,就以大动作展示天国文化 – 凡物公用。使徒行傳四章所描述的,可能是最彻底的共享文化,就是信徒既完全放下擁有权,亦同時有无限的使用权。「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而結果是他們「得众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徒4:32)

然而,教会的第一个共享经济,並沒有叫我們成為共享文化的先驅,教會反倒是最後跟上來的 (能不能跟上來,还得瞧瞧)。教会本該是最具体条件去实践共享经济,因為我們一直以「彼此相愛」為理想,而且我們都有份於一个「大我」,就是基督的身体,又有共同的異象目标,拓展神的國,和共通的价值观—登山宝训。

再且,我認為香港教會特別需要共享经济。為什么呢? 因為大部分的资源都被地产吸掉了,而弟兄姐妹辛辛苦苦奉献的金钱,无论是用來买了或租了的地方,主要是週六、日作教會用途,而周间多是置閑,即是一週只用十數小時,資源的整体利用效率奇低。

我有一个夢,就是让教会重拾国度文化的王权,進入属天的領域,共享神的祝福。基層、圣灵及宣教运动中,有許多后起之秀,這些雛型福音机构起步艰难,我們想為他們安排一些低成本的办公室,有共享的茶水間,器材、会议室、開課程的地方,甚至可以有共用的會計、文員。

地方的共用,最低限度,可以制造跨机构的協同效应(synergy),让践行者比較能胜过挫敗,不易放弃。若他們能通力合作、互相祝福、休戚相关、彼此欣賞、相辅相成,他們就可以進一步成為盟約群體,將「成功」定义為群体的,不是个別單位的。所汇成的基层、圣灵或宣教的运动,將会有一番新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