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peaking to one another with psalms, hymns, and songs from the Spirit. Sing and make music from your heart to the Lord, always giving thanks to God the Father for everything, in the name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 Ephesians 5:19-20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1年10月
« 9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独家】海军中校受命境外偷飞机 成功返国却陷狱七年

摘自希望之声

【希望之声2021年7月9日】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军官姚诚,接受绝密任务前往老挝“偷取”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直升机。满心以为立了大功可以从此平步青云,却在中共最高层权斗中被当作替罪羊,被判刑7年。这一经历,让他彻底改变了对中共的看法,也从此改变了自身的命运。

《希望之声TV》【我看中共百年】专题节目主持人辛恬,专访了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请他讲述了他的故事。从他的亲身经历和心路历程,我们可以了解到中共体制内,尤其是军队系统的人士,为什么会变得积极反共,以及他对中共百年和中国未来的看法。

姚诚本名谭春生,1960年4月出生于安徽芜湖,1978年入伍,毕业于海军航空工程学院,海军飞行学院,海军指挥学院;历任海军航空兵团、师,舰队航空兵,海军航空部作战训练参谋,军衔中校。1997年,姚诚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刑7年,2016年流亡美国。

多次被派出国,境外看到真相

姚诚:我在海军的时候,上得比较快,受共产党的洗脑,一个心地要“解放台湾、保卫祖国”。我的变化是从哪儿变化的呢?就是派我多次出国。我在国外看到的东西跟共产党的宣传完全不是一回事,这样在我的思想里就产生了波动,因为我在海外看到了很多共产党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中共内部的腐败,我就联想到海军内部的腐败,确实很严重;在海外看到很多报纸,也谈到中共军队的真实历史啊,等等。这个也不足以让我反对共产党,我只是说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而且在这样的位置上,所以我也没有去走向反共的道路。

可能很多中国人也有机会接触到海外的报导,有些人相信,但有些人会不相信。我信,是因为我看到的两面我会对比,有讲中共的腐败,我就会联系到海军内部的腐败,这是裙带关系、红二代的所作所为,我当然就相信啦,因为我这是亲身经历。

受命绝密任务,伪造身份境外窃取卡28直升机军事机密

辛恬:姚诚有什么样的亲身经历呢?1993年中共海军准备用国务院的拨款,从俄罗斯进口两艘956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和24架KA28(俗称卡28)反潜艇直升机。这种直升机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共轴双旋翼,特点是占地面小,便于军舰上使用,升力大、效率高,同时还拥有搜索潜水艇和攻击的双重功能。俄罗斯开始的报价,一架卡28是650万美元,但谈判过程中价格翻倍了。于是中共海军和哈尔滨飞机制造厂就决定采取一贯的作法。

姚诚:到了95年、96年的时候,俄罗斯涨价,买不起了,我们准备走自己制造的这条道路。那么我就被海军派遣和国家安全部的人出去偷这个飞机、偷这个技术(1997年接受了这项秘密任务)。从老挝搞过来一架卡28直升机,搞回来弄到哈飞公司我们去测绘仿造。这等于是窃取俄罗斯的军事机密

当时的顶头上司是刘华清的二儿子刘作敏。我搞这个项目,海军只有五个人知道:海军司令石云森、副司令贺鹏飞、海军航空兵司令马炳之、副参谋长姚普民,和具体负责人刘作敏。他下达任务,我们每次都在一块儿讨论这些事情。所以我从刘家的腐败我也能看到,海外报纸登的大部分是事实。

辛恬:姚诚拿著伪造的身分,作为哈尔滨飞机制造厂直升机办公室的高级工程师,到老挝弄到了一架卡28直升机

姚诚:以海上石油钻井平台作业为借口,开始想租这个飞机,后来老挝就跟我们说,这个飞机你要不然把它买下来吧。然后我们就跟哈飞商量、跟海军商量,带去了180万美元,用150万美元把它买下来了,我就把它飞回来了。

卡28直升机,示意图(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维基百科 作者:Alexmilt)
卡28直升机,示意图(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维基百科 作者:Alexmilt)

绝密行动无飞行预报,低空返国被抓后成了替罪羊

辛恬:在姚诚和伙伴一起把飞机从中老边界悄悄地以超低空飞行潜入中国境内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因为是绝密行动,他们没有经过正常的报关手续⋯⋯

姚诚:因为没有航行预报啊,偷进来的你怎么可能预报呢,对吧。飞来以后就被边防武警给控制了,我们就提供了一个刘作敏的电话,刘作敏当时是海军装备论证中心主任、少将。他们一打电话,刘作敏说,这个是我们海军的项目,放人。这样就把我们人放了。

当时那天出事,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值班。那段时间很奇怪,军委有四个副主席:刘华清、张震,然后又上来两个,迟浩田和张万年。他们上来以后,两个老家伙应该退休的,他们俩赖著不走。张万年就是想逼著刘华清下去,他好接刘华清的班当中共中央常委,但是两个人很僵。所以张万年在查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开始就问到成都军区空军:一架飞机进来你怎么看不见?成都军区空军就说:是从山沟里超低空飞进来的,看不见是正常的。然后问,这个项目是谁干的?海军干的。海军谁负责干的?刘作敏。张万年就抓住了,他想搞刘作敏来逼刘华清下台,反正是涉及到刘华清的事情他就要严查到底。

刘华清那时候做了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让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中航总),即过去的航空工业部,写了一份报告,把这个事情的详细经过写下来了。他们这个报告里面写得是实事求是,是这么回事,就是说飞机进来以后我们测绘,测绘完了以后立项向军委报,因为暂时没有报。刘华清看到以后,他和江泽民的关系本身就不好,他也顾及到他两个儿子的升迁,他就在中航总的报告上写上了“这架飞机是谭春生(姚诚)个人所为”。

因为俄罗斯知道了,俄罗斯要中断政府间的经贸协议。因为当时中共在国外买不到武器,全靠俄罗斯。俄罗斯一说你偷我的技术,我不卖武器给你,他们就慌掉了,就把我当替罪羊,把我判刑了,给俄罗斯看。我要求见贺副司令、见石司令,见姚副参谋长、见刘作敏,结果他们一个个赖得干干净净的,说这个事他们不知道,完全是我个人所为。

这在海军里就是个大笑话,我个人能干这事吗?我干这事有什么目的呀?钱都是你们给拿出来的,我弄一架直升飞机过来干什么?再一个,我能弄得了吗?没有国家后面的支持我能弄得了吗!我就绝食,我一定要见他们,他们一个不见。我这时候想到了:共产党就是这么个东西!我根本就没想到,我满怀信心地想,我这一次回去要立功了,立大功了,而且肯定还要破格地提升,结果没有想到,即使没有这些,咣当一下把我扔到牢里去了,判了我7年!

被污“向境外泄密”罪,成为共产党政治斗争牺牲品

辛恬:当时江泽民亲自批示“这样大的事情一定要彻底搞清”,同时同意了刘华清给姚诚定下的“向境外泄密”的罪名。就这样,姚诚辛辛苦苦为党国偷来了先进的飞机,却成为了共产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姚诚:当时什么程序都没有,就是秘密地给你判一个罪就把你扔进去了,就成了我个人所为。刘华清为此到俄罗斯去了好几趟,解释:这个我们海军机关不知道,都是他们和哈飞几个人在一块操作的。这是一个大笑话。

我作为一个海军军官,我离开海军一去就是两个月、三个月的,我人都不在你海军不知道吗?我们出去的都知道,是首长派我出去执行秘密任务的,这都是事实嘛。但是他们居然就这么干。这就是共产党!他们的内斗,他们要找个替罪羊,要找一个这样的人做牺牲,就把我给牺牲了。共产党的面目就是这样!我今天为什么这么坚决地反共?这个共产党,我都没有想到它是这么个东西。

辛恬:2003年江泽民在大连361潜水艇失事之后,把刘华清逼下台。姚诚才从监狱里提前释放,这时候卡28直升机已经被中共通过了一系列的测绘仿造之后,在海军舰上使用了。这个过程让姚诚对中共有了真正的认识。

姚诚:共产党就是这样的,这时让我反省过来。他们的政权为了他们家族的利益,这个东西也只有专制政府能干这样的事。在一个法治社会,在一个民主制度下,不可能干这种事情。那么我们现在回想一下,我小时候,你看国家主席刘少奇不也被搞死了吗。我出来以后我说,我能活条命就是庆幸的。

石云森免职以后托人找到我,就把江泽民、刘华清他们当时对我的一个批示从军委办公厅弄出来,就给了我,意思是要我起诉江泽民,诉他未审先判,这是个大冤案,要我去上诉。我说我不上诉,我走的另外一条路,我反共,我以推翻你们为我的目的。上诉,我当访民干什么?有用吗?我诉江泽民,江泽民随随便便就能把我弄死了,我不想干这个事。

辛恬:这次的经历对姚诚所造成的冲击,他用四个字来描述⋯⋯

姚诚:刻骨铭心!你看看我从海军司令部这么一个高级的机关,前途无量吧?如果我不被判刑的话,现在早就当将军了。我现在不说这个话,反差太大!我为你们做事情啊,我出国搞情报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谈多少次话:你出去只是你个人,你出事以后我们不会承认你是我们的人,尤其不是军人。那反过来说,假如我在海外出事了,他们认都不待认的,根本就不承认。那我没有出事,我回到国内来了,他们还这么搞我。

中共军队早已出现疫情,但此前秘而不宣。图为中共海军示意图(视频截图)
中共海军,示意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军队内人人自危,没有法治制度保障军人们的安全

辛恬:其实,姚诚说他的经历并不是个案⋯⋯

姚诚:中共,我不说其它地方,我就说军队,军人们,个个都欲自卫、都没有安全感。你看习近平上台以后,抓了好几百个将军,有的将军就在家睡觉就给抓起来了,他们也没有安全感。就这个制度啊,不是对我个人,是对所有的现役的军人,包括退役的军人,想抓就抓,因为没有一个法治的制度保障他们的安全。我这个案子比较典型就是了。

实际上军队里面这一段时间,又是自杀的,又是跳楼的,又是逮捕的,很多。海军习近平上台以后,海军将军跳楼的有7个啦。人跳楼是要下很大决心的,就结束自己的生命了,我不是很了解情况,我想这7个人里至少有一半不是说情愿去跳楼的,应该是杀人灭口,把人抬出去扔下去的,我们推测。

中共军队帮派嫡系势力盛行;习近平在军中势力单薄

辛恬:姚诚从自身经历深刻了解到了中共领导层在军队里政治斗争的内幕。

姚诚:军队一直是江泽民控制的,胡锦涛根本就没有控制,胡锦涛一般军事的事他不介入。江泽民上任以后基本把军队给控制住了。他首先把杨尚昆和杨白冰给斗下去了,然后是安排郭伯雄、徐才厚,从军委到下面全都是他的人。

我现在讲海军海军司令吴胜利,浙江杭州人;现任司令沈坚农,上海人;沈坚农的前任张定发,上海人,都是江泽民的嫡系。江泽民跟海军的关系好得不得了。有一个是八卦,也是事实,他经常到海军去干嘛?去看宋祖英,他去了以后在小礼堂,宋祖英他们唱歌跳舞的。

习近平实际上他只在陆军,特别是31军(现在叫73军)稍微有几个嫡系。31军他不抓人,他2019年把军委全都撤了以后,把31军的人全弄到军委去了。海空军和火箭军实际上,包括全军的高级军官,都是骑墙派,都在看,军官都是这样的。

中共有个惯例,新上任的领导人,他要清洗前任在军队的代理人。为什么要清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他军队不抓住他位置不牢啊。中共哪个领导人不抓军队?只有一个人没抓住军队:华国锋,没过几天就给弄下去了,尽管华国锋当著党主席、国家主席、兼任总理,他没有军权,军权在邓小平、叶剑英他们手里,想弄你就弄你。习近平他采取的方法不是这样的。

军队一直是帮派体系的,“文革”之前都是林彪四野的,“文革”以后邓小平上台他是二野的,都是讲帮派、讲嫡系的。毛泽东的时候他有林彪、粟裕给他打仗,他们讲什么话毛泽东都是鼓励的,尽管他们也有问题,但是毛泽东要用他们,包括彭德怀,“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捧到上天了。当然,毛一掌权之后把他们都搞死了。这就是政治啊。

邓小平的时候他也有他的嫡系,杨得志啊,许世友啊帮他打仗,打对越“自卫反击战”。

那现在习近平上来以后想打仗,谁给他挂帅?谁帮他打仗?跟习近平跟紧了以后,下面上来一个领导人说清理习近平在军队的代理人,那不就死定啦。而且习近平在军队里抓了那么多将军,都是一条线上的,都是帮派的,唇亡齿寒哪。谁再帮你习近平啊?习近平没数。后来我们分析作战的时候,他不怕美军,事实,他能输得起,他干掉美军一万人,他可以送进去一千万。中共就有这点本钱,它绑架了十几亿人。中共就是,你能打得过我,不要紧,你输不起,我能输得起。

辛恬:这或许从一个角度解析了习近平在中共建党百年演讲中引发热议的一段话,“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么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城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习近平不敢攻打台湾是因为害怕军队失控

辛恬:关于另一个最近热议的话题就是中共当局是不是会攻打台湾姚诚也有他的看法。

姚诚:对中共而言,台湾弹丸之地,想打他也不是难事,导弹一轰就轰平了。为什么台湾需要美日协防啊,他自己知道他搞不过中共。那为什么习近平现在不打台湾?他怕的是解放军。他怕军队一旦打仗以后,他就控制不了了。现在是枪弹分离,当兵的手上有枪没弹、有弹没枪,一打仗你不得发给他枪弹啊,那一个师长、一个军长,甚至包括一个团长,把旗子一举起来一呼百应,习近平就下班了。所以军权非常重要,军权对于习近平太重要了。

军队对于中国的民主、中国的未来,现在已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我们一直在推广军队国家化,军队政治上要保持中立,这是我们国家和民族长治久安的根本保证。你党再怎么斗,我军队不参与,至少你党分裂了怎么的了,我军队不会跟著你分裂的党打内战。这非常重要,国家与民族要是打内战,那就惨不忍睹了。所以军队的国家化,军队政治上保持中立极其重要,而且现在的军队,特别是高级军官,在网络时代渐渐地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指出,中共军队其实与习近平并“不贴心”(美联社)
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指出,中共军队其实与习近平并“不贴心”(图片来源:美联社)

中共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它的党内斗争

辛恬:那么中共军队的军官目前是什么样的心态呢?从中可以看到中共面临的最大问题又是什么呢?

姚诚:其实我走上这条反共的路也是他们逼出来的。现在网络化的时代,现在的军官基本上都是本科以上毕业的,他在部队上不了网,他回家是可以上网的,他们都是很高级的知识分子,都是精英,现在的军队操作的都是高科技的东西,他的网络技术比你我高得多啊,很简单啊,他能不知道么。但是也像我当年一样的,屁股决定脑袋呀,他坐在那个位置上他还想混一混呢。

所以,中共最大的问题是它党内的斗争。他们军队在看,在观察,不说话,不会为习近平去卖命的。从这个角度上说,习近平他怕的是军队,怕的是解放军。他跟美国人谈判说“平视”,那可以,吹牛皮也可以,但是他没有底气,因为军队不是他想像的那样子了。

为什么说中共当局其实没有能力攻打台湾

辛恬:因此姚诚认为中共当局其实是没有能力攻打台湾的。

姚诚:首先,海军现在不听习近平的,他要追查海军,在他上任以后花了那么多钱,造了那么多破东西,追究这个责任,就是贪腐。第二,他的目的是要清理江泽民在海军里部署的人,这不是随随便便的清理,他下一步要通过“反腐”、通过装备,特别是现在两条航母成了废物,他要追查这个责任,一追查,整个海军就鸡飞狗跳了。就看他有没有这个魄力。他不去追究不去抓,他在海军就站不住脚,他即使去整顿海军,他也不见得能达到他的目的。这是我讲海军他是控制不住的。

所以现在能看得出来嘛,中共的对台封锁出动都是飞机嘛,军舰出得很少,阳奉阴违。

中共已经到了末期,它现在在垂死挣扎

辛恬:中共高调庆祝建党百年,自称还要走第二个百年。姚诚怎么看呢?

姚诚: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时候它就预示是一个“幽灵”,一百年了,世界发展到今天,大家都看出来了,它就是一个幽灵。它应该差不多了,它不会再存在多少年了。为什么它长久不了了?一个民族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得有自己的信仰,共产党在信仰上已经失去了,包括共产党员,你看谁现在信共产主义呀?习近平现在抓一个高级干部就说其失去了共产主义信仰,然后走上了什么犯罪道路。

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都清楚啊,都把孩子、把情人往海外弄,干什么?你以为李克强安全哪?你以为王岐山安全哪?你以为习近平他自己安全吗?所以共产党里面一个是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第二是它的制度与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你制造那个新冠病毒干什么?你有必要造那个东西吗?国际上明明规定那东西不能动的,结果你造出来之后把全世界弄成这个样子。全世界受害的所有国家的人民,哪个不烦你呀。

所以说,从它的信仰,从它的外部环境,它的内部斗争,从中国的经济、社会方方面面你去看,这个党已经到了末期了,它现在在垂死挣扎。

中共垮台可能会是哪一方面的主要因素?

辛恬:那么中共垮台主要可能会是哪一个方面的因素,是内斗、经济、社会矛盾,还是军队?姚诚怎么看呢?

姚诚:我认为,我的出发点最好是军队,非政治化,军队有人站出来:我们不要搞政治,我们就是国防军,我们不当党卫军,更不当习家军。可能有人会问,军队国家化中共就会垮台吗?我是军人出身,我一直在研究军事,我研究到最后发现,还是人的问题,不是装备的问题,装备是人使用的。中共军队,特别是高级军官们都人人自危,这个独裁统治,不是民主的社会,不是法治的社会,他们也没有安全感,所以他们也想建立一个法治社会。

现在大家都在看什么?看党内斗争,不站队,现在情况不明朗,大家都知道,特别是在军队里,那些将军们,他们消息都很灵通。习近平能干多长时间,大家还都没数,其实大部分人都看好习近平干不了几天,那中共党内斗争习近平如果下去了,再上来一个人会怎么样?谁上来?都在看。

中共最好的出路是解体;军队要实现国家化

辛恬:中共的出路在哪里?

姚诚:我对共产党的历史我也没研究过,我也没有多大的发言权。我觉得这个党它最好的出路是解体。咱们中国人坐下来开圆桌会议,研究中国向何处去,各方参与。这时候,党内斗争弄不下去的时候,有人站出来:我们开圆桌会议,讨论我们国家的未来,我们各个党派都参加。但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理由和条件就是,军队不要干预,军队不要涉入政治,军队唯一的责任就是国防军。

我在推崇军队国家化的时候,我也对建立国防军进行了很多的研究,已经搞了一个模式。比如说,现在的中共军队,正规军大概有二百多万,加上武警大概有三百万,如果我们建立国防军,我们的军队至少能裁掉三分之一。为什么?政工干部一个都不要,军队不要政治化嘛。裁掉三分之一节剩下的钱,我给现役军人增加工资。

第二,军队国家化,我守疆固土,我不到处去侵略别人,我跟台湾也保持兄弟之间的好关系,大家和睦相处,两岸都是同种同脉的人,我就不需要搞那么多的军舰飞机啊,我又省下了一大笔钱啊。中国有二百万军队也是世界上第一庞大的军队,你声称要防御侵略,谁来侵略你呀?没必要嘛。实际上共产党它要抓军队,不是要防御外部侵略,现在没谁侵略它,它是维稳,它是抓军权的。

所以军队国家化,我把我的方案拿出来,我找段时间专门做这个事,国防军怎么建设,未来的国防建设、军队建设是什么模式,你们自己看。你们从中得到什么东西?一个是实惠,第二是对国家、对民族有益,省钱,对国家和个人都有利。更重要的一点是,军人们的安全有了法治的保障,你不会晚上睡在家里一有人敲门你就心脏噗通噗通跳,你搞不清哪天会来抓你,因为在那个体制下,谁都有行贿受贿的嫌疑,谁都不得安宁,这就是体制造成的。所以军官们也希望对他有一个安全保障的制度。

我可以预言,中共发生内斗最后走到不可调和的情况下,中国的政治走向圆桌会议,大家商量。而这个前提条件就是军队要认识到,军队不能政治化,不能干预圆桌会议;对国防建设,特别是现在军队级别编制建设,要大刀阔斧,政工干部、政党离开军队,于国有利、于民有利、于己有利。所以我说,军队确实是制约著中国未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现实的因素。

责任编辑:元明清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